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内群岛上大展拳脚 ——印尼茶叶大买家蔡裕盛经营2亿元生意

PRP集团半年前推出Canbo品牌的瓶装柠檬口味的果汁,初期日产4000箱12支装果汁运销廖内群岛。(受访者提供)
去年底,PRP在丹绒槟榔闹市开设名为Isana Square的超市,是岛上最新启业的冷气现代化超市,蔡裕盛计划在一年内多开另外10间规模较小的超市。(受访者提供)

明眼看名商

许多富甲一方故事的启迪:即使是人生起点很低,白手致富往往不是梦,只要敢于冲破命运的束缚,有一天也有机会攀上财富的顶峰。早年在新加坡受教育成绩单满江红、回返民丹岛商场大展拳脚、一年做上2亿新元生意的蔡裕盛便是一例。

廖内群岛位于苏门答腊以东,在马六甲海峡的东南入口,隔着海峡与新加坡相望。由民丹(面积1075平方公里)等数百小岛组成,总面积约3835平方公里,人口估计数百万,其中与新加坡只有一个半小时船程的省会丹绒槟榔,人口最密集,达120万,蔡魏兴及蔡裕盛父子两代堪称是岛群商场的风云人物。

今年初,以86岁高龄往生的蔡魏兴祖籍潮州揭阳,年幼丧父,曾一度沦为街边讨吃的小乞丐,后由母亲背着他远渡怒海,来到民丹岛丹绒槟榔投靠姑姑。

蔡裕盛回忆说:初到异地,一穷二白,父亲和祖母命运坎坷无比。在丹绒槟榔上岸,暂住在姑姑之处,跟着就发生了一连串的莫名其妙的事,先是姑姑家里养的九头母猪无缘无故先后死掉;祖母千辛万苦找到一份坐月、照顾初生婴孩的工作,可是刚做满一个月,婴孩的父亲突然病逝,村里的人于是议论纷纷,把他的祖母当做克星、扫把星。

开杂货店争取到黑啤酒经销权

在无容人、立足之地,祖母万念俱灰,紧抱着父亲跳海自杀,所幸被人救起,安顿在无人敢进门的所谓‘鬼屋’,求死不逐的祖母和父亲只好相依为命,决定一切重来。

天无绝人之路,蔡魏兴以过人的毅力靠着打散工,先图个三餐温饱,有了些小积蓄就做点微利的小买卖,而在事业上跨出第一小步就是在丹绒槟榔开杂货店。

在物资奇缺、交通落后的年代,杂货店成了蔡家发迹的小小聚宝盆,而让聚宝盆大发异彩的是,蔡魏兴争取到英国世界著名洋酒集团帝亚吉欧(Diageo)健力士(GUINNESS)黑啤酒的民丹经销权,而黑啤酒业务在蔡裕资的长袖善舞之下,屡创佳绩。

来新完成中学教育

养育有六男四女的蔡魏兴,本身虽没受过什么正统教育,对子女的华文教育却是十分重视,老大蔡裕资、老二蔡裕顺及老三蔡裕盛先后被送新加坡求学,三兄弟就在机缘巧合之下寄住在榜鹅黄海庆父母之家。

黄海庆日后创办的丽都摩哆(Leco Auto)是新加坡车业的先驱之一,三兄弟尊称黄海庆为“四叔”,可说是在黄家玩大、长大。

蔡裕盛九岁来新,在培基小学插班,勉强在圣婴中学修完中四课程。

他笑言:我年少好玩气盛,是学校的问题学生,成绩单经常是满江红,唯一让老师和同学大跌眼镜的是,我的数学这一科却是年年考到A,算是红中的一点“黑”,不过这多少说明了我并不是太笨,脑筋不至于太差,只是朽木难雕罢了。

