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急基金 失业不惊

理财锦囊

新加坡乃至全球经济增长前景不明朗,经商环境困难,企业都在控制甚至是减少成本,裁员的新闻近期更是频传。

失业固然让人备受打击,但在某种程度上,我们仍掌控自己的钱财规划,及时做出适当的调整,至少可以缓和空窗期的不适。

“你可以不用来上班了。”这句话,对于生计赖于替人打工的上班族而言,就好比判词,宣判了他们的命运。

接到这种消息,多数人想必会感到晴天霹雳,顿时陷入错愕、迷茫、焦虑的情绪。尤其是上有老、下有小的夹心层,更会为养家糊口担忧。

经商环境困难,企业都在控制甚至是减少成本,裁员的新闻近期更是频传,有些人可能已不幸被请走,剩下的人可能也坐立不安,不知自己何时会丢了饭碗。

人力部上个月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有9510个冗员,创下2009年同期以来的新高。换言之,目前的冗员情况可相比全球金融危机那时的情况,而这个数字还不包括今年下半年遭裁退的人数。

数据也显示,自2012年6月以来,求职人数首次超过职位空缺,失业者想再找到工作也更困难。

在如此悲观的大环境里,失业固然让人备受打击,但在某种程度上,我们仍掌控自己的钱财规划,及时做出适当的调整,开源节流,至少可以缓和空窗期的痛苦,直到找到下一份工作为止。

规划应急基金 只购买必需品

  应急基金是每个上班族应该、甚至是必须准备的一笔钱,以备不时之需。面对裁员,就需要动用这笔资金。

财务规划师常建议,应急基金最好有六到九个月的薪水,如果失业,至少有充足的时间找工作,而不至于饿肚子。

专家也说,应急基金并不只是金钱上的保障,人在面对巨大的压力时,它更是一种心理上的保障,有助于接下来的求职道路。

理财网站SingSaver创办人马罗希(Rohith Murthy)受访时说,不幸失业,该做的第一步是算出每天可花多少钱。这要看应急基金里有多少钱,以及是否需要偿还房贷与缴交保费。

假设扣除房贷与保费后,应急基金里剩1万元,空窗期预计会持续六个月,那每天就只能花55元。

马罗希指出,失业期间,所有开销都应该以必需品为主,非必需品基本上不应该纳入预算中。

他说:“除非真的有必要,否则连商店也别踏进一步以减少诱惑。从现在开始,你应该只买必需品,并设法以最低价格把它买下。”

应急基金除了能解决日常生活所需,对失业者接下来是否能顺利找到工作也起到了重要的心理作用。

接太多临时工消磨意志

  独立财务规划师刘崇瑜受访时说:“很多人只是片面地把理财当作数字来处理。我确实可以说,如果一个人失业,就去找几份临时工来做。虽然这可以应付财务问题,但如果手头上没有应急基金,对自己的行业也不了解,临时找工作,一个接一个,对这个人的意志会不会有些消磨?”

别随便脱售股票或者取消保险

  反观有规划的人,应急基金能帮助他有惊无险地过渡到下一份工作,就算待业期间去做临时工,那也是额外补贴,意志上不会受到太大的打击。

问及如果一个人平时没有存一笔应急基金,突然失业该如何是好,马罗希与刘崇瑜都表示,他很可能陷入无计可施的窘境,可见储蓄的重要。

马罗希说:“现在就立刻去设立应急基金。如果没有应急基金,面临失业,我们能做的,其实很少。”

一时失去主要收入来源,可能让许多人措手不及,情急之下,可能会做出冲动的决定,比如卖掉股票套现,或者取消保险以减少每月支出。

马罗希说,失业的时候其实更需要保险的保障,万一有什么闪失,还可以向保险公司索赔,所以不应该随便取消保险。

“如果你付不起现在的保费,保险经纪可以帮你转换到其他保险。”

如果手头上有股票,专家建议要经过周全的考虑之后才下定论。

刘崇瑜说,有些股票定期派发股息,可以充当部分的应急基金,而且本地股市今年表现平平,海峡时报指数的走势平平无奇,现在脱售股票,未必理想,可能还会蒙受亏损。

接受新工作前 眼光要放长远

  “当然,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我们都知道,手头上有什么资产,都要变卖来养家糊口。从这个角度来看,任何资产都可以考虑,而不只是股票。有些人搞不好可能还要卖掉房子。”

失业后的当务之急,当然是找一份新工作。临时工毕竟只是暂时的救生圈,人不可能一直在“失业”这片汪洋大海中浮沉,总有一天还是要上岸。

根据刘崇瑜的经验与观察,45岁以上失业者翻身的机会相当低。

他说,单是做好财务规划是不够的,这个年龄层的人应该思考自己是否愿意接受较低的薪水,重新规划自己的收入与支出情况,又或者是否愿意并且有能力创业,为自己另辟蹊径。

“如果你不是‘C级’职员——不是CEO(总裁)、COO(首席运营长)或CFO(财务总监),那你就得和二三十岁的人竞争。而且,45岁被裁,工资想必不低,就算再找到一份工作,工资肯定受挫。”

不论年龄,马罗希提醒,虽然现在僧多粥少,但要注意不要随随便便一有工作就接受。

“这些工作通常薪水低,不然就是工作量多到让你在工作与生活之间失衡。不要因为恐惧而一头栽进一份低薪的工作,否则接下来几年就得承受薪水过低的苦。”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