帆板选手再征奥运

▲杨培琳:需要八年全职训练与比赛,才可能夺取奥运奖牌。(谢智扬摄)

里约奥运会8月5日至21日

倒数15天

《联合早报》今天起推出里约奥运倒数专刊,介绍我国健儿的备战情况和个人目标、新加坡代表团团长刘潮彬的期望,以及本届奥运的特色和几个主要项目的看点。敬请读者留意今起的系列报道。

时隔32年后,新加坡奥运代表团再次有了帆板运动员的身影。王俊凯和杨培琳追随前辈陈金星的足迹,出征里约奥运。陈金星在1984年代表我国参加洛杉矶奥运帆板比赛,这位亚太冠军曾排名世界第一,但一切辉煌随着他1998年在印度尼西亚公干时遭遇车祸逝世后戛然而止,我国帆板运动也走向低迷。

王俊凯(23岁)今年3月在亚洲锦标赛上获得第七名,从而成功获得本届里约奥运参赛资格,成为自陈金星之后,本地第一位获得奥运资格的帆板运动员。

从外形上看,王俊凯是翩翩少年,从说话语气听来,是谦谦君子。在帆板上,他永远面带微笑,但骨子里却是一位绝对的速度追求者。

王俊凯初恋是帆船

和新加坡帆船总会旗下的大多数运动员一样,王俊凯最初接触的是帆船,不过从看到帆板的那一刻起,他便迷上了这项更为简单直接的项目。他说:“那是在小学的时候,我第一次看到了帆板运动员在海上的英姿。那种感觉可能就像是一个开丰田车(Toyota)的人看到一辆法拉利(Ferrari)从身边驶过时的感觉一样,那么快,那么酷。所以当有机会的时候,我自然想去尝试。”

小学毕业后不久,王俊凯第一次尝试了帆板。由于年纪超龄一岁,王俊凯没能参加2009年亚洲青年运动会和2010年青年奥运会这两项在本土举行的大赛。不过在2010年,他只身前往欧洲参赛,在那里获得的成绩让他决心长期从事帆板运动。他说:“欧洲的帆板比赛算得上是世界最高水平,那次比赛我在100名选手中获得第11名,那时我突然发现‘我水平不差’,决定继续下去,加入成年组比赛。”

此后,王俊凯一直表现活跃,虽然期间经历国民服役及大学入学,但他始终维持着高水准。他和杨培琳在近些年算是撑起了本地的帆板运动,各项大赛都是两人联袂参加。王俊凯在2011年首次出战东南亚运动会,获得铜牌;在去年新加坡东运会上,他再进一步,得到银牌。

3月亚锦赛上,王俊凯在所有当时未获奥运资格的选手中排名第二,击败印尼、菲律宾、台湾等地竞争者,获得奥运资格。另一个参赛名额由泰国名将、去年东运会冠军那塔蓬获得。

奥运后第一要务是学习

第一次参加奥运,王俊凯不敢奢望太多,但帆板运动员本来就有很长的运动生涯。当年陈金星在34岁年纪登上个人运动生涯巅峰,获得男子轻量级世界排名第一。王俊凯在本届奥运后,至少还有两届奥运可以追梦。不过,这位南洋理工大学商业系一年级学生奥运后第一要务是学习,毕竟如他所说:“在新加坡,没多少运动员能奢侈到一直全职训练比赛。”

杨培琳最想知道风从哪里来

从2010年开始,杨培琳(21岁)这个名字便不断地为新加坡帆板创造历史。她是2010年首届青年奥运会奖牌得主,是继陈金星后第一位夺得东运金牌的本地帆板运动员,同时也是第一位夺得东运帆板金牌的本地女运动员。如今,她是第一位获得奥运资格的本地女子帆板运动员。

作为最后一名入选奥运阵容的帆船/帆板项目运动员,杨培琳在7月初飞赴里约与大队会合。她必须抓紧最后时间,因为按照她的说法,里约赛场的风向环境和世界其他地方不相同。她说:“很多因素影响了风向环境。首先是海湾的地点,其次是这里靠近机场,喷气机的尾气会和真实的风向相互影响,使得这里变成了独一无二的赛场。”

杨培琳没能在亚锦赛上获得奥运资格,不过在6月时,国际帆船总会将剩余奥运名额进行分配,杨培琳获得了这一名额,经新加坡奥理会批准,她加入了奥运新加坡团队。

2024奥运争奖牌是现实目标

去年赢得东运会冠军后,杨培琳一度显露退意,表示可能就此结束帆板生涯。不过随后她显然改变了主意,开始憧憬一段长期的运动生涯,将长期目标对准2024年奥运,希望届时有机会能赢得奖牌。

她说:“研究证明,这项运动需要两个奥运周期,也就是八年的全职训练和全职比赛,才有可能在奥运上获得奖牌。我觉得我还没达到那样的水准,因为我并没有全职训练这么久。”

杨培琳已经做了计算和规划,她表示,2024年会是她的机会。这位新加坡理工学院的学生说:“我其实已经计算过了。我今年还需要在学校学习,因为我还需要‘履行’我的奖学金。把这些完成后,2024年奥运争夺奖牌是个现实的目标。”

对于这届奥运,杨培琳表示没太多奢求。她说:“我没什么个人目标,能够参加奥运这份经历本身就没有任何事情可以比得上的了。我只想专注在训练和比赛,通过奥运,向世界上最好的运动员学习。”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