在民丹,蔡裕盛也算是来自小康之家,不过父亲却希望在降大任之前,先苦他心智、劳其筋骨。16岁一踏出校门,蔡裕盛就被安排在后港的一间金店当工匠。

他苦笑:“说来的确难令人相信,初当学徒时我在阴暗的厕所里足足蹲了三个月,每天十多个小时赤手用铜丝慢慢洗黑炭,这就是所谓的‘洗黑金’,当时拜师只求能学到一技之长、图个简单的三餐和住处,根本没有任何工资可言,第一年拿到40元的红包,第二年的红包就大了,有500大元。”

回丹绒槟榔开金店

除了手艺外,蔡裕盛从工作里学会了三“心”:用心、细心和耐心,他就带着这三“心”走上经商之道。

在金店当了两年的工匠,蔡裕盛回到丹绒槟榔,帮忙老爸开店卖金饰。由于印尼货币长期不稳,1978年印尼盾一贬就是三成,许多人纷纷弃“盾”买金保值,蔡家金店一时门庭若市。

在廖内群岛长期颇有盛名的蔡家杂货店,生意也做得十分火红,一大早就有外岛居民远来上门办货,蔡家兄弟凌晨三时半就得起身开店,泡好咖啡准备迎接第一批买客的到来。

上世纪80年代,蔡魏兴召开了一次重要家庭会议,开诚布公谈了十多天,全家大小也取得初步的共识,那就是业务要有另一个跃进,就必须紧随时代的转变,抢先部署跨越时代的业务策略。

蔡裕盛指出:当时的主要考虑之一就是国内和国外的经济大环境,印尼盾每隔一个时期就会贬值,导致进口货价格不断上涨,一涨价就会影响到销路,市场即告萎缩,而另一个隐忧是公司无法预知商品的代理权几时会被收回。

为人缝制嫁衣裳的日子令人兢兢战战,要一劳永逸解决这方面的问题,就是自己当家做主,自己生产、自己销售。

站稳印尼茶叶市场

蔡家兄弟突破经营传统行业,第一个制造业投资是于1980年设厂生产酱油,不过却是出师不利,没多久就因品质欠佳、滞销而停产。过后,公司虽从新加坡美芝路一带茶商引进调配技术,开始推出茶包,市场的反应却始终难令人鼓舞。

1983年,蔡裕盛决定不妨放胆试试,以PRP集团生产“喜鹊”( Prendjak)牌子的茶叶。生产之初市场销量有限,一个月也只开工五天。

铲平山坡扩建茶叶厂房

虽然开始时茶业生意平平淡淡,蔡裕盛却已为未来的发展做好准备。PRP厂房所在处的背后是个小山坡,要扩建就得先把山坡推平、铲平。问题是当时整个民丹岛的铲泥机只有区区的三几台,而且是政府购置的。

蔡裕盛灵机一动找上司机商量在夜深人静时借用铲泥机,安排从傍晚五时到凌晨5时的12个小时,由他“接班”开车一块块铲平山坡,天一亮再把铲泥机交回,然后就在工地打开帆布床抱头大睡,也就这样慢慢挖出事业的金矿,建立了自己的茶业品牌。

今日,在雅加达国际茶叶拍卖市场,蔡裕盛是印尼的五大买家之一。每天,在丹绒槟榔厂房生产需要的茶叶多达八九公吨,半自动化机器的三条生产线平均可生产六百多万包净重两克的小茶袋。

如以箱计算,就是每天生产、包装5000箱、每箱是50大包,大包则装有25小包。数量之多可说廖内群岛之最,在整个印尼市场也享有盛誉甚久。

蔡裕盛透露,茶袋的利润一般上是两成,需要以量取胜才能有利可图,而经过添加独特香料调配的茶叶是印尼人最爱的日常饮料。

长期以来,喜鹊牌茶袋的销售市场以廖内群岛为主,如要把市场扩大到印尼其他地区,就须投资购置更先进的新机器,一旦装置了意大利的机器,每分钟的小包茶袋产量可从120包增至400包,生产力就可由此大跃进,市场的占有率也会跟着显著提高。

