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界代表:避免出现骨牌式倒闭 政府应“出重手”援助油气与海事业者

副会长、达丰控股董事经理黄山忠:希望政府能鼓励政联公司让中小企业参与它们的项目,例如带领小企业参与“一带一路”计划,一起合作发展。
副会长、金安工程主席兼董事经理刘泰山:油气和海事业陷入低迷,最受打击的其实是整个产业链中属于辅助行业的上百家企业。
董事、星金融发展董事经理李思亮:金融服务业者目前也陷入“借也不是,不借也不是”的两难困境。
新加坡金钻珠宝商会会长、安昌珠宝董事经理何乃全:购物商场租金高昂,加上网店崛起,都给实体商店带来冲击。政府必须关注零售业面临的危机。
新加坡全国商联总会会长、东丰金庄珠宝行董事经理杨向明:同购物商场相比,邻里商店经商条件更加宽松,适合年轻人创业,而且目前也有成功例子可循。
工商业委员会主席、珍宝餐饮集团总裁黄建铭:政府应鼓励在海外有广大联络网的政联公司,以大带小的方式,协助中小企业到海外发展。

中华总商会会长蔡其生认为,海事业对我国经济至关重要,这类企业已掌握该领域的专业知识和技能,一旦这些公司倒闭,恐怕会造成知识链断裂。因此,业界代表建议,政府在这些公司进行重组融资时,应当机立断,“出重手”提供援助。

油气与海事业目前陷入低潮,业界代表希望政府能够在企业重组的融资方面,加大援助力度,避免相关领域的企业出现骨牌式倒闭。

中华总商会会长蔡其生认为,海事业对我国经济至关重要,这类企业已掌握该领域的专业知识和技能,一旦这些公司倒闭,恐怕会造成知识链断裂。

因此,业界代表建议,为避免该领域的一些企业因债务问题倒闭,并产生骨牌式效应而影响市场情绪,政府在这些公司进行重组融资时,应当机立断,“出重手”提供援助。

总商会副会长、金安工程主席兼董事经理刘泰山表示,在目前的情况下,有关领域的政联公司如吉宝企业和胜科工业虽然生意量下滑,但旗下仍有其他业务可补助。

他说,受最大打击的其实是整个产业链中属于辅助行业的上百家企业。这类企业过去在油价上涨时大事扩充,如今突然失去生意,马上面对资金周转问题。

“这类企业过去并没有同时从事其他领域的业务,未对当前的形势作好准备。若要转型,需要多两三年的时间,所以希望政府能协助这些企业渡过难关。”

来自各行业代表日前在新加坡中华总商会与《联合早报》分享《中小企业意见调查报告》的结果时,提出了各自行业所面对的挑战和困境。

尽管中小企业面对融资问题,但金融服务业本身也有其苦恼。总商会董事、代表金融服务业的星金融发展董事经理李思亮认为,金融业者目前也陷入“借也不是,不借也不是”的两难困境。

李思亮说:“ 一方面,管理有素的企业已削减经营成本和资本开支。另一方面,有现金流问题的公司,则拿不出良好的资产负债表来支持贷款,银行自然无法贷款给它们。”

他也提到,虽然政府表示会为中小企业提供援助,但要求企业必须先提升生产力和创新。他认为,企业的求助和政府希望看到的情况,两者之间出现“错配”。

他说:“如何生存下去是企业面临的大问题,你却要企业采纳资讯科技、自动化,提高生产力,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总商会研究与出版委员会主席、新加坡金钻珠宝商会会长、安昌珠宝董事经理何乃全指出,购物商场租金昂贵,加上网店崛起,都给实体商店带来冲击。政府必须关注零售业面临的危机。“当前的情况是,消费者到实体店只是试穿衣服和看价钱,然后到网店购物。这样的结果是本地零售业会越来越低迷。”

总商会工商业委员会主席、珍宝餐饮集团总裁黄建铭表示,本地餐饮业目前处在低迷状态,而面对本地相对较小的市场,业者到海外发展是另一条出路,但要鼓励企业拓展海外业务,单靠新加坡国际企业发展局的推动并不足够。“政府应该鼓励在海外有广大联络网的政联公司,以大带小的方式,协助中小企业到海外发展。”

他也认为,经济放缓时,也正是中小企业充电时。他建议大公司如新加坡航空公司,能够同餐饮业者分享其服务经验和心得,协助业者提升服务水平。

黄建铭提到,我国旅游业的竞争对手是东南亚国家,长远来说对我国是一个危机。餐饮业与旅游业息息相关,旅游业不振,餐饮业连带受到影响。对于商场的餐馆比重提高,也是新加坡餐饮业协会前任会长的黄建铭认为,这不是好现象,因为更多人分享同一个馅饼,结果是这个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

总商会董事、新加坡全国商联总会会长、东丰金庄珠宝行董事经理杨向明认为,尽管租金目前已回软,人力成本居高不下则是令邻里商家头痛的问题。

他说,商联总会接下来将致力于吸引年轻商家进驻邻里商店,让邻里商店年轻化。“和购物商场相比,邻里商店经商条件更加宽松,适合年轻人创业,而目前也有成功例子可循。”

对于邻里商店提升硬体的计划,他认为这是“治标不治本”,应该采取更加整体的方案。“提升不应仅限于硬体,也应该突显邻里特色和历史,找出可表现个别邻里主题的整体方案。”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