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工地工人到房地产商 郭绍兴跌跌撞撞建企业王国

印尼街主要业务項目是家具,包括由柚木、桃花心木、红木等名贵实木生产的欧式复古、戶外家具等系列,以及印尼传统风格的手工雕刻家饰品、手工制成的各类布艺品,以及纯天然的百年老树根艺术品等。
太和集团在民丹岛建造印尼街城的海边酒店别墅设计图。(受访者提供)

明眼

看名商

郑明杉

teems@sph.com.sg

郭绍兴是印度尼西亚民丹岛之子,也是狮城炒房第一人,在楼市几起几落,一生事业跌宕起伏。

2000年转战中国,郭绍兴在上海建造印尼街。近年来,他以“超前”的策略,准备用二三十年的时间在自己故乡,

打造一个占地1500公顷、没有贫穷、污染、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未来城市。

郭绍兴人生的起点很低,如果不是脑筋动得快、想得深,或者如果不思进取,安于命运,很可能就只能靠打鱼糊口,默默过完这一生。

郭绍兴(印尼名:Sukardi)的祖父来自中国广东汕头,1962年出生于民丹岛(Bintan Island)一个没水没电没学校的偏远小村庄,几乎是与世隔绝。这个小村只有10来户中国移民人家,郭绍兴等九个兄弟姐妹就挤在狭小的茅草屋里生活。10岁时,郭绍兴到其他村落打工赚钱贴补家用,年纪稍长就随船出海打鱼。

捕鱼人家的命运可说相当无常,到了公海就只有水天相连一望无际,茫茫大海中往往不知身在何处。年纪轻轻的郭绍兴,就曾经两次遭遇特大风暴而险些葬身大海。虽然一个月的收入有几百元,郭绍兴还是认为大海只是训练毅力和反应之处,并非久留之地。

不再当渔民,一回到岸上,郭绍兴面对两个选择:一是继续留在村里和家人一起以务农为生;二是离开民丹岛出去闯荡、寻找机会,而加速建设的新加坡当时正急需大量劳工。1980年,18岁的郭绍兴在中介的安排下搭船来到狮城,在一位姓谢的建筑公司当工地劳工,一天工资新币10元,每天都要日晒雨淋做足12小时,一年365天从不休假。

由于工作勤奋,三年后郭绍兴就被升为工地主管,也开始帮忙公司打理一些建筑项目。

当了三年“黑户”

“工”字不出头。1985年,郭绍兴把仅有的六七千元积蓄孤注一掷,成立了易晋阳不动产顾问有限公司。公司主要是做建筑装潢生意,不过毕竟资金有限以及面对营业执照的问题,他偷偷摸摸当了三年“黑户”,过着地狱般的非人生活。积蓄用光后,郭绍兴有个时期居无定所,晚上就在人家的“必甲”小货车里随便休息几个小时,还吃了一星期的杯面。

对于人生中的三年黑暗日子,郭绍兴潇洒地说:“现在回想起来也没什么,这是上天对我刻骨铭心的考验。贫困并不可怕,最恐怖的是前面看不到明天,未来是一片黑暗,而后面又紧跟一大堆问题,那重重压力是难以用言语说清楚的。”

上世纪80年代末,郭绍兴终于看见曙光。

1989年发生的中国天安门事件,以及随后爆发的两伊战争,可说是人心惶惶,而新加坡经济虽开始从石油危机中猛力回弹,房地产市场却始终停滞不前。建筑工人出身的郭绍兴对房地产可说是了如指掌,看准了短线投资的机会,成为炒房第一人。

原来二三十年前,在法规还没那么严谨的时代,在新加坡买房只须缴付相当于房价1%的定金,然后有12个星期的时间完成买卖合约。

向朋友借钱炒房

郭绍兴灵机一动,要好好利用这12星期时间。他的第一个炒房项目是远东机构在荷兰村一带的私宅项目,把向朋友借来的现款,一口气交了10套房的定金。他的如意算盘很简单,只要在12个星期里有买家愿意出更高的买价,那就可以等着赚钱。

说来也很奇妙,这期间新加坡房价突然猛涨,郭绍兴见好就收立即把10套房转售出去,以每套房净赚五六万元计算,不到三星期几十万元就进入他的囊袋中。他说:“我向朋友借钱时讲明,三个月内一定会加倍归还,结果三个星期不到,我双倍还清了。”

