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可畏 艺术登陆新加坡的本地女性艺术家

周雁冰

2013年12月28日

  • 黎蓉慧作品《破电话》。(Galerie Sogan & Art)

我国最大的艺术市场“艺术登陆新加坡”下个月在滨海湾金沙登场。十几位将在东南亚平台亮相的本地艺术家当中,有四位女性——黎蓉慧、朱婧、李绫瑄和王美清。记者访这四位女艺术家,谈她们的艺术、未来的规划,以及她们眼中的男女艺术家是否存在大不同。

在艺术的世界里,男女艺术家的不同是一个不常被公开讨论的课题。“没有不同,性别不重要。”大多数人会这样告诉你。

不过,才没多久以前,东方和西方概念中的艺术家几乎清一色是男性。莫奈、毕加索、杜尚,吴冠中、徐悲鸿、张大千,他们都是男人。我国独立以前活跃且叫得出名字的女性艺术家,脑海中马上浮现的是张荔英,真的要算,或许连五根手指头都数不到。

从数据上看,艺术网站Artprice.com列出2008年至2012年,300件拍卖市场上最高价作品,名单上没有一个女性艺术家。一些国际知名女性艺术家如Tracey Emin的出现,让人以为女性已经崭露头角;但Tracey Emin在2006年的纪录片“What Price Art”当中,她站在泰特英国美术馆外,要求参观者讲出三名艺术家的名字,结果没有人说出一个女性艺术家的名字。

德国艺术家格奥尔格·巴泽利茨(Georg Baselitz),在今年年初的一次访谈中“放肆”地表明:“女人作画不够好,这是事实……她们过不了市场那一关。”

我国最大的艺术市场“艺术登陆新加坡”下个月在滨海湾金沙登场。十几位由“艺术登陆新加坡”挑选,将在东南亚平台亮相的本地艺术家当中,有四位女性艺术家——黎蓉慧、朱婧、李绫瑄和王美清。

她们四人,要数李绫瑄和王美清较资深,已经在艺术圈活跃了超过十年,在国际上也渐有名气;黎蓉慧和朱婧则前几年开始踏入职业艺术家生涯,尽管受到瞩目,摆在眼前的路还很长。

记者找了四位女艺术家聊她们的艺术、未来的规划,还有她们眼中的男女艺术家是否存在大不同。

艺术新生代:孤独中衍生灵感

33岁的黎蓉慧和23岁的朱婧都是我国艺术界的女性艺术家新生代。黎蓉慧很迟才走上职业艺术家的道路。就算2006年到拉萨尔艺术学院求学,她脑海中的规划是当一名收入稳定的室内设计师。“面试的时候,尽管老师预言式地说我会成为艺术家,我还是坚决说自己会做室内设计。”

黎蓉慧:讨厌孤独,却又离不开孤独

当过画廊助理、美术老师,再跑到美国念平面设计,乖乖地在美国当了几年的海报设计师,黎蓉慧终于在三年前认命,认真投入艺术。“尽管设计海报很好玩,但还是缺了点什么。我喜欢亲手创造作品。”

在美国生活7年,并已结婚的黎蓉慧目前住在洛杉矶。她说回到画画以后,寻觅了一段时间,不晓得该怎么用画笔表达自己。“后来,一位画家朋友告诉我,很喜欢我以前的一幅作品。那是我第一次画人物。画的是一个女孩在乌敏岛的破屋里,有孤独的感觉,是我人生第一件认真创作的作品。”

此次博览会展出三幅油画,也是画了一个女孩,背景是人人熟悉的巴刹、车站及咖啡店,在画里却被赋予了梦幻感。尤其巴刹的那一幕,女孩躺在砧板上,被动物面孔的怪人宰割。贯穿作品的是黎蓉慧不断重复的孤独感。

生为独生女的黎蓉慧说:“我讨厌孤独,却又离不开孤独。画中的女孩,同伴是玩具,不是人。独生女的我,经常会在脑海中创造一些想象人物,和它们玩耍。长大以后,就算身边人很多,还是会觉得孤独,这已经成了习惯性的感受。”

朱婧:孤独是生命中最真实状态

黎蓉慧用一个女孩的身影剖析现代人的孤独,在朱婧的艺术世界里,孤独是生命中最真实、最普遍的状态。在展出的多媒体音像作品中,朱婧通过家人的生活展现孤独。

毕业于南洋理工大学艺术、设计与媒体学院的朱婧,目前在英国伦敦大学学院攻读美术硕士学位。她17岁进入南洋初级学院美术特选课程,从此锁定艺术家生涯。她说自己的艺术与个人体验脱不了关系。在热闹的都市,她经常以一名旁观者的身份看到孤独。“朋友环绕时,感觉每个人很亲密,但孤独却无所不在。就像我们一家,尽管聚在一起,却又各做各的,不一定有交集。”

  • 生气

    146

  • 伤心

    163

  • 无聊

    156

  • 高兴

    171

  • 惊讶

    151

  • 汗颜

    168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观点,不代表联合早报网观点。

联合早报付费订户请点击早报标志登录,非付费订户可选择使用FB、Twitter、Google账户登录,或只需一个步骤注册DISQUS账户发表评论。 请网友理性发表意见、真诚讨论,请勿进行侮辱谩骂、人身攻击等非理性行为。按法律规定,我们将删除或不予发表非理性及可能引起法律问题的跟帖。

新注册用户发表评论前请先验证邮箱, 邮箱验证方法请点击这里


前七天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