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打新加坡总裁徐仲薇: 乐观努力面对银行界逆风

徐仲薇坦言,银行界整体面对的逆风不小。她说:“我们仍很乐观,但情况不会像以前般容易。我们必须更加努力、更加有竞争力、更加灵活,动作也要更快。我们也必须认真挑选真正想做的、真正能取胜的业务。不是所有业务都在涨潮期,有些会涨得更高点。”

 

总裁会客室

徐仲薇这个名字,在许多人的回忆里,还有着一定的分量。这名上世纪80年代至90年代初在台湾颇有名气的前歌手,如今是渣打银行(Standard Chartered)新加坡总裁,是本地少见的银行界女掌舵人。

上任不到一年,徐仲薇与渣打银行已经历了不少挑战。最为外人所知的,要属今年7月初发生的荷兰村渣打银行抢劫案。近六年来,本地未曾发生过银行抢劫案,因此这起案件格外轰动。

荷兰村银行抢劫案感受

徐仲薇接受《联合早报》专访时,首次透露她在劫案发生第一刻的感受。她说:“我脑海里闪过的第一个念头是,职员安不安全、客户安不安全,他们是我首要的考量。”

尽管银行抢劫案在本地很罕见,徐仲薇透露,渣打银行其实每月都进行训练和演习,她对荷兰村渣打银行分行职员的临危不乱感到自豪。她说:“我们会继续重点关注分行的保安,确保我们适当地应对这类事故。”

当然,这起抢劫案并非徐仲薇上任以来的最大挑战。

近期,本地银行界似乎迎来了“多事之秋”。包括星展集团、渣打银行在内的三家银行,因涉及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1MDB,简称一马公司)相关资金流动交易,在反洗黑钱工作上有疏漏,被新加坡金融管理局点名批评。此外,一些石油与天然气业者的债务和违约问题,也曝露了本地银行的曝险以及银行分销高风险债券时收取回扣的现象。

徐仲薇坦言,银行界整体面对的逆风不小。监管标准加强、经济增长放缓和整体利率走低等等因素,都影响银行的增长和收益。

徐仲薇说:“我们仍很乐观,但情况不会像以前般容易。我们必须更加努力、更加有竞争力、更加灵活,动作也要更快。我们也必须认真挑选真正想做的、真正能取胜的业务。不是所有业务都在涨潮期,有些会涨得更高点。”

去年初,渣打银行退出机构现金证券、证券研究和股本市场业务。到了去年10月,即徐仲薇上任期间,渣打银行更宣布逐步退出股票衍生品与可转换债券业务。

这些消息,无疑对渣打内部的士气有一定影响。徐仲薇上任后,除了致力增长业务,也致力于稳定人心,花时间倾听职员的心声,致力于为渣打7000多名本地员工提供理想的环境、培训和机会。

她说:“士气当时并不是真的很低,但坦白说,职员感到担心。这也是为什么与职员对话极为重要。我们会跟他们说,你必须去适应。今天的工作,明天不一定存在,不断提升技能是己任。当工作过时或被科技取代时,你才能快速地适应,并胜任新工作。”

徐仲薇的这种以人为本管理风格,是受到一名前上司的启发。在金融界闯荡近26年,徐仲薇曾为一名女上司工作十年,从一名个人贡献者,蜕变为团队贡献者,最后在上司退休时,接过她的棒子。

从这名前上司身上,徐仲薇学到支持、培养、挑战以及激励下属所带来的力量。此外,徐仲薇也学到做老板的也须圈起袖子干实活,因为“你无法从3万英尺高空中展开管理,而是要踏踏实实地在细节上花精力。”

徐仲薇笑说,有时下属会告诉她,有些事难以办到,但了解业务的她,清楚知道哪些事情能办到。客户寄给渣打的大大小小投诉,她也会亲自过目,以了解客户的需求,并为下属树立榜样。

致力使渣打成为最佳雇主

在徐仲薇的带领下,渣打新加坡分行过去一年已做出小成绩。上半年,本地业务基础盈利上升8%、营业费减少10%、贷款减值则缩小35%。此外,贵宾新客户增长34%、私人银行新客户增长130多人、银行卡新业务增长12%。

接下来,徐仲薇将继续加强本地业务的零售银行和商业银行部分。渣打今年已拨款4000万美元(约5500万新元),用于改善本地的客户服务。她说:“我们将继续将新加坡打造为私人和企业银行业务的枢纽,并致力成为最佳的雇主。”

如何兼顾事业和家庭?

徐仲薇在台湾出生、9岁移民加拿大,22年前嫁作狮城媳妇,从此以新加坡为家。

1980年代,她在加拿大温哥华的英属哥伦比亚大学(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上大学期间,修读较冷门的微生物学和免疫学。

一到寒暑假,她就回台湾录制专辑、发片及宣传,知名曲包括“Always True”和《是不是我对你太好》等,是当时流行歌坛里少有的中英文双栖歌手。

有一年,她录制英文唱片时,结识了本地知名音乐制作人林智强。两人越合作就越投契,最后双双坠入爱河后来结婚。婚后,她淡出歌坛,工作重心转向银行界,并生育了两名儿子。大儿子现在念中二,小的则上小四。

女强人如何兼顾事业和家庭,是长青的课题,徐仲薇又是如何应付?她笑说,儿子生来就有一个忙碌的妈妈,但他们都是快乐的孩子。由于亲人都在加拿大,徐仲薇家里很多事,靠丈夫和帮工分担。

徐仲薇称后者为帮工(helper),不称女佣。经多年的相处,她早视对方为家里的一分子。她说:“我觉得很多女性苦苦挣扎,可能是她们想样样自己来,可结果是样样都做不好。讲到孩子,那些做母亲的非得自己做的事,我会做。别人也能做好的事,我就会委派。委派工作的力量,不只在家里行得通,在工作上也行得通。你不得不学会放下。”

经营母子情无法假手于人

当然,经营母子情无法假手于人,有些事徐仲薇仍亲自出马。到了周末,徐仲薇会督促儿子们的功课;大儿子有篮球训练时,徐仲薇每次都坚持载他去球场。

她说:“14岁的男孩,不喜欢开口说话。载他的时候,也是我们相处的时间,我发问,他讲话,聊聊球赛。他不喜欢我去观赛,但我会躲到一边,看他打球。”

尽管学业成绩相当重要,徐仲薇灌输给儿子的一个价值观是:行行出状元,做真正热爱做的事,并且做到最好。作为两名音乐人的孩子,他们已展现出艺术细胞,大儿子尤其热爱摄影,徐仲薇就陪他一起去上摄影课。

那么,徐仲薇是否怀念歌唱生涯?她想了想,答说:“我想念唱歌,但唱歌只是表达自己的一种方式,当然我很享受那个过程。对我来说,更精彩的事,一向是不断展开新尝试。”

如今,出任渣打银行新加坡总裁,是徐仲薇最新的新尝试。

她说:“我负责的一直是零售银行、私人银行、财富管理等业务,从没担任过总裁、总务或治理的职务。所以,当我接到这个职务时,就对自己说‘好叻’。我想,这就是驱动我的动力、驱动我当年到台湾当歌手的动力。”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