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坊:新加坡办公空间价格全球排第五

莱坊(Knight Frank)最新报告显示,新加坡是办公空间最昂贵城市之一,全球排名第五,超越纽约和悉尼等其他主要城市。

根据莱坊的“全球城市”(Global Cities)报告,1亿美元只能在新加坡购买到5万零124平方英尺的办公空间。相比之下,同样的1亿美元,却能在纽约市买到5万3763平方英尺的办公空间,面积比新加坡多出了7%。

若在吉隆坡,同样价格更能买到39万2758平方英尺的办公空间,面积比新加坡多出七倍左右。

莱坊房地产投资与资金市场部执行董事兼主管罗凯杰表示,新加坡办公空间资产价值走高,与近期几笔大宗办公楼交易有关,包括亚洲广场第一大厦(Asia Square Tower 1)和海峡商行大厦(Straits Trading Building)等。

位于滨海湾金融区的亚洲广场第一大厦,几个月前以24亿5000万美元(约34亿新元)卖给主权财富基金卡塔尔投资局,创下亚太区独栋大楼交易额新高。

前个月,印度尼西亚大亨翁俊民也以5亿6000万元,向房地产公司Sun Venture收购海峡商行大厦,成交尺价为3520元,创下本地办公楼历年最高成交尺价。

罗凯杰说:“外国投资者作出的大手笔办公楼交易,显示新加坡办公楼资产的吸引力,以及投资者对新加坡长期稳定的信心。”

他还指出,投资者重视办公楼资产的长期保值和增值,而这也成了新加坡办公楼的主要卖点。

莱坊的全球城市报告,主要探讨31个城市的办公楼市场表现,其中12个在亚太区。

报告显示,全球办公空间最昂贵的城市是香港,1亿美元能买到的办公空间为1万3966平方英尺,比新加坡办公空间小了三分之二。

排在香港之后的则是东京、巴黎和伦敦。

租金表现亚太区最差

新加坡办公楼资产价值虽高,它的租金表现却是亚太区最差。

莱坊报告指出,新加坡下来三年多的办公楼租金预料下跌14%,在31个城市中排名倒数第二,仅比哥伦比亚的波哥大(Bogota)好一些。

报告表示,新加坡办公楼租金预计下行,主要是因为新办公空间供应量多,导致市场出现供大于求局面。

莱坊咨询与研究部主管陈姳潓也说:“新加坡办公楼市场继续受到经济阻力和谨慎商业情绪等因素影响。今年和明年全岛有600万平方英尺的办公空间推入市场,短期内也会办公楼租金形成压力。”

新加坡办公楼租金已连续六个季度下滑,今年第二季租金环比下滑3.5%,跌幅比第一季的2.1%有所扩大。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