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店管理公司 危机中寻发展良机

SME

中小企业

本专版每逢星期四刊登。欢迎商团提供资讯,请传真到63198125或电邮到zbcj@sph.com.sg

尽管这两年本地游客量停滞对酒店领域带来打击,但本地酒店管理公司5Footway Founders的业务却保持扩展与增长。

涂健强 报道

thorkk@sph.com.sg

市场不景气给企业带来严峻挑战,但只要拟定妥善策略,低迷的市场也可成为公司扩展的好时机。

本地酒店管理公司5Footway Founders创办人之一林文超受访时表示,尽管这两年本地游客量停滞对酒店领域带来打击,但该公司的业务却保持扩展与增长。

他说:“目前我们的业务仍在扩展中,在澳门有一家46张床的精品酒店预计在9月开幕,另外也有其他项目在进行,发展相当活跃。”

这家公司的发展轨迹可追溯到2011年,林文超和昔日同窗吴景鸿,在牛车水成立了75个床位的精品背包旅馆5footway.inn。

吴景鸿原来是一名建筑师,他在2011年结束建设局(BCA)奖学金的服务合约后,便联同林文超一起出来创业。他说:“那时候看到旅游业的前景挺不错,酒店业的经济很活跃。看到这个机会,便和文超讨论一起创业。”

而在大学主修金融和工程的林文超,在创业前则是一名海军军官,他自言在军队里学了很多管理知识,为他日后管理公司扎下了基础。背景迥异的两人凑在一块,所激发的火花更为闪亮。两人开始一起讨论发展策略,吴景鸿掌管与资产相关的事项如设计、包装和空间利用等;林文超则负责营运、人员和财务方面的相关工作。     他们形容,当初开创的第一家5footway.inn除了是两人的心血结晶,更是倾家荡产之作。

林文超说:“当时我们投资了40多万元,几乎是用尽了所有的积蓄,可说是倾家荡产投入创业。后来也花了好几个月的时间来物色合适的资产,以及进行前期的市场分析工作。”

吴景鸿则说:“我们的定位是新加坡第一家精品背包旅馆,那时其他背包旅馆一般是提供铁床,没有设计概念。而且,我们的卖点是有社群互动的空间,不仅提供床位和卫生设备,也尝试营造氛围让年轻人跟其他志同道合的陌生人接触交流,这是他们追求的旅行体验。”

从垃圾中发现旅客“秘密”

一般人对于背包旅馆的印象就是便宜的床位,高档精品背包旅馆概念无疑是颠覆当时的市场想法。5footway.inn刚推出市场时的床位,价格定在20元至35元之间,这在当时相对来得昂贵,而让两人进一步确定此策略可行的因素竟是来自于“旅客的垃圾”。

两人形容,创业初期他们凡事都得亲力亲为,包括打扫和清理垃圾,也因此从垃圾堆中发现了客户的“秘密”。

林文超说:“我们从垃圾桶的票根发现,许多住客在这期间买了Prada、LV、Gucci等名牌包,或去看了几百块钱一场的演唱会。也因此,我们了解到他们其实是有消费能力的,选择住背包旅馆只是为了体验,有些甚至在我们这里住好几天,而在最后一天跑去住金沙酒店,享受另一种体验。”

两人创立的精品背包旅馆,很快地在市场引起风潮,通过年轻住客在社交媒体的流传让该旅馆一直爆满,每逢假日和周末甚至得在两个月前预定。他们趁势而上,在五年内快速扩展,虽然近两年大环境的改变让本地酒店行业充满挑战,但并没停止该公司的扩展脚步。除了本地,他们也把业务扩展至外国市场,目前在日本、中国、香港、澳门和印度尼西亚等都有业务。

林文超说:“这两年来,新加坡的旅客人数没有增加,可是酒店供房却不断增加,于是我们便决定跨出新加坡,接一些外国酒店管理的项目和提供顾问形式的服务。”

吴景鸿说:“有时候,危机也存在机会。现在是巩固业务的好时机,我们一直都在寻找机会发展。新加坡市场在收缩,但我们通过收购模式继续扩展本地业务规模,再通过规模效应寻求盈利。”

在两人一步一脚印的努力下,这家公司如今在新加坡已拥有五家5footway.inn精品背包旅馆,以及一家负责经营的新品牌BUNC,在本地拥有、经营和管理约1000个床位,成为新加坡最大的背包旅馆公司。旗下业务涵盖廉价旅店、精品旅店、服务公寓和学生宿舍等,除了管理自身的旅馆,也为其他公司提供酒店经营和管理服务。

今年2月,该公司迎来另一个转折点,本地主板上市公司高峰环球(Top Global)决定注资入股5Footway Founders成为最大股东,并计划进一步推动该公司的发展。

高峰环球执行董事兼营运总监张世帼说:“我和他们两人认识已有好几年,关于入股的合作也已经聊了四年,我本身对于这领域的发展前景很乐观。现在很多廉价航空让旅游变得很容易,廉价航空和廉价酒店之间有着协同效应,我相信有很大的发展潜能。”

张世帼表示,目前集团旗下只有一个酒店和别墅项目,如果要重新发展廉价酒店会比较吃力,反观5footway.inn已经在多个国家拥有业务和酒店项目,双方的合作可以事半功倍。

她说:“这一项投资不仅是投资一项事业,更重要的是我对他们有信心,因为他们都很有干劲。我看到他们在顺境和逆境中处理问题的方式,我觉得人才是重点。”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