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联高管黄美美首登福布斯榜 柔韧总裁领军阳刚产业

泛联集团创办人黄加种(左)和次子黄汉发一起开拓修造船事业。(泛联集团提供)
泛联集团重组后专注在三大领域,即基础建材、港口和船务。图为集团旗下的多用途散货码头设备齐全,可处理各类大型货物。(泛联集团提供)

对刚获选为《福布斯》杂志最具影响力50大亚洲商界女性之一的泛联集团总裁黄美美而言,从经营企业的角度来看是男是女并不重要,最重要是那个人适不适合那份工作。

财经人物

陈爱薇

tangaw@sph.com.sg

站在新达城16楼望着玻璃窗外建筑摆“美美的甫士”拍照时,泛联集团(Pan United)总裁黄美美笑着说:“我的名字取错了!”

从小到大,她都没有想过把自己归入“美女”的行列,所以不觉得这个名字会对自己造成任何负担。就好像她没有想过自己会获选为《福布斯》杂志(Forbes Magazine)最具影响力的50大亚洲商界女性之一,并认为更多其他女性更有资格获得这份荣誉。

她说,这是对泛联全体员工努力的一项肯定,也希望借此加强外界对泛联作为业界领先企业的认知。

对黄美美而言,从经营企业的角度来看,男性和女性没什么多大不同。她说:“我认为一个人适不适合这份工作最重要,不论对方是男还是女。其实所谓的多元化,也不只是男性和女性的比例。我们应该有更开阔的思维,接纳来自不同国家的员工。”

然而,要在这个阳刚的行业抬头挺胸、大步向前,始终不是一件易事。

从五金店到新加坡最大预拌混凝土供应商

泛联集团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958年由创办人黄美美的父亲黄加种和三名五金店同事共同成立“协顺”五金店的时期。之后,生意扩展到土木工程、船务与造船、港口与物流,以及基础建材。泛联集团1993年在新交所挂牌上市之际,黄加种也正式退休。

黄美美2004年起担任执行董事,2011年从哥哥黄健华手中接过总裁一职。当时黄健华正致力于发展中国的港口业务,同时规划集团的整体发展策略,因此从2011年起担任集团副主席。

集团在2007年脱售造修船业务,重组后专注在三大领域:基础建材、港口和船务。

“其实我们很幸运,集团一直都有机会扩张业务,尤其是在1980年代末至1990年代初。”

然而,黄美美并不觉得自己“错过”集团蓬勃发展的最美好年代。她说:“不会啊!过去几年我们的基本建材业务其实也发展得很好。”从2010财年至2014财年,集团基本建材业务销量的年复合增长率(CARG)达17%。

泛联是新加坡最大的预拌混凝土供应商,在新加坡的市场份额从2014年的34%增加到去年的37%。

令人关注的是,基本建材的营收一直在增长,税后净利却没有成正比增加。2015财年营收增加9%至6亿6842万元,税后净利却下挫47%至1290万元。黄美美解释,利润变薄主要是因为市场竞争相当激烈,我国收紧外劳政策也令人力成本增加。

另一方面,美元走强也加重成本,如预拌混凝土的主要原料洋灰,就是以美元计算。

基本建材对集团净利所做出的贡献,从2014财年的65%减至上财年的46%。黄美美直言不讳,现在是行业周期的低谷,但基本建材仍是集团的支柱业务。接下来集团会开源节流、厉兵秣马,为下一个上升周期作准备,但预计最快也要等到明年。

集团目前的业务超过90%集中在新加坡,来自政府部门的项目约七成,新合约包括樟宜机场第四搭客终站、汤申地铁线等。来自私人领域的项目则主要集中在工商界和住宅项目,如新电信数据中心和峰景苑(High Park Residences)。

2015年财年集团争取到270亿元的建筑合约,年比减少三成。展望来年,黄美美表示,环球经济前景不明朗对私人建筑界造成影响。政府项目的需求则保持平稳,2016年至2019年的建筑需求介于260亿至370亿元。虽然预拌混凝土需求和混凝土的中期需求平衡,但价格受打压。

海外市场方面,则在继续扩张。除了扎根多年的越南和印度尼西亚,集团去年也在马来西亚设立第一个混凝土搅拌厂。黄美美表示,集团并不打算把大本营往外移,因为主要工程项目仍在新加坡,而混凝土需要在短时间内送抵工地。

江苏省兴华港成集团增长强有力来源

中国江苏省常熟市的兴华港,是泛联的一大骄傲。1990年代“中国热”未掀起时,经新加坡经济发展局介绍,泛联得知常熟市正招揽外资兴建一个煤炭码头。黄美美的父亲黄加种考察后,认为这个长江下游入海口其实是一个天然的深水港,更适合发展成一个国际商港。

黄加种的细心观察、大胆建议,加上黄健华带领团队的群策群力,为泛联的港口业务打下稳固基础。2014年集团买下附近的常熟长江港务,年处理能力提升60%至1600万吨。长江港务和兴华港相辅相成,在建筑业迷低之际,为泛联盈利增长提供强有力的支撑。

港口业务的营收在2015财年虽然只占集团整体营收的12%,对集团净利所做出的贡献却从34%增至61%。税后净利从2014财年的1260万元增至上财年的1639万元,是三大领域当中唯一取得增长的。

