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载裁剪岁月 传达生活姿态

SME专版

中小企业

老行业 新火花

本地有许多行业是伴随国家一起成长的,经过数十年的悠悠岁月,有些人认为它们“过时”了。一些业者并不甘于被时代的洪流所吞噬,年轻一代继承先辈的生意后,致力于多元化发展。本系列通过裁缝、制糖、珠宝、杂货四个传统行业,窥探老行业如何通过新思维,开拓新出路,迸发新火花。

买一双2000元以上的皮鞋,或许有些人会觉得不值。如果这双鞋并非知名品牌,而是纯由老工匠制造的定制皮鞋,相信更多人会觉得这双鞋太不值得。

然而对郑智阳(31岁)来说,这些鞋子不仅有种流行服饰所没有的细致贴身感,还象征一种精雕细琢、追求完美的工匠(artisan)精神。

为了让更多人欣赏老师傅的精湛工艺,传播这种工匠精神,郑智阳几年前接手他叔公经营40多年的西装店,并将它转型变成具现代风貌的男士服饰与时尚生活店L.C via。

L.C.via位于北干拿路(North Canal Road)保留店屋的二楼。刚踏入店里,你可能觉得这似乎只是一家传统的西装店,但仔细观察的话,你就会发现这店散发了时尚风。

量身定做

彰显个性化穿着风格

店里灯光与色系偏低调,一双双皮鞋和一套套西装整齐展示着。店旁是一个天井,阳光透过玻璃洒入,皮鞋和西装也染上了岁月的光泽。

这些服饰都是来自著名工坊和设计师之手,包括东欧罗马尼亚的著名手工鞋 (Saint Crispin)、在上海开店的意大利鞋履设计师菲力(Charles Philip)、韩国定制西装名店B&Tailor。意大利独立太阳镜品牌Ross & Brown、土耳其袖扣设计师贝贡汗(Begum Khan)和澳洲西装店The Finery Company等。

服饰设计简洁却有力,精细的裁剪包含裁缝师傅的心血,同时也彰显量身定做的个性化穿着风格。

店的一角还有男士理发店,使用的仍是旧式工具如旧式剃刀和理发椅子等,让人感受到传统新加坡式的理发体验。

郑智阳说:“L.C via表达的是我对工匠产品的沉迷,我不只沉迷于他们一针一线缝制出的高级男士服饰的触感,也沉迷在这些服饰所传达的专注生活态度。”

须跟着时代转型

  他还强调,L.C via也不是西装店,而是让人找回这触感与态度的时尚生活店。它卖的不仅仅是男士西装、领带和皮鞋,还包括雨伞、香精、家具,甚至传统新加坡式的理发服务。

把时间拨回到过去,L.C via原来却是一间有40多年历史的本地西装老字号——“Leong Tailor”。

这家西装店位于丰隆大厦(Hong Leong Building)底层,它是由郑智阳叔公所创的,过去40年来为本地顾客提供手工精致的西装服。

但随着西装店员工年龄渐大,市区租金和人工成本又日渐高涨,郑智阳叔公和叔叔等两代人经营的西装店越来越难以维持下去。

为了不让家族辛苦建立的西装店就此消失,郑智阳三年前决定接手家族事业。

郑智阳说:“这店老员工都有优秀裁缝手艺,店里所出产的衣服都是有品质的,却依然面对关门大吉的结果。我认为这不仅是人力成本或后继无人的问题,更重要的是,这店没有跟着时代转型。”

郑智阳并没有任何裁缝经验,在澳大利亚的大学所修读媒体和金融系,也跟西装店扯不上什么关系,但他却愿意去接手这亏本老店,纯粹是因为他对精致和精美事物的追求。

他笑说:“简单来说,我就是爱美!更准确地说,我喜欢一切注重细节的事物,从服装、美食到生活都是如此。”

在本地酒店餐饮业潮人卢立平的帮助下,郑智阳把西装店搬迁至恭锡路(Keong Saik Road)的The Library酒店,并将西装店重新定位,转型后以提供各类量身定制高级西装和优质手工制作服饰为主。去年他又把店搬到北干拿路。

看准西装定制服务

本地有很大市场潜能

  郑智阳认为,西装定制(bespoke suit)在欧美和日本、韩国和香港等地区大行其道,本地也有越来越多人趋向这类个人化西装量身裁剪和定制服务,包括富豪、新贵甚至一般上班族等。他相信,这类服装和服务在本地市场有很大发挥潜能。

郑智阳也骄傲地表示,他所引入的服饰品牌都是本地人所罕见的,大部分品牌全东南亚只有他的店有售。

例如他引入的首个品牌是手工鞋品牌 Saint Crispin。它的厂房设于罗马尼亚的阿尔卑斯山脉处,单靠20位工匠一手一脚地人手做,完成一对皮鞋平均需要45小时,一年只能约做1500对,小量制、慢工出细货便成了其特色,就连皮革选材也有考究,其顶级制革经验可说是不言而喻。

分享工匠精神

皮鞋西装卖数千元

  由于质量要求高,手工时间多,所以L.C.via售卖的服饰价格不菲,一双皮鞋2000元起跳,一套西装可达5000元。

郑智阳坦言,很多朋友觉得他要在新加坡卖如此高价服饰是“疯了”。不过他认为,他的目的并不是要向顾客兜售这些服饰,从顾客身上大赚一笔。”我只是要分享这一份浓厚的工匠精神和细腻感。一双皮鞋可以看似差之毫厘,但实际是谬之千里,我相信有品味的男士,都会了解间中差异。”

值得一提的是,郑智阳并非来自大富之家,他也把自己在上海制造业工作四年的所有积蓄都投入这店。自接手这店以来,他也没有给自己发过薪水,所赚到的钱全几乎都投入到店里,只给自己留下一点伙食费和交通费。

谈起他投入的钱有多少,郑智阳不欲透露。他说:“曾有媒体也问过我,但投资数额多少只是一个数字,重点是这是我毕生积蓄。我也坚信,唯有无后退之路时,你才会百分百投入。”

可喜的是,郑智阳的店开始走上轨道,店面和顾客群也渐渐扩大。假以时日,相信他能正式给自己发薪水,订做一套西装。

四之一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