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时代 中美贸易何去何从

特稿

@sph.com.sg

特朗普就职美国总统已有将近一个月的时间,但迟迟不见其履行在大选期间的承诺,不仅没有将中国列为“外汇操纵国”,也不见其对中国出口美国的商品征收高关税。这些日子来,也几乎听不到特朗普单独抨击中国的汇率和贸易政策。

商人出身的特朗普,可能更加明白中美贸易矛盾的症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中美贸易在两国对外贸易中的地位

如果单独看待中美贸易,两国之间存在的巨大贸易逆差,对美国而言肯定是一个相当严重和头痛的问题,但是放在双方各自对全球贸易的关系上来分析,则是另一番景象。

对中国而言,中国海关数据显示,2017年1月,中国对外贸易顺差3545.3亿元人民币(713亿新元),收窄了2.7%。

中国对四个最大的贸易伙伴,即欧盟、美国、亚细安和日本今年1月的双边贸易全部是顺差,其中对欧盟贸易顺差扩大11.8%,对美国贸易顺差扩大8.2%,对亚细安贸易顺差收窄10.4%,对日本贸易顺差扩大14.4%。所以,对中国而言,美国并不是贸易不平衡的主要伙伴。

对美国而言,根据美国商务部的数据,去年12月美国对外贸易逆差环比收窄3.2%至442.6亿美元(631亿新元),不过,2016年全年贸易逆差则达到了5023亿美元,创2012年以来年度逆差新高。

2016年12月,美国对中国贸易逆差收窄9%至278亿美元,全年逆差减少201亿美元至3470亿美元。也就是说,尽管美国对中国的贸易逆差在美国对外贸易逆差中占了超过一半,但12月美中逆差收窄的速度快于美国对外贸易逆差收窄的速度。

所以我们看到,特朗普最近谈到汇率的时候,将矛头同时齐齐对准了德国、日本以及中国等好几个国家。

几天前,《华尔街日报》有一条令人吃惊的报道,称美国正在考虑新的汇率策略,美国商务部长可能将把任何汇率操纵定义为不公平补贴,而不是单给中国贴上“汇率操纵国”的标签。据说这是为了避免与这个最大的贸易伙伴国发生直接冲突。

特朗普在社交媒体上告诉我们什么?

在信息比较封闭的时候,要揣测特朗普治下美国和中国未来贸易的走向如何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不过,好在现在有了面簿和推特等社交媒体,而特朗普又是一个喜欢通过社交媒体传达自己意图的人。因此,从特朗普连续发布的帖子中,我们可以了解特朗普对贸易的一些真实想法。

例如,除了反复强调让美国再次伟大之外,特朗普在谈到与贸易伙伴国之间的关系,用了“自由和公平”的说法。特朗普2月13日会见加拿大总理特鲁多时,就提到了贸易的“自由和公平”。

对此,我们或许可以解读为,特朗普并不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贸易保护主义者,但他所认为的自由贸易是有条件的,也就是要有公平之下的自由贸易,其中美国的利益不能受到伤害,特别是美国的就业岗位不能受到伤害。

因此,我们或许可以预测,在今后的中美贸易关系中,一方面,双方仍然会尊重对方在各自贸易中的重要地位,但中国必须在特朗普所认为的“公平”上做出让步,迫于压力,中国必须努力减少对美贸易中的顺差。

这其中有两种可能性:一是按照特朗普的想法。制造业必须回流美国,包括汽车业、苹果手机的制造等等。果真如此,则中国的出口将受到打击,而从美国的进口可能增加。但问题是,已经在海外设厂的厂商,除了有特朗普的降税刺激之外,是否有其他意愿在美国设厂?

二是继续按照目前的贸易趋势。美国努力增加对中国的高科技产品的出口,因为我们可以看出,在12月美国出口增长中,主要的增长点是航空领域、生物科技和电子产业的高科技产品,如民用飞机、飞机发动机等等。

又或许,第二种可能性更加符合中美双方的利益,也更容易收获双赢的成果。

或许可以预测,在今后的中美贸易关系中,双方仍会尊重对方在各自贸易中的重要地位,但中国必须在特朗普所认为的“公平”上做出让步,必须努力减少对美贸易顺差。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