东借西炒、越炒越赚之下,不出两年易晋阳不动产营业额就有好几亿元,30岁不到的郭绍兴净赚上千万元,一举成为新加坡商界知名人物,并获选为新加坡“十大优秀创业青年”。

水能载舟也能覆舟,郭绍兴从一买一卖的炒房虽赚了千万元热钱,不过后来也在房地产投资上,不但把赚来的全赔上,还面对巨额债务。

1993年,郭绍兴在房地产市场越战越勇,信心满满和朋友合作买地建楼盖店屋,一个项目在芽笼、另一个在东海岸。不料,朋友半途弃他而去,留下他一人苦苦支撑,没多久就因缺乏资金周转而忍痛止蚀。他说:“我最大的问题是年纪太轻、没有经验,还没学会走就跟人学跑。1985年至1987年,我虽然很辛苦,但没欠钱,没人追债。现在我一下子拖欠人家上千万元巨款,每天不是上法院就是收到律师信、追债信和法庭传票。我还记得那时我儿子出生不到一个月,发高烧进医院,我连1000元都拿不出来,我第一次流下眼泪。我的律师甚至对我说,郭先生,如果我是你,可能早就跳楼了。这是人生的残酷经验,也是我人生中最黑暗的时期。”

引进美国模式 经营房地产代理生意

从房地产起家,也败在房地产的郭绍兴,非常了解房地产市场,知道哪里有赚钱的机会。不出一年,他走出人生最黑暗的时期,这次他做起房地产代理生意,引进所谓的“美国模式”。在美国考察时,郭绍兴发现美国的主流房地产代理公司的经营模式是,经纪人每个月向所属的公司缴纳一笔固定费用,而买卖的销售佣金则全归经纪人,因此更具吸引力。他把美国模式搬到新加坡,以自己的公司和设备作为经纪人的业务平台,并靠着这崭新模式再度进军楼市、再次翻身。

不过好景不长,郭绍兴在马来西亚耗资30亿美元的联合投资大型项目,在亚洲金融危机的打击下,最后还是铩羽而归。他无限感叹地说:“我从一无所有到万般皆有,最后还是打回原形,回到一无所有。”

转战印尼和中国市场

痛定思痛,郭绍兴决定退出新马市场,转战印尼和中国市场。

初到神州,郭绍兴选做木材生意,当时实木地板需求量大、生意红火。实木地板几乎是高档、品味的代名词,中国市场热卖的实木主要來自印尼等热带地区,从印尼进口的木材几乎占了中国实木地板原料的八成。

看准商机的郭绍兴转而从事木材生意时,在中国经营这类贸易的商家并不多,在业务最旺时期,他一个月可从印尼进口200个货柜,一天收上一二百万元人民币的现金。2000年至2003年,郭绍兴賺了不少钱,大有东山再起之势,

2002年,郭绍兴决定投资3000万美元,在安徽开设一家木材生产厂。他的投资计划吸引了七个印尼商人加入,大家分工合作,有的出钱,有的搞机器设备,还有人专门和当地政府、领导搞关系,希望取得一部分贷款,以及供砍伐和造林的土地使用证,不过还是以失败告终。

木材生意的景气只持续三几年,木材销量突然猛跌,利润也大为萎缩,郭绍兴遇到瓶颈,不得不转型。印尼是世界人口第四多、東南亚最大的国家,天然资源丰富,深具发展潜能。不过真正了解印尼的中国人并不多,因此长期以来郭绍兴就有把印尼土特产销售到中国、带动国内手工业发展的想法。

饮水思源回家乡民丹岛发展

2008年,郭绍兴创办占地2500平方米的印尼街,在上海徐汇店正式启业。印尼街主要业务项目是家具,包括由柚木、桃花心木、红木等名贵实木生产的欧式复古、户外家具等系列,以及印尼传统风格的手工雕刻家饰品、手工制成的各类布艺品,以及纯天然的百年老树根艺术品等。

