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钱好还是存“房”好?

经点

从宏观经济角度来看,一个经济体的储蓄和投资总量相等,因而储蓄和投资也常被等同看待。

个人或企业的储蓄和投资是消费后的余额,可用于将来消费或缴税,他们的储蓄和投资在经济机制中却发挥着不完全相同的功能。

储蓄主要把钱存到银行,银行系统再以倍数方式创造新的货币供应,那叫做乘数效应,也造成“流转中现金”与“广义货币”的区别。而各国广义货币供应与国内生产总值都密切相关。

居民投资包括了买房、买股票、黄金、古董等一切有升值潜力的东西。当前中国居民大多倾向以购房为投资的首选,那也是各国常见的现象,因为置业既可自住,也可增值。

居民投资物业会减低自己的存款结余,银行贷款实际上是拿存户的存款对购房者的投资进行融资。在过程中,银行系统的总存款余额减少了,该系统会无法利用减少部分资金来创造货币供应。

所涉银行的利润、发展商或卖方小业主可能产生的利润则可反映在国民经济收入当中,弥补银行系统中的存款减量需要客户再存款,当然也受到货币供应的影响。

因此,评估存钱抑或存“房”对国民经济的影响可以客观一些,不宜以偏盖全。

我不赞成把部分富裕居民热衷炒房归咎于国内缺少其他投资产品,中国与其他国家或地区居民所面向的投资选择其实都比较相似。

房改二十多年来,中国房价一直高歌猛进是以国内稳定政治环境和持续经济增长为前提的,而2008年至今中国房价的暴升更与货币政策相关。

当前世界各主要经济体都处于超低的利率水平,这种现象的时代背景是全球化过程,期间中国等发展中国家所生产的商品出口到美国等发达国家,抑制了发达国家的通胀;正如格林斯潘回忆美国联储局制定货币政策已因而不再那么顾虑通胀因素了。

大量外国通货流入中国等国家,后者为求汇率平稳或保持出口竞争力,宁可采取宽松的货币政策,也包括尽量保持低利率。

近年的发展是发达国家实体经济不振,需要进一步再减息来扶持虚拟经济,从而促进整体经济的增长。产能过剩和高库存的中国则需要低息环境来保障调结构过程中的经济增长。

当前中国经济年增长约6.5%至7%,而商业银行的一年期存款利率则是1.5%。在这样的条件下,钱又怎能不流向投资市场呢?在中国,由于长年营造了房价只升不降的局面,资金当然就更容易就涌向楼市。

除了前述银行体系有创造货币供应的能力外,资金流向银行也有利于资源重新分配和产业转型;在中国,国有银行明显具有那样的功能。反之,大量资金直接流入楼市却只能推高房价,并形成一个恶性循环。

当前中国利率下调空间是有限的,适度加息会有利资金从楼市流回到银行体系。当然,中国去库存房的关键是税制改革;加息只能起到某程度的功效,并且增加非房企的财务负担;投鼠忌器,那也是不得不提的。

(作者是香港财经评论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