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基金资产负债估值 本区域新港专才信心最低

现代人寿命越来越长,亚太地区的退休基金专才对基金资产负债估值的信心不断削弱,其中新加坡和香港是区域信心度最低的。

金融服务公司道富(State Street)向400名专业人士展开的一项调查指出这点。

另一方面,由于退休基金纷纷提高对另类资产的投资,退休基金专才也更难以准确估计基金投资组合的价值。

调查发现,全球只有21%的受访者对其资产和负债估值的准确性非常有信心,亚太地区的退休基金人士则仅13%表示非常有信心。

人类寿命的延长,令许多退休和养老基金管理人对长寿带来的投资风险感到担忧,使他们在基金投资管理时,往往会优先考虑长寿带来的风险,特别是衡量负债数额方面。

由于亚太区发达市场的寿命相当长,29%的亚太受访者表示,应对长寿带来的风险是他们的首要任务,高于全球的26%。

同时,在低利率的环境中,退休基金采取更加复杂的投资策略,通过更复杂和流动性低的另类资产追求收益率,例如对冲基金、房地产、私募基金、基础设施和直接贷款,这使得基金经理更难评估投资组合的真实价值。

亚太地区超过半数的受访者认为,有效地调整资产和负债是相当大的挑战。

其中,新加坡作为全球最长寿的国家之一,国人平均寿命达83.1岁,造成新加坡退休基金管理人对于有效平衡资产和负债的信心指数相对地低,只达65%,较全球平均的76%低了11个百分点。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