2010年,为配合中国业务的全面发展,郭绍兴秉承“天地唯一,大道太和”的核心理念,另在澳门成立太和集团(TH Group )。

所谓饮水思源,郭绍兴念念不忘他的出身地,太和集团的最大投资就在民丹岛,总规划面积约1500公顷的印尼街城项目目前正加速进行。

根据规划,未来新城其中两成是商业和生活配套,六成是住宅项目,剩余两成列为自然保护区。整个新城的建设将尽量使用亲自然的材料和工艺。以“无污染城市”为主要目标,印尼街城不仅要满足人们生活、消费、学习、工作和医疗等各方面的需求,也要缩小贫富差距,打造一个没有贫穷、没有污染、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未来城市典范。

印尼街城的首批发展项目,包括一座中国货批发中心、一座文化中心、三座酒店、别墅区及红树林保育区等。郭绍兴表示,这是个长期的庞大发展计划,现在只是开始,须要投入大量时间、精力和资金才能完成,他不知道在有生之年是否能大功告成,不过他会全力、尽力一步一脚印去实现梦想。任何长期发展都必须有很好的规划,不能只是靠财富。个人的力量、智慧虽然有限,但个人加上企业就能突破局限,可起带头作用,负起政府不为、不能做但却有利地球的艰难工作。

其实,年少时虽然没什么机会念书,郭绍兴却有满脑子“超前”的想法。他的名言之一就是:用超越一个世纪的思想来思考当下的问题,问题就不再是问题了。

建国总理李光耀是郭绍兴最钦佩的伟人之一。他说:“几乎是什么都缺的新加坡之所以成功,归根结底就是李先生具有‘超前’思想,能提早二三十年就想出一套超时代的周全、精细的治国、建国理念。”

企业家应有“地球村”价值观

去年11月11日,纽约曼哈顿心脏地带的时报广场再次出现东方面孔,这次是郭绍兴登陆时报广场最著名的户外大屏。在“双十一”这个特殊日子登陆世界十字路口,郭绍兴并不是给阿里巴巴的马云打广告,而是向世界介绍太和集团的理念。他说:“旧的价值体系已经崩溃,新的体系正在建立,一个人人参与新型、整合的地球村,即将诞生。”

郭绍兴认为,真正的企业家应该具有“地球村”价值观。

他指出,21世纪已经不存在什么国家、什么地区,大家都是生活在一个地球村上。父母把我们带来这个世界,不过养活我们的却是地球,不幸的是我们这一代人加快消耗地球上所有资源,而把责任留给下一代去承担。因此我们这一代人,尤其是企业家,就更应该具有“地球村”价值观。一个真正的企业家创造的品牌,应该是为了把地球村变得更好,以及改变现在的不良社会现象。

创造企业有如养育孩子

谈到所谓的品牌,郭绍兴自有一套独特见解。他说:“一个品牌的成功,不是看你今天创造了多少价值来衡量的,价值并不代表你有多少钱才是你的价值,应该是说你这一生能创造多少的能量,我认为这比你拥有的财富还重要。现在许多企业家都把奋斗目标集中在财富上,比方说,‘我今天要超过马云,我明天要超过谁’等等,这些都是错误的决定、想法。”

“企业就像是你的孩子,每创造一个企业,我们都应当看做是自己的孩子不断在成长,在养育着它,然后承担起社会责任,而不是把它当成你的摇钱树,明天它不行了,就把它扔掉。”

“因此,一个企业若是没有灵魂,不管品牌多大,扔多少钱进去,都没有人会去追捧。一个企业家就像一名船长,一定要具备高超灵魂和领航能力,登上船时才能得到其他人的尊重。因为他能够预见未来许多年,能够预知未来趋势,看到人家还没看到的东西,这就是高超灵魂,这也是最美的。”

今年54岁的郭绍兴每天工作16小時,经常要穿州过省,曾有一天搭三次飞机到三个国家、五个城市。他表示,自己忙忙碌碌並非全为赚钱,只是一直感觉时间不够让他去实践理念。他强调,无论贫富、职位,人们最终都要找到适合自己的位置及理念。人必须找到他的位置,才会觉得一生很幸福,所以尽管又忙又累,他现在是挺幸福的。

我一下子拖欠人家上千万元巨款,每天不是上法院就是收到律师信、追债信和法庭传票。我还记得那时我儿子出生不到一个月,发高烧进医院,我连1000元都拿不出来,我第一次流下眼泪。

——郭绍兴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