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美国大选看中国出口风险

经点

两小儿玩跷跷板,一会儿甲高乙低,一会儿乙高甲低。期间,谁的实际体重都没有增加。

看当下美国大选对两位主要候选人支持度的民意调查结果,一会儿是希拉莉高特朗普低,一会儿却是特朗普高希拉莉低。

目前,我们真的不知道谁会获胜。其中,希拉莉是美国的前第一夫人和国务卿,而特朗普却又可以说是另一位“人物”了。

在美国国外,人们关心这次选举,主要是因为两位候选人有不同的对外和移民政纲。

在美国国内,选民却看重两人的诚信和经济政策的分野。

在经济政策上,希拉莉倾向福利开支,而特朗普却主张减税。两个不同的倡议反映了两人有各自的选民基础,因而他们都需要揭对方之短例如诚信和健康状况,来争取中间选民或缩小对方的选民基础。

美国现在政府财政并不太健康,希拉莉要“开流”,特朗普却要“节源”。那么,美国短期的财政状况岂非更不健康?

那么,日本要与美军共同巡弋南中国海,日本可愿意为美国买船票乎?

相比之下,特朗普的主张较看重经济增长,却也忽略了对社会公平的追求。

在国际贸易方面,希拉莉和特朗普此刻都主张保护主义,说明美国国内有一个规模举足轻重、失意于全球化的群体,而且这个群体的不满牵动着整个社会,令任何一位想当选的候选人都不能不替他们说活。

逆全球化并不一定让美国经济重拾活力,因为生产力和竞争力是不可能依靠锁国来完成的。从某种意义来说,当某个市场经济已经深入参与全球化进程以后,再退回来,在操作上也是不容易的。

而且,美国的逆全球化可能导致美国在国际贸易的份额下降,降低它在国际事务的话语权。

例如,现在美国指责人民币汇率偏低,中国需要作出澄清。但是,如果中美贸易大幅下降,中国就没有必要在与美国沟通此事。

而美国现在仍是中国主要的出口市场之一,面对美国国内保护主义的可能抬头,是能增加中国出口风险的。

这将进而增加中国经济下行的风险,也会波及劳动市场、外汇储备等。

对于美国大选,我们可以简单地归纳为以下逻辑:无论希拉莉还是特朗普当选,中国都将面对美国保护主义的抬头;若希拉莉获胜,中国还将要面对美国的军事讹诈;若特朗普获胜,中国将可能面对美国更严苛的保护主义。

作者是香港财经评论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