30年来组屋面积虽缩水 建屋局数据显示 人均居住面积增加

过去30年,各类政府组屋的面积缩水超过10%,不过人均居住面积却增加超过10%。

细心的国人会发现,近10年建造的政府组屋,同是五房式组屋,面积可能比1980年代的小了15平方米,相当于少了一个房间。但建屋发展局昨天提供的数据显示,人均居住面积过去30年来其实不减反增。

建屋局局长蔡君炫博士近日受访时表示,组屋变小没有影响生活质量,因为家庭规模同时也在缩小。这个说法在本地引起热议。

建屋局受询时透露了多年来普通政府组屋面积,以及这些年我国平均住户规模的变化。数据显示,五房式组屋住户人均居住面积从1980年代的27平方米增加到2000年后的32平方米;四房式组屋人均居住面积则从23平方米增加到26平方米。

建屋局说,当局定期检讨组屋面积,考虑的因素包括人口结构变化、国人生活习惯及如何有效使用有限的住宅用地。该局指出,土地有限是新加坡面对的现实约束,所以多年来组屋面积有所缩小,但在建筑管制条例允许下,该局也设法通过改善室内布局,增加组屋空间。

新加坡国立大学房地产系副主任程天富副教授认为,人口增长导致组屋面积不得不缩小。

他说:“人口增多不但需要更多住房用地,道路、公共设施等其他用地需求也会增加,因此留给住房的土地就会有限,组屋面积也得相应缩小。”

程天富也指出,相比其他寸土寸金的国际城市,新加坡的人均居住面积还算宽敞;但新加坡是城市国家,没有广阔的郊区,因此人们更容易感受到城市环境的拥挤。

数据显示,2009年新加坡组屋居民人均居住面积是27平方米,而香港公屋人均居住面积只有12.5平方米。

Dennis Wee房地产经纪行董事许家荣观察到,十几二十年前,很多买房者会三代同堂一起看房,现在大都是夫妻两人和一两个孩子,而孩子往往年龄很小。“很多年轻人结婚后选择搬出去住,每间组屋住的人比以前少了很多,以人均空间来说应该更舒适了。”他也认为,生活质量不局限于组屋的四面墙内。“新组屋区有更大的公共区域,例如屋顶花园、游乐场等,很多买家更关心的其实是整个社区的环境、设施和位置,倒不是单位面积。”

“人均居住面积不代表生活质量”

不过,博纳集团(PropNex)高级集团董事傅启汶却发现,一些人也会为更大空间而特地买旧组屋。他认为,人均居住面积不能代表生活质量。“现在的人对生活质量有不同追求,以前人们睡的是双层床,也不介意打地铺,现在大家都希望有自己的空间,能睡大号床。生活质量提升,人们对生活中的设施要求也更高,这些都需要更多空间。”

卓登新达(Chesterton Suntec)研究部主管陈瑞谨质疑:“我们虽比香港来得好,但未来我们会不会越来越像香港,我们的居住面积还会变小吗?”他也指出,很多国人埋怨的其实是组屋面积不如从前,可价格却比以前贵很多,让人觉得不公平。

组屋面积缩水对小家庭来说也许不算大问题,但卓凯文(40岁,设计师)一家人三代同堂住在裕廊东的一个五房式单位,觉得非常拥挤。希望搬到更大居所的他说:“我考虑过申请预购组屋,可新的五房式面积还不如我现在住的房子大。除非买两个单位把它们打通,否则很难找到适合大家庭住的屋子,可买两个单位负担能力是个大问题。”

为争取空间出尽法宝

面对组屋面积缩小,人们想尽办法让居住空间变得更宽敞。受访的多名室内装修设计师都透露,因为对大空间的需求,很多人会在装修新屋时改变房屋格局。

Artrend高级设计师荣定文说,许多还没有生孩子的年轻夫妇为了让主人房有更大空间,会把客房和主人房打通,再把客房改装成步入式衣柜,这样主人房不会被衣柜占据空间。

一些人也请设计师创造隐藏空间,例如在床底下设储藏抽屉、安置可以收藏的折叠床等。

鸿胜电动家具市场经理黄诗珺就透露,公司今年初推出一系列电动家具,使用者只要按遥控就能将家具“收藏”起来。她透露,能节省空间的折叠床和能当屏风的电视机柜是最受欢迎的产品,尤其深受小型公寓住户青睐。

家中空间变小,有人也到自助仓库租用空间,作为住家空间的延伸。

自助仓库Lock+Store总裁黄素君透露,公司目前有超过2000个客户,其中68%是普通住家客户。Lock+Store在2004年建立以来,把自主仓库当成住家空间延伸的顾客每年增幅超过5%。“现在的公寓、组屋面积越来越小,家里储存空间有限,人们会把平时用不到的东西,例如旅行用的行李箱、冬装等,储存在我们的仓库,有需要时才来拿取。”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