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交所故障所曝露的挑战

yuanwen@sph.com.sg

记得去年底专访新加坡交易所首席执行长罗文才时,提到了之前一次新交所的衍生品市场出现故障,我反馈说新交所只通过社交媒体通知市场,在发布重要信息时应该更及时和主动。

当时罗文才听了之后,非常关注地追问,如何可以做得更好。

上星期四,新交所股市中断超过五小时,是过去五次故障中为时最久的一次,但与一年多前因为供电系统出问题而导致市场中断相比的事故,这次新交所与市场的交流已大有改善,积极多了。

新交所当天上午11时38分正式暂停交易,下午两度发文告说明几点可恢复交易,虽然最后等到隔天才开市,但相比下,为市场提供更多的更新信息。

星期五上午,新交所召开电话记者会,由罗文才亲自主持。虽然他并未给记者提供更多的信息,基本上是把当天早上发出的文告内容重新交代一遍,不过他在电话会议上道歉,并表示对恢复交易所花的时间不满意,必须做得更好。相比之下,2014年市场中断后,时任首席执行长的博可(Magnus Bocker)并未出席记者会。由此可见,罗文才对于和市场以及媒体的沟通,似乎下了更多功夫。

媒体总是希望能得到更多和更有实质内容的信息,而不是听总裁和高管把之前已经公布的文告再读一遍。因此建议,新交所应该向媒体公开更多信息,或者是等到有更详细的信息再召开记者会。

不过,再及时的沟通和交流,也无法掩盖新交所两年内出现五次故障的事实。有市场人士指出,技术性故障每个公司都会遇到,新交所也不例外。去年软件升级出现问题,导致纽约证券交易所出现近四小时的交易中断。

但两年内发生五次故障,应该不能算是个别现象了。有市场人士猜测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可能会给予惩罚。金管局上周五说,非常严肃看待市场中断一事,要求新交所寻根究底,提呈一份详细的调查报告。

这一次,身边的普通散户和股票经纪的反应似乎不如上一次那么大。上一次也许因为市场对新交所不满积怨颇深,网上出现了要求博可引咎辞职的请愿。

有散户说,反正也没有什么行情,并没多大影响。一名股票经纪说,其实现在本地市场的交易量比以前少了,所以股市虽然中断五个多小时,但影响其实不太大。

乍听之下,新交所好像可以松一口气。的确,如果在英国脱离欧盟公投当日发生市场中断,损失就不知有多大了。

本地市场乏人问津?

再往深一层想,这其实指向了新交所面对的更大挑战,如果股市中断超过五个小时都没多大影响,岂不是说明本地市场乏人问津?

新交所面对的更紧迫挑战,是如何推动交易量,以及吸引更多高质量公司来本地挂牌。

根据新交所2015财年的年报,这一财年的证券日均交易价值下跌4%至11亿元,证券业务的营收减少8%至2亿2690万元。

与五年前相比,在2010财年,新交所的证券日均交易价值为15亿元,证券业务取得2亿9600万元的营收。

今年来,新交所的首次公开售股(IPO)市场表现超出去年,已经有两个大型房地产投资信托(REIT)在主板挂牌,并吸引一家公司第二上市,凯利板则已经迎来了七只新股,接下来还有好几家公司将陆续挂牌。但是除了REIT,本地近年来吸引的大型IPO屈指可数。

与不少银行的全球投资专家谈到新加坡市场时,他们基本上把本地股市当做股息收益型投资市场,看好的往往就只是几只银行股、REIT和个别房地产股。

要吸引知名公司来IPO,市场的参与度必须提升,例如吸引国际大型基金进驻,举行更多投资者讲座,提供更多市场报告,吸引散户的交易兴趣。近两年来,本地一些证券行因为交易量低而业务缩水,不少分析师转换跑道,每天收到的分析报告越来越少,无怪乎散户们没有交易的动力。

所以,比起解决技术故障问题,如何发展整个证券市场,是新交所更艰巨也是更重要的任务。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