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公司私有化中求存

  • 市场拾遗

淡马锡如何使用这笔资金,进行资本循环?一家证劵行猜测,淡马锡可能为胜科海事私有化做准备。目前,淡马锡通过胜科工业,持有胜科海事61%的股权。淡马锡也分别持有胜科工业及吉宝企业49%及20%股权。

多年来,市场人士猜测,淡马锡最终将会重组旗下海事公司的股权结构。这一两年来,海事业进入严酷且漫长的寒冬,相关的传言再度兴起。两个月前,淡马锡脱售了海皇轮船的所有股权。上个月,淡马锡献议全面收购SMRT,更引发市场人士的联想。

然而,胜科工业和吉宝企业在2001年下半年商讨船厂合并计划告吹后,似乎再也没有就这件事进行正式的接触。另一方面,对淡马锡而言,资本循环的渠道很多;单仅全面收购SMRT, 淡马锡就得斥资12亿元,远超过它从新电信交易套取的现金。

尽管如此,淡马锡重组及私有化旗下公司的传言,将继续牵动本地股市。毕竟,淡马锡直接及间接持有多家蓝筹股的控制权。淡马锡的企业动作,将影响许多股民。

市场人士对公司兼并及私有化的猜测,乐此不疲,原因是这些企业动作能为股民提供赚钱的机会。收购者在股市进行全面收购时,收购价要高过当时的股价,收购才有可能完成。一般上,收购价会比收购前夕的股价,高出两三成。因此,投资者若在收购消息宣布前夕买进相关的股票,在收购消息宣布后卖出,都有斩获。

例如,建筑及房地产发展商森联控股的大股东,两个星期前献议以每股1.08元,进行全面收购及私有化。这个收购价比消息宣布前夕的最后闭市价高15%,而比过去六个月的平均股价则高出27%。据公司文告,收购价是该公司上市以来的最高价。因此,现有的股东都获利。

然而,在收购案例中吃闷亏的投资者,也不乏其人。淡马锡全面收购SMRT,引起一些小股民的不满,便是一例。

淡马锡以每股1.68元献议全面收购SMRT,并准备将它从股市中除牌。虽然这个收购价比消息宣布前夕的最后闭市价1.545元高出约9%,也比52周以来的最低价1.12元高出50%,但你若在2010年买进SMRT,持守至今,那就要吃大亏了。

在2010年,SMRT最低闭市价是1.86元,而最高则达2.33元。即使是去年2月,SMRT的股价也达1.80元,还是比收购价高。

虽然分析员普遍认为,以SMRT目前的估值及未来的前景来看,淡马锡的收购价是合理的,但那些在高位买进SMRT股票的投资者,显然认为收购价过低。对于一般的投资者而言,收购价是否“合理”,取决于他们是否赚钱或是亏钱。如果是亏钱,他们宁愿长期持守,以期待柳暗花明的美景出现。

但现实是,这个决定权往往不在小投资者手上。收购者通过协议安排的方式获得75%的股权支持,或是通过全面收购的方式获得90%的股权,便可进行强制收购。那些在高价位买进股票的投资者,最终也只好接受收购献议,少输当赢。

趁低价将公司私有化

在市场低迷的大环境下,相信会有更多大股东趁低价将公司私有化,特别是那些资产受低估的公司。对于小投资者而言,若能在收购消息宣布前夕买进这些股票,并在收购消息宣布后套利,是绝佳的情景。然而,这种机会可遇不可求。

退而求其次,在高位买进股票的投资者,如果感觉到这些公司可能会除牌,或许应趁目前股市低迷的时候,以较低的价格补仓,将平均成本拉低。那么,即使无法从收购中获利,也至少可减低亏损。

当然,在补仓时,投资者应选择那些基本面较强的公司,毕竟这些公司才能受到潜在收购者的青睐。对于那些债务高而又有倒闭风险的公司,投资者还是避开为妙。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