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杰瀚: 好作品要能阐述当今的故事

王一鸣

2013年06月22日

  • 本地波普艺术家罗杰瀚。(档案照片)

Chan Hampe Galleries提供照片

用波普艺术方式对社会议题发声

“在全球化资本主义的框架下,社会上只有被贫富区分的两种人,掌握资本和生产工具的是所谓有钱人,剩下的就是上班族。在我看来,新加坡是上班族的天下。』———本地艺术家罗杰瀚的『上班族出英雄』系列作品,承袭他一贯的超现实主义、漫画质感或魔幻风格,他使用混合画法和黄铜雕塑来创作,使作品中的英雄有着一种与众不同的阐述形式。

“别总说中国或什么国家是‘M型社会’,看看我们所在的新加坡,我们也是典型的的‘M型社会’,不需要再隐讳其辞。”36岁的本地艺术家罗杰瀚说,“在全球化资本主义的框架下,社会上只有被贫富区分的两种人,更贴切的说法就是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当然掌握资本和生产工具的是所谓有钱人,剩下的就是上班族。在我看来,新加坡是上班族的天下。”

波普艺术家罗杰瀚这一番关于M型社会的观察,就是催生他最新系列作品“上班族出英雄”(Working Class Hero)的源起,而他自言这也是自己取材自真实社会、融入了时事和现象讨论的第一次现实主义创作。

但“上班族出英雄”这系列作品又承袭着罗杰瀚一贯的超现实主义、漫画质感或魔幻风格,他使用混合画法和黄铜雕塑来创作,使得作品中的英雄有着一种与众不同的阐述形式,让人不仅叹服——用波普艺术的方式来对社会议题“发声”,其实是很够力的,罗杰瀚说:“不管是漫画世界中那些为正义而战的超级英雄,还是现实中改变世界的真实英雄们,我的新画作就是要记录这些看不见的英雄和他们的事迹。”

革命说到底就像重新启动电脑

“我觉得上班族不仅用上班撑起了自己的人生,撑起了家庭,更撑起了整个社会,所以我用‘超级英雄’来隐喻他们,”罗杰瀚说,“而他们不仅要继续维持整个社会的运转和全球的经济运作,更要对付资本主义社会所创造出的‘大魔鬼’!这个大魔鬼不仅仅是指物质的掠夺和资本的累计,更有心理层面的邪恶。”在罗杰瀚该系列某一幅作品中,描画了一个看不清面目的女生,罗杰瀚说未成年女生的卖淫事件在报章上时有所闻,资本主义社会对女性、甚至是未成年女性都肆意凌虐。“艺术家该用自己的作品说话,但有些东西我创作出来,想让观者去自行评断。”

曾经旅居台湾,也在香港和中国大陆展出过作品,因此罗杰瀚对大中华地区的社会与政治变化有自己的一番理解,在罗杰瀚眼中,华人社会对“资本主义”永远不是意识上的接纳和拒绝那般简单。“‘不患贫而患不均’并不是毛泽东的思想,毛泽东告诉人民的是:剥削和压迫是罪恶的制度,是不合理、不公平的;但毛泽东时代,中国也有贫富差距,他认为要彻底消灭贫富不均,需要通过社会主义革命来实现。毛泽东已经不在了,可是‘换政不换人’,有钱人就是‘皇帝’,中国的贫富问题到现在也没有解决。从这一点来看,无论时代怎么变迁,社会怎么演进,人性不会变,政治也不会变。革命说到底就像重新启动电脑一样,只要还是原来那台电脑,你怎么启动都没有办法根除电脑固有的弊病。”

 

街头艺术已被曲解滥用

这一番针对社会学的言论,很难相信出自于一位年轻的波普艺术家之口。罗杰瀚笑说:“别把‘波普艺术’的创作者想得那般简单,早在上世纪70年代,美国的波普艺术就已经很具政治性了,那时候的艺术创作者们反抗社会不公、控诉社会畸形的方式很简单,就是在墙壁上以涂鸦的方式画写自己的名字,在那些形貌各异的名字中,你看得出精神、气质和诉求,哪像现在的涂鸦创作者?”

早期活跃于街头流行绘画界的罗杰瀚,直斥在新加坡涂鸦已经变成一种“商业化营销手段”。他说:“新加坡的一些街头艺术创作者是很有天分的,这我承认,我也常常购买他们的作品来支持他们,但是整个大环境在导向把涂鸦艺术变得相当商业化。”

  • 生气

    37

  • 伤心

    40

  • 无聊

    42

  • 高兴

    43

  • 惊讶

    42

  • 汗颜

    53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观点,不代表联合早报网观点。

联合早报付费订户请点击早报标志登录,非付费订户可选择使用FB、Twitter、Google账户登录,或只需一个步骤注册DISQUS账户发表评论。 请网友理性发表意见、真诚讨论,请勿进行侮辱谩骂、人身攻击等非理性行为。按法律规定,我们将删除或不予发表非理性及可能引起法律问题的跟帖。

新注册用户发表评论前请先验证邮箱, 邮箱验证方法请点击这里


前七天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