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人士:虽可能拿回更多钱 司法管理扭转局势希望不大

Swiber撤销清盘●后续

受访人士指出,公司接受司法管理时,往往已到了非常迟的阶段,因此投资者也许得寄望于公司被反向收购。

石油服务公司Swiber控股撤销清盘申请,转而计划接受司法管理,为投资者带来一丝希望。不过市场人士指出,在本地通过司法管理成功扭转业务的例子非常少见,投资者也许得寄望于公司被反向收购。

Swiber控股上周五深夜宣布有意接受司法管理,有投资者认为比起清盘,这较可能会多拿回些钱,更有人期望公司能扭转困境。

新加坡证券投资者协会(SIAS)会长大卫·杰乐(David Gerald)说:“这是个更好的决定,公司有可能注入新业务或进行反向收购。这为股东带来希望。”

吉布森律师事务所(Gibson,Dunn & Crutcher)合伙人李德龙受访时说,对所有人来说,清盘的影响更糟糕,这意味着公司没有任何继续业务的希望,而无抵押债权人(unsecured creditor)几乎无望收回债务的全额价值。

奕丰集团(iFAST Corp)债券及投资组合管理助理总监林伟德受访时说,清盘意味着公司会贱卖(fire sale)资产,债权人可能会更早获得付款,但无抵押债权人不太可能拿到多少钱。

司法管理则允许公司有一段时间来重组业务和债务,部分业务可照常经营,公司也会获得债务延期偿付令(moratorium),以帮助公司“康复”。

摩根路易斯—腾福(Morgan Lewis Stamford LLC)合伙人叶勇强和雷安智指出,司法管理的一个好处是上市公司可以出售上市地位或通过反向收购,注入新业务和资产,从而为债权人提供更多价值。上市公司若清盘,往往无法转让上市地位或被反向收购。

不过李德龙指出,司法管理的机制从1987年推出以来的纪录不佳,很少有公司在接受司法管理后能成功重组,恢复正常运作,这背后有多个原因。

他认为,这可能是因为“公司接受司法管理时往往已经到了非常迟的阶段,公司的财务、业务和资产已恶化到没有什么重生希望的程度”。

叶勇强和雷安智指出,法庭会委任司法管理人取代管理层来管理公司,而前者往往不熟悉公司的业务,对公司带来冲击。

林伟德指出,Swiber事件冲击其他业者,这意味着面对困难的公司要提早行动防止公司面对资金流动问题,并及早做出再融资安排。他注意到有更多石油与天然气业者作出更多披露,预计接下来更多公司会尽早披露他们的重组计划和业务信息,也趁早与债权人沟通。

Swiber无法支付票息

2018年到期债券违约

Swiber控股昨天宣布,于2018年到期的1亿5000万元债券违约,无法支付定于今天(2日)支付的票息。

另一方面,Swiber控股子公司、离岸支援船舶供应商Vallianz昨天提供更多业务信息,以安抚人心惶惶的投资者。集团说,Swiber的情况对集团业务影响属于“可控制范围”,集团对Swiber的依赖已有所减少,在2015财年,集团来自Swiber控股的营收占了34.6%,到了2016财年第一季已减至20%。Swiber是Vallianz最大股东,持有该公司25.15%股权。

Vallianz昨天起9.1%至2.4分,是全场最活跃交易股。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