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理买卖转售组屋 人数六年来大增

为了售卖位于金文泰6道的公寓式组屋,45岁的财务经理佘佩玲与丈夫去年委托了数名房地产经纪,但几个月下来都找不到合适的买家。他们后来决定自行处理交易,通过房地产网站等平台登广告,最终在今年2月敲定买家。

他们以80多万元成功转售组屋。若委托房地产经纪代理交易,以市面上一般的2%佣金计算,他们得支付至少1万6000元的中介费。

目前住在蔡厝港的佘佩玲说:“找房地产经纪,反应都不太理想,后来我们决定尝试自己卖,也可以从中省下一笔中介费。自理交易的程序也没有原先想象的那么困难,网上有很多资料,我们也向当房地产经纪的朋友请教。”

随着有关房地产交易信息越来越普及,近年来更多国人像佘佩玲一样,自行处理买卖房地产交易,不再假手于经纪。

建屋发展局提供给《联合早报》的数据显示,过去六年来自行包办转售组屋交易的买卖双方人数增加,从2010年的7300人增至去年的9200人。

他们占交易总人数的比率也增加超过一倍。2010年仅有11%的买家和卖家自理交易,但在过去三年里,这个比率都维持在25%左右。

更多管道认识房屋买卖程序

房地产买卖信息更透明普及,使国人有更多管道认识交易程序,从而减少对经纪的依赖。建屋局和多个房地产网站都提供相关资料,建屋局也定期举行华英语讲座,帮助公众了解相关政策与注意事项。

房地产代理理事会5月公布的调查显示,60%受访者未来买卖或租赁房地产时打算委托经纪,比2012年少六个百分点;年龄层较低的受访者,更倾向自理交易。

近年来,本地陆续出现SnappyHouse、DirectHome和OhMyHome等数码平台,帮助买卖双方和房东与租户直接进行配对。

经营Anthill Realtors房地产咨询公司的姐妹黄婉斯(33岁)和黄婉球(30岁)今年5月推出专门帮助国人买卖组屋的OhMyHome应用(app),至今已吸引580多名屋主透过该平台征寻买家和租户,成交和进行中的交易约有36项。

黄婉斯说:“很多人在买卖房地产时都遇到问题,所以我们希望利用科技帮助他们。由于组屋有五年的最低居住年限,相关转售交易资料不如私宅丰富,所以我们决定专攻转售组屋市场。”

自助交易平台有的征收一笔佣金,有的提供收费服务,但整体费用仍低于房地产经纪中介费。在委托经纪的情况下,卖家一般支付相等于成交价2%的佣金,有经纪的买家则付1%佣金。

业内人士:房地产经纪仍难以完全取代

博纳产业首席执行长林永富估计,如今已有过半数买家自理交易,但卖家变动不大,因为售屋程序较复杂,卖家得推销房子、议价和处理转售公文等,因此许多人仍委托房地产经纪代理。

虽然颠覆性科技兴起,但林永富认为,房地产经纪仍有难以取代的优势,这包括庞大的联络网,可快速帮买卖双方配对;议价时“比较有技巧”;经纪看的单位多,更有能力为客户比较选项。

“房地产经纪的角色也在改变。他们不再是单纯的推销员,而必须兼备财务管理和分析市场走势的能力,因为买卖双方都会提出很多问题,例如现在是不是进场的时机。经纪必须在促成交易的同时,为客户提供分析和建议。”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