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裁庭驳回上诉 俄田径运动员无缘里约奥运

(洛桑综合电)国际体育仲裁庭昨天驳回俄罗斯奥委会和67名俄罗斯田径运动员的上诉,意味着除了达里娅之外,俄罗斯将不能选派任何田径运动员参加本届里约奥运会。

此前出炉的《麦克拉伦报告》指俄罗斯体育部暗中操纵药检样本调包行动,并包庇运动员使用禁药,显示俄罗斯运动员在政府资助下,有组织及大规模地用药。

国际奥委会对此事大感震惊,并表示将在仲裁庭上诉结果出炉后,决定是否对俄罗斯运动员在本届奥运会采取全面禁赛的惩罚,如今这一裁决将提升俄罗斯运动员被全面禁赛的可能性。

俄罗斯田径运动员去年11月因有组织及大规模使用禁药等指控,遭国际田总全面禁赛,之后国际田总以俄国反兴奋剂工作不见改善为由维持对他们的禁令。

包括“撑杆跳女王”叶连娜、男子110米跨栏世界冠军舒本科夫在内的68名俄罗斯田径运动员于是向仲裁庭上诉,希望能够恢复参赛资格,出征里约奥运会。

长期在美国训练及接受药检的俄罗斯跳远女选手达里娅,本月较早时获准以中立代表身份参加里约奥运会。国际奥委会和仲裁庭表示,她将代表俄罗斯出战。

至于向国际田总告密的俄罗斯800米女将尤利娅,则有待国际奥委会道德委员会裁定能否出赛。

国际田总昨天发表文告说:“今天的裁决为所有田径运动员提供一个公平的竞技场。仲裁庭维护国际田总的权益,让我们能使用条例保护田径运动和干净运动员,以及保持比赛的诚信。”

仲裁庭昨天的裁决,意味着2008年北京奥运会冠军叶连娜(34岁)将无法重夺金牌。她怒斥说:“谢谢你们给田径运动办了丧礼。这明显就是一个政治阴谋。”

俄罗斯体育部长穆特科说:“以我之见,这是既主观又带有政治色彩的决定,完全没有法律依据。”

克里姆林宫对这样的决定深表遗憾,并认为禁止没有用药记录的田径运动员参加奥运会极不公平。

克里姆林宫发言人佩斯科夫说:“我们实在不能接受集体责任制的概念。我们谈论的是为奥运会刻苦备战,但又没有用药记录或受到任何指控的运动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