谱写行业的赚钱传奇

2012年,以香港“融资大亨”、有“壳后”之称的朱李月华为首的财团,以2亿3200万元买下先施表行的股权,然后另收购先施表行的香港上市公司。至此,郑务然家族全面退出钟表业。(档案照片)

郑务然祖籍广东潮阳,出生于印度尼西亚加里曼丹的山口洋,六岁时移居新加坡。当年,母亲替人洗衣维持一家生计,每天从三马路走到禧街金店的老板家中洗衣,过后她还得到东陵路另一户家中再洗。

在自行创业之前,郑务然是在亲友介绍下,开始在专卖钟表的柜台打杂,五英尺长的柜台设在谐街(水仙门)一家印务馆门口。由于老板是个文盲,对手表也外行,于是就交给他全权打理生意,包括销售、开单、收账等,这也是他涉足钟表业的第一步。那时的顾客多是从印尼来的走单帮的客人,主要购买的牌子是Enika、Fortis、Camy等瑞士产品。

以5万元在水仙门创业  

1954年,郑务然凑足5万元,在水仙门一带的先施百货公司里挂上先施表行(Sincere Watch)招牌,以月租250元摆设一个五英尺宽、八英尺长的小摊位。虽然是一脚踢的表店小老板,郑务然却是旗开得胜,几年后另以5万元顶下桥北路及谐街交界处的“旺店”。回忆创业之初,郑务然曾说:“我先以5万元开业,再以5万元展业,虽说当时的5万元可以买下两栋独立式洋房,不过这一切都值得,生意就这样越做越旺。”

1963年,郑务然获得第一个指定代理权,业务的转折点则是取得奥米茄(OMEGA)名表的经销权,先施的业绩从此突飞猛进,一个月的营业额突破6万元。上世纪70年代,新加坡最旺的百货公司罗敏申毁于一场大火后,购物人潮就从莱佛士坊转移到水仙门一带,先施表行更是抢尽先机。

幸运商业中心带来好运  

在水仙门时代,除了印尼和马来西亚客商外,不少富商名流也经常前往选购,或由先施表行安排专人送货上门,诸如邦典置地郭良耿家族、印尼首富林绍良、总统苏卡诺太太、百货业巨子林道荣,以及柔佛老苏丹等都是豪客。郑务然至今印象最深刻的一单大生意是在他创业没多久,大慈善家李光前托人前来购买一只价值整万元的白金手表。

1972年,郑务然一口气买下半岛购物中心的两个店面,几年后他发现谐街一带的人流已日渐减少,于是他又动脑筋物色更好的地点。1978年,先施表行的业务发展进入另一个里程碑,郑务然抓住另一个机会,毅然把主要店面转移到乌节路,以50万元买下幸运商业中心的一间较大的店面。他说:“我们当时做了很好的决定,有人形容先施表行在幸运商业中心的店铺就像是个‘龙头’,占尽位置优势。”

幸运商业中心果然给先施表行带来好运。有些款式的手表在谐街“旺角”和半岛购物中心店内滞销,一拿到幸运商业中心的店铺,很快就能出售。接下来的10年,公司的发展可说是一帆风顺,已初具精表集团的规模,其中有几个显著的发展里程碑:一是郑务然的幼子廉威从加拿大学成归来,在1985年加入公司,把西方的现代营销经验,与父亲30多年的实战经验,逐步结合起来,使得公司的方方面面都焕然一新;二是先施表行经销的“王牌”产品,不再只是奥米茄名表,而是扩大到浪琴、雷蒙威、GP等牌子。

自80年代末,郑务然认定郑廉威为事业接班人之后,他很快就放手,让新一代有更大的自由发挥空间,他则慢慢退居第二线 。1993年,先施先在第二级股市挂牌,然后再升至第一级股市。2005年,先施表行庆祝成立50年,以及创办人郑务然的80大寿,郑老将持有的25%股权,作为礼物全部转送给郑廉威,这批5000万股股票,以每股0.82元的市场价计算,总值超过4000万元。

不过最令市场惊叹的是,先施表行在资本市场一来一往的三几次交易中套取的巨额利润。

2007年底,先施表行以5亿3000万元脱售给香港钟表制造与零售商宜进利(Peace Mark),并随后除牌退市。然而不到一年时间,宜进利宣布清盘,旗下业务纷纷出售,随后由郑廉威与渣打银行私人资本和全球最大奢侈品集团路威酩轩(LVMH)所持有的投资控股公司L Capital Sincere Cayman组成财团,以1亿1270万元的超低价再次入主先施表行,郑廉威持有财团26.3%股权。

2012年,以香港“融资大亨”、有“壳后”之称的朱李月华为首的财团,以2亿3200万元买下先施表行的股权,然后另收购先施表行的香港上市公司。至此,郑务然家族功成全面引退。

这一卖一买一卖,郑家套取的利润是数亿元,谱写了新加坡钟表业的传奇故事。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Landing Rotator Image: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