虽然中国经济增长放缓,黄美美对于常熟港口的业务信心满满。她表示:“我们的港口位于长江河口,跨越六个工业省份,这些省份过去五年贡献占中国国内生产总值至少10%。接下来我们会继续提高港口使用量,强化‘中国十大河港’的地位。”

作为多用途的散货码头,两个港口处理的货物范围广泛,目前集中在钢材、浆纸和林业。集团计划加强处理重型设备的业务,继续整合现有客户和开拓新客源。

总裁代表企业的脸 希望向人传达“信”字

在黄美美的眼中,父亲黄加种是一个“喜欢创业、不喜欢守业”的人,看到喜欢的就会去尝试。“他喜欢开拓新的生意,所以一旦生意上了轨道,他会想尝试新的机会。在一家私人企业,你可以从事你喜欢的事,上市公司就必须专注于持续在经营的业务。”

所以,作为一家上市公司的总裁,黄美美没有如此“任性”的资格。她说,总裁是代表公司的“脸”。这张聆听时挂着微笑、回答时谨慎思考的脸,希望传达一个“信”字,对客户、对员工、对股东、对合作伙伴都要有所交代。这也是泛联集团58年来的成功之道。

黄家兄弟姐妹共十人,黄美美排行第八。黄美美笑说:“妈妈只有一个哦!”七女三男当中目前有三人参与集团业务。

虽然已从家族企业转型为上市公司,廉正、守信、自律、坚毅和互重的家庭观念,在泛联继续繁衍扎根。黄美美表示:“父亲给了我们一生受用的教导,如勤恳地为顾客服务、确保使命达成,让这些顾客成为我们珍贵的伙伴。还有他的企业家精神,也是我们一直秉持的。”

毕业后就加入泛联,退休对48岁的黄美美来说,还有些遥远。

难道她从未想过从事其他行业或追求个人梦想?凝神几秒后,她说:“有些人很早就知道这一生要做什么。可是我好像没有,也没想过要离开这份工作。兴趣或爱好?没有时间去想……”

人说高处不胜寒,工作上总会遇到挫折吧?“挫折天天都有,就想办法解决啊!解决不了?有句话说,船到桥头自然直。”

身材纤细的她,却有着巨人般的肩膀。

祖母激励促成 黄加种白手起家

黄加种七岁随母亲从福建晋江南来,为帮补家用在厦门街卖油条,但他的祖母认为经商才有出息,所以黄加种放弃每月100多元的油条生意,转当学徒,月薪只有30元。他过后到一家五金店工作,也开始萌起自己当老板的念头。

不过创业需要几千元,但黄加种一直筹不够钱,因此退而求其次,在1957年以700元买一辆罗厘当起卡车司机。祖母很不高兴,认为他的命运不应就这样“卡”住,建议他往较有前途的行业发展,当一个真正的公司老板。于是他卖掉罗厘,重新回到商场。

1958年韩战结束后,五金店生意特别火红,曾在五金店共事的前老板侄儿邀黄加种一起开公司。当时四人各出资3750元,加上祖母出面筹借的3000元,就这样黄加种成了“协顺”五金店的老板之一。

新加坡独立后,黄加种看好建筑业前景,于是开始承包土木工程。随着工作需要船运工具,他在1974年创立协顺的子公司泛联船务。1982年协顺其中一名股东逝世,其余股东决定拆伙,黄加种分配到泛联船运业务。

深谙创业难、守业更难的黄加种,也开始逐步把业务交给子女,同时引进人才推行企业化管理。1993年泛联集团挂牌上市,黄加种也从此退休。

不过,一生不断在商场寻求突破的黄加种没有因此停下脚步。他后来在山东省和重庆市投资建造两家黄豆油提炼厂,并在家乡福建开发工业园、兴建兼经营自来水厂。

脱售泛联海事 就像女儿找到好归宿

与协顺股东拆伙后,黄加种致力发展分配到的泛联船运,并将业务进一步扩大成船厂。

根据资料,当时六成船只属于六万载重吨以下,大型船厂对修理中型船只不感兴趣,中小型船厂又没能力承接,集团看准商机,填补空缺。1982年泛联争取到大士弯海边一块三公顷土地建造船厂,隔年投入运作。1986年集团收购一艘驳船,改装成可容纳1万3000载重吨的浮坞。

1996年泛联在印度尼西亚峇淡岛建造另一家船厂,当时泛联已是本地最大中型船厂之一。

2004年董事会启动公司重组,把泛联船厂及附属公司分拆出去,以“泛联海事”在新交所上市。2007年迪拜干船坞世界公司出价6亿5000万元收购泛联海事。泛联海事同年9月除牌,更名为”Drydock World-Singapore Pte Ltd”。

1980年代黄美美的哥哥黄汉发和父亲一起打理业务,1988年成为执行董事。对黄汉发来说,脱售泛联海事就好比为女儿找到一个好归宿,毕竟泛联海事的业务主要集中在新加坡和峇淡岛,“婆家”业务遍布全球,发展空间更大。

目前泛联仍保留船运业务,主要服务一些东南亚长期客户的散货运输。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Display Title: 
泛联高管黄美美首登福布斯榜
Landing Rotator Image: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