蔡裕盛的茶厂的员工一度多达700名,随着生产力的提高,员工人数已减至三四百人,而先进机器开动后,员工编制可进一步简化,不过蔡裕盛却认为短期内应按兵不动。

他表示:“我们不能说裁员就裁员,企业也应分担社会责任,协助政府解决部分失业问题”。

寻找有发展潜能商机

丹绒槟榔是蔡裕盛的事业大本营、经营杂货店是起家的老本行。

去年底,PRP在丹绒槟榔闹市开设超市。名为Isana Square的两层冷气楼面,是市内最新启业的现代化超市,蔡裕盛的计划是准备在一年里在岛上另外开设10家较小型的超市,以发挥经济规模效益。

在商场上,PRP无孔不入、积极寻找各类有发展潜能的商机。在民丹岛上,PRP建有天然气添加站、码头,以及航运公司,并在峇淡投资建造Cammo工业园。工业园的规模虽小,却是集团朝向多元化的策略之一。

目前,PRP集团的一年营业额超过2亿新元,去年的增长尤其快,增长率达25%。接下来几年,世界经济虽然充满变数,蔡裕盛有信心集团仍可保持增长的势头,能赚钱的生意还是做不完,机会是给有准备的老板。

今年61岁的蔡裕盛自称开始退居第二线,部分时间在当教育事业方面的义工,两子一女陆续接班三角鼎立。大儿子(蔡成丰)和二儿子(蔡成倍)分别主管销售、超市业务,女儿(蔡佩珠)则负责管理工厂,事业有成的蔡裕盛希望子女能在他打造的商业疆土上奔驰、各自精彩。

生产原味瓶装果汁

俗语说做熟不做生,熟门熟路好赚钱。虽然经商难免遇到陷阱,但如果懂行的人,则“交学费”的可能会大大降低,因此创业者选择自己的行业时,一定要考虑自身的情况,万万不可冒冒失失,一头钻进去自己不熟悉的领域而不能自拔。

毕竟,选择选择熟悉的行业是赚钱的一个好开端,因为在最熟悉的领域才能铺下第一块金砖,蔡裕盛的成功是一例。

为了善用厂房空间,PRP集团另投资200万新元生产Canbo品牌瓶装果汁,半年前推出柠檬口味的果汁,每天生产4000箱12支装果汁运销廖内群岛。

蔡裕盛信心满满地说:“生产饮料是我早年的创业目标之一,也是PRP食品业务的延伸。我们的强项是推出的瓶装柠檬汁是原汁原味,柠檬主要是从土耳其直接进口,接下来我们还会促销黄梨酸柑口味的饮料。Canbo柠檬果汁的销售对象是年轻人和女性,打出‘我不会很酸、不过却很鲜甜’宣传口号。”

PRP产品的市场策略强调包装、价格及品质三大方面。

他指出,产品的包装一定要新颖突出、吸人眼球,如能使消费者一看到就想拿起来摸摸看,这是成功的第一步;消费者喜欢了就会看价格,然后就是产品的品质是否到位。

消费者的口味是不容易改变,新产品是否会广受消费者欢迎,就必须展开市场调查、不断做出调整,因此经销新产品的首半年多不赚钱,能不亏钱就不错了,厂商、经销商、零售商都要有打长期战的准备。”

蔡裕盛常自称是善用废物的环保主义者。以柠檬来说,他就用绞干的柠檬渣当肥料、柠檬皮调配为柠檬茶叶。

茶袋的利润一般上是两成,需要以量取胜才能有利可图,而经过添加独特香料调配的茶叶是印尼人最爱的日常饮料。喜鹊牌茶袋的销售市场以廖内群岛为主,如要把市场扩大到印尼其他地区,就须投资购置更先进的新机器,一旦装置了意大利的机器,每分钟的小包茶袋产量可从120包增至400包,生产力就可由此大跃进,市场的占有率也会跟着显著提高。

——蔡裕盛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廖内群岛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