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代改革创新延续“糖”朝

中小企业

SME专版

老行业·新火花系列

本地有许多行业是伴随国家一起成长的,经过数十年的悠悠岁月,有些人认为它们“过时”了。一些业者并不甘于被时代的洪流所吞噬,年轻一代继承先辈的生意后,致力于多元化发展。本系列通过裁缝、制糖、珠宝、杂货四个传统行业,窥探老行业如何通过新思维,开拓新出路,迸发新火花。

成立已近70年,目前由第三代掌舵的钟友兴糖果厂(Cheng Yew Heng Candy Factory),通过制定妥善流程、自动化、采纳国际标准,以及跟其他机构和本地悠久企业合作,转型成为一家现代化企业。

该公司是新加坡历史最悠久和仅存的冰糖厂,也是本地最大型的制糖商。董事钟程龙(34岁)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数十年来,公司的客户都是企业和商店,但近期开始进军消费者市场。

“钟友兴”有特别含意

  钟程龙说,可能有人以为“钟友兴”是创办人名字。其实,“钟”是家族姓氏,“友”代表公司把员工、供应商和客户等当成朋友,而“兴”意味着公司连同大伙儿一起“兴旺”。

钟友兴糖果厂于1947年由钟程龙的祖父创立,起初售卖山楂、酸梅等零食。当时,公司有五名员工,在实龙岗路上段的一间小店屋运作。50年代,第二代接手后,就开始制造白糖、红糖和棕糖等产品。80年代,公司把运作转移至裕廊振美通道,面积3万平方英尺的工厂。

现在的钟友兴糖果厂已不是糖果厂,但仍然保留原名。公司目前有三项业务,即国际大宗商品贸易、物流(入口和供应面粉和糖),以及在本地生产糖。该公司也是英国精制糖协会(The Refined Sugar Association-RSA)的会员。

用事实证明能力

  钟程龙虽然从小接触父亲的生意,但对制糖却一窍不通。但从他踏入公司第一天开始,就一心想将公司发展成现代化企业。

刚加入家族企业,对当年20多岁的他来说充满挑战,要说服员工接受新作风。不过,当他争取到标新局津贴、顺利助公司提升能力后,员工也了解改变所带来的种种好处。

钟程龙说:“他们知道我并不是虚有其表的‘富二代’,而是有办事能力的人。”

传统企业往往欠缺基本的商业流程。他引入妥善的流程,其中一样就是让员工通过系统处理事情,改变过去的做法,如不必亲自向老板请假或拿病假。

他尝试改变人们对冰糖的既定观念,并力求创新,推出新产品,进入消费者市场。因为掌握了冰糖的特性,让他能对传统的冰糖,赋予新生命。

公司把冰糖制作成充当搅匙的冰糖棒,定位为生活时尚产品,为喝咖啡、茶和气泡水带来新体验,称它为“珠宝体验”。

与不同老字号合作

打造“新加坡制造”

  本身属于悠久品牌的钟友兴糖果厂,也跟其他多家悠久品牌合作。其中,该公司就跟创立已有144年的本地著名茶叶供应商1872 Clipper Tea Co合作,推出冰糖棒和锡兰茶的礼品套装。

产品的包装,交由另一家历史悠久的家族企业负责。钟程龙自豪地表示,公司产品可说是不折不扣的“新加坡制造”。

钟程龙说:“在过去,本地不同品牌之间鲜少合作。身为商界新血,这是新模式,协助彼此塑造品牌、成长和取得成功。”

此外,该公司也通过新加坡食品厂商联合会(SFMA)在天猫的电商平台销售产品,让中国消费者也能认识到这个新加坡品牌。该公司的产品是该平台点击率第三高的本地品牌。

四之二

难忘父亲激励:“读不了书就敲冰糖”

2009年,父亲健康情况每况愈下,钟程龙辞去做了一年的银行工作,加入家族企业。父亲在隔年离世,享年74岁。

钟程龙在言语间流露出对父亲和公司的深厚感情。

他记得,小时候每逢学校假期就会到糖厂帮忙。陪同父亲到各处收账,晚上回到店内一起“数钞票”的经历,成为他美好的回忆。

父亲为人随和,每一次拿到成绩单,他不敢给母亲看,只敢给父亲看。父亲总说,成绩差不用担心,长大后还可以到制糖厂“敲冰糖”。

敲冰糖是劳力工作,钟程龙认为自己很幸运,由于排行最小,自小没有做过这份苦差,而年龄和他相差10岁的哥哥就有敲过。

“读不了书就敲冰糖”的想法,却让钟程龙下定决心发愤图强,最终考上新加坡管理大学,顺利毕业。

公司过去五年的营收不断增长,期间糖交易量也增加,达到50万公吨。贸易业务也越做越大,去年的糖交易量高达17万公吨,比前年的10万吨来得高。

夕阳行业要改善现有特点

  谈到公司接下来的计划,他表示公司将探索主要国际市场的机会和走向国际化,并且将在未来一两年增加产能和扩大出口市场。

对于其他被视为“夕阳行业”的企业,希望能寻求改变和转型的企业,钟程龙的忠告是:“探讨现有的是什么,如何从中改善,将它献给消费者。探索新市场,并找出自己的特点。”

在过去,本地不同品牌之间鲜少合作。身为商界新血,这是新模式,协助彼此塑造品牌、成长和取得成功。

——钟友兴糖果厂董事钟程龙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中小企业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