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酿酒举杯“饮胜”

去年,泰国酿酒的“象牌啤酒”重新包装,在泰国市场的占有率从三成提高到四成。今年首六个月股价劲扬超过32%。接下来,泰国酿酒还有什么新招?盈利要靠什么推动?目前的股价也已冲破多名分析师的目标价,还有多少增长空间?

企业透视

泰国酿酒(Thai Beverage)股价的表现标青,在今年首六个月劲扬超过32%。进入下半年,它的增长势头仍没有减弱,本月8日一度飚升至0.975元,直逼1元大关。

去年,集团的招牌品牌“象牌啤酒”(Chang Beer)重新包装,新推出的象牌经典啤酒(Chang Classic Beer)酒精成分从6%减至5.5%,口味和形象更贴近年轻人。

这一招相当管用,泰国酿酒啤酒在泰国市场的占有率从三成提高到四成,抢占对手Leo啤酒原占51%的领先地位。

接下来,泰国酿酒还有什么新招?它在泰国还能争取到多少市场份额?接下来的盈利要靠什么推动?目前的股价也已冲破多名分析师的目标价,还有多少增长空间?

政治经济变化

负面影响短暂

在营收年比增加21%的推动下,泰国酿酒今年第一季盈利取得30%年比增长至85亿6000万泰铢(约3亿3000万新元),创下2006年以来最高的核心净利。

今年上半年,泰国酿酒是表现最亮眼的新加坡海峡时报指数成分股,总回报率高达35%,远远超越其他29只成份股的表现。

星展集团研究分析师沈利勤认为,集团的啤酒业务会继续增长,虽然速度可能不会像去年刚推出新包装时那么快。

华侨投资证券分析师符爱琴也看好泰国酿酒的啤酒业务前景,烈酒业务增长空间则有限。根据欧睿信息资讯(Euromonitor)资料,泰国酿酒的烈酒产品销量占当地市场82%。她认为,当地的烈酒行业已相当成熟,所以预料这个部分的营收增长只有约1%。

KGI Fraser证券交易策略师张元福认为,泰国酿酒的基本面很强,而且有当地市场的支撑。

今年第一季超95%营收来自泰国,有投资者担心“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泰国政治和经济局势会左右盈利表现。

关于政局动荡和暴力冲突,泰国酿酒总裁兼首席执行长苏华荣(Thapana Sirivadhanabhakdi))曾回应媒体说,旅客可能被吓跑,对于泰国人来说,泰国没有多大改变。

沈利勤认为,近年泰国经济放缓,消费情绪低迷可能会造成短期的影响;但根据过去的表现,泰国酿酒旗下产品的“抗压性”相当高,长远来说买 气会复苏。

张元福也把泰国酿酒的产品视为“耐用品”,让为它们经得起挑战。不过,有一个存在的风险是,人民币增长放缓,对东南亚货币(包括泰铢)有相当冲击。因此,当泰铢兑换成新元时,汇率上可能比较不利。

并购与整合或助盈利增长

泰国酿酒在2014年提出“走出去”的目标,希望2020年时有超过一半营业额来自泰国以外的国际市场;同时,非酒类饮料将占集团总营业额一半以上。今年第一季,非酒类饮料只占总营业额不到11%。

距离2020年只有四年,两大目标看似还有一大段路要努力。

泰国富商苏旭明(Charoen Sirivadhanabhakdi),即苏华荣的父亲,旗下TCC Assets和泰国酿酒在2013年收购竞争者星狮集团(Fraser and Neave),可助集团一臂之力。

苏荣华接受媒体访问时就说,星狮集团的销售网络可提高象牌啤酒在新加坡的销量,而且新加坡是全球主要门户之一。

另一个潜在动力是并购,无论是直接或间接的收购。

目前,泰国酿酒持星狮集团约29%股权。符爱琴说,星狮集团应有约7亿元可用作并购。越南是一个潜在市场,西贡啤酒酒精饮料公司已获准脱售51%股权,牛奶公司Vinamilk也解除外国公司持权顶限(星狮集团已持11%股权)。

Reigare资本市场5月的一份报告提出,苏旭明可能会把泰国和新加坡的饮料业务重新洗牌,包括把星狮集团和味集团(Oishi Group Plc)归入泰国酿酒。

符爱琴指出,虽然泰国酿酒的管理层曾表达对本区域并购机会感兴趣,但至今未有任何明确发展,因此目前估值不把这个因素考虑在内。

考虑到泰国酿酒的股价已上扬到相当水平,符爱琴把评级下调至“持守”,但仍看好这只股的长期增长和并购潜能。因此,她把未来12个月的合理价从0.83元调高到0.89元,并建议长期投资者在0.85元或更低价位时考虑增持。

张元福说:“苏氏家族采取多元化策略,重组或并购也不无可能。股价还有没有增长空间,第二季业绩报告出炉时会给予更明确方向。”

泰国酿酒预计在8月中公布第二季业绩。

从国内走向国外、从酒精转向非酒精,是挑战也是动力。“饮胜”(Yum Seng)干完这一杯,别急着曲终人散,后头可能还有好戏。

Reigare资本市场5月的一份报告提出,苏旭明可能会把泰国和新加坡的饮料业务重新洗牌,包括把星狮集团和味集团归入泰国酿酒。

热词 :

泰国酿酒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