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高科技起步公司要抓准市场时机

SME专版

中小企业

新加坡起步公司近年发展迅速。根据美国商业数据公司Compass去年的报告显示,新加坡起步公司生态环境位居全球第10,亚太第一,设在本地的科技起步公司介于2400至3600家,当中有不少是由年轻人所创。

《联合早报》访问了四名在各领域闯出成绩的年轻起步公司老板。

这些充满创业精神和创意的年轻人,有着良好学历,一些还曾在跨国公司工作,他们勇于冒险和尝试。更重要的是,他们所开创的新科技和业务模式,也改变现有的行业模式,形成一股颠覆性力量。

一起看看他们是如何从小小起步公司开始,开创未来的大事业。

小起步

大事业

他15岁从中国江苏到新加坡求学,凭着自身努力,考获新加坡国立大学电脑科学系一等荣誉学士学位。之后,他到美国斯坦福大学深造。毕业后,他加入国际顶尖咨询公司麦肯锡,获得了许多大学生梦寐以求的高薪工作。

但他最终却选择放弃这稳定的高薪工作,转而加入起步公司,投入到电子商务行列,先后加入了Zalora和Lazada公司担任区域董事经理。如今,他则是Garena旗下移动社交购物平台“虾皮”(Shopee)的总裁。

跟冯陟旻(33岁)谈起他加入起步公司的过程,他表示,部分是性格使然,部分又是跟他的成长经历与环境有关。

他说:“有人说,好奇心是文明的最大推动力。我是个喜欢和愿意去尝试新事物的人,当我碰上一些未知,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的事,那就是我的推动力。”另外,他的新移民背景,也迫使他去尝试做一些与众不同的东西。

早在斯坦福大学就读时,冯陟旻(zhìmín)就跟朋友合创起步公司。在Zalora和Lazada公司工作时期,他也参与开发多个网购平台。当中,他经历过一些失败,导致公司和网站关闭。

冯陟旻笑说,对参与高科技起步公司者,失败是常有的事,而且失败往往不只是因为个人能力因素,更涉及了市场天时和地利等。

他举例说,自己最早设立的起步公司,主要是开发语音识别软件并将它市场化。“当时,我们可说是语音识别方面的先行者,比苹果手机的Siri还早了几年。”

但鉴于当时市场条件不成熟,他开发的软件无法像现在手机这样能通过高速网络连接伺服器的资料,使到软件功能受限,结果他的公司仅设立半年就关门大吉。

冯陟旻说:“设立起步公司,重要的并不是你所拥有的技术,而是你做出的判断。很多人所掌握的大趋势都是对的,但要怎么去抵达目的地,还有你选择的市场时间点,这才是关键所在。”

电子商务

提高零售业整体发展

冯陟旻曾在Zalora和Lazada工作三年多,见证本地电子商务的崛起。约两年前,他加入Garena公司,并在去年推出了移动社交购物平台“虾皮”。

相比起传统拍卖和电子商务网站太复杂的上架程序,虾皮平台强调以更方便的步骤,让用户只要通过手机,就能完成让产品上架,引领大家迈向全民卖家的时代。

冯陟旻指出,电子商务趋势从早期透过互联网网站卖东西,正逐步趋向手机等移动设备。电子采购方式也从“网上购物中心”,转变成如市集般的购物体验。

“虾皮”应用的整体设计符合了社交平台用户习惯,例如卖家准备拍照上传商品照片时,就参照Instagram设计了丰富的滤镜,让卖家可以挑选最适合的风格展示商品,同时还能分享到面簿或其它社交平台上。

该应用也加入了即时交流功能,买方如果对货品不放心,能先用交流功能与商品主人確认。

根据PayPal一项调查显示,新加坡过去三年的网购买家约270万人,每人一年平均花费1861美元。冯陟旻表示,当中近八成交易是来自移动设备,体现出了紧接下来的电子商务趋势。

电子商务成长浪潮惊人,对实体零售商形成巨大冲击,很多零售商也因而视电子商务为洪水猛兽。

但冯陟旻表示,电子商务基本上是为消费者或商家提供多一个购物渠道。零售基本上还是商家的专长,包括怎么为物品定价,怎么建立与顾客与品牌的忠诚度等。

“事实上,电子商务提高了零售业整体销售额,对零售业发展具有帮助。”

随着电子商务趋势的发展,冯陟旻认为,实体零售业者应重新布局销售策略,包括考虑打造全通路(omni-channel)零售渠道,还是针对客人需求提供更客制化专人服务。

不过他也提醒说,并非每个零售业者都要采用电子商务。“比如卖钻石或高级轿车的零售商,他们的产品将不会以网购方式售出的,所以也无需设置电子商务平台。"

探讨如何激发创业精神构建蓬勃创业文化

谈到本地起步环境的发展,冯陟旻认为,本地起步环境比之前几年更为蓬勃。这一来是有赖于政府的大力推广,营造有利环境让创业者发挥创意。二来,本地人教育程度普遍提高,对生活或事业的期许也因而提高了。最重要的是,时代变革步伐正迈向颠覆性科技,这一趋势为大家带来更多创业机会。

至于新加坡起步环境的不足之处,冯陟旻表示,除了市场太小和技术人才不足外,新加坡还缺乏如谷歌或面簿等庞大成功企业,带动本地起步环境。

他也指出,新加坡社会稳固,或许也导致人们少了创业的冲劲。

他说:“新加坡是移民社会,创业精神是肯定存在的,问题是我们要怎么激发这种创业精神,进而构成蓬勃创业文化。”

四之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