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强人开创幼教春天

胡锦珠:当孩子感兴趣时,学习会变得有趣和有效。有时知识并不一定是最重要,因为它可能会被遗忘或是以后用不着,最重要的是培养孩子快乐的性格、积极有自信,以及具有探索的精神。(龙国雄摄)
宋繁荣认为,既然看好学前教育市场,看准未来的发展重点,就应加速打开市场。(熊俊华摄)

教育是立国之本,它也可以是一门收入丰厚的事业。俗语说“人生百年,立于幼学”,学前教育是启蒙教育,也是基础教育,近年来新加坡教育市场在幼教领域的发展日益欣欣向荣,三位“百年基业”女强人中,胡锦珠及许潓珍早在21年前就先抢商机,而宋繁荣则是后起直追。

环球教育集团教学与时并进

新加坡家长重视孩子的学前教育,几乎所有孩童在上小一之前,至少已在幼教中心“游学”一年。

最新数据显示,以一岁半至六岁为对象的托儿中心,数目从2012年的1016所增至今年第三季的1329所,其中许多托儿中心也另提供托婴服务,学前教育工作者计有1万6000名。

这期间,全天制的学童人数则从6万5830名增至9万6590名,每月的平均学费也从850元增至1010元左右。专收两个月至一岁半婴孩的托婴中心约有480所,以四岁至六岁孩童为主的幼儿园(又称幼稚园)近500所。以数目而言,盛港共有多达90所托儿中心,裕廊西及兀兰各以82所名列第二和三。

幼教市场潜能无可限量

开设有22所托儿中心及20所学生托管中心的环球教育集团(Global-EduHub),以玛博瑞(Mulberry)为品牌,学生达4500名,教职员超过400名。集团创办人许潓珍说,以往幼儿园是由教育部负责,托儿所则由社会及家庭发展部负责。现在幼儿培育署的成立,七岁以下的幼儿教育政策都是由其直接管理,这有效地整合和规划了新加坡整体幼儿教育的发展和管理。政府监管有方、给予支持,经营者能用心办学、教材不断创新,幼教市场的潜能是无可限量;在良性竞争下,业者多可分享到市场发展的成果。

许潓珍是在1995年入行,第一所托儿中心设在乌节路一带的旧式洋房,初期收生75名,几年后再租下旁边的另一栋洋房,学童人数也告翻倍。

有四个孩子的许潓珍说:“当时我28岁,也有了宝宝,深为如何在工作和家庭之间取得平衡所困扰,百思之下决定自己花钱开办一所小规模的托儿中心,这样不但能亲身看顾自己的宝宝,也可以此开创个人的事业,不失两全其美的办法,于是我凑足了数十万元跨进幼教市场,也踏上了创业的不归路。”

2013年至2015年是环球教育集团的业务起飞期,平均一年开三所中心,并把业务扩展到澳大利亚的墨尔本及中国青岛。在裕廊的中心,学生人数达330名,最新开办的中心则在经禧联络所里,市场定位属于中高端,中心主任林毅贤具有13年教学经验。

许潓珍指出,要留住有经验、有爱心的教学人员并不容易,幸好三成教职员在集团筹办中心的初期即已加入,服务了长达20年左右。此外,教材和方法也得与时并进,进而配合家长的需求。

今年,中心率先引进了美国的性格培育教学法(habits of mind),把七岁以上的儿童为对象的教学课程加以改良,如今也适用在一岁半至六岁的新加坡学童。

面对租金和租期压力

租金和租期是幼教业者时时要面对的压力。目前,私人企业给幼教中心的租期通常是5(年)+3(+5),建屋发展局的租期是3+3,其他政府机构是3+3+3。

许潓珍感叹地说:“适合开设幼教中心的地方原本就不多,租期过短常使业者无法投入巨资和拟定长期计划。开设新的中心,单是装修和添购设备,往往就要花上三几十万元,三几年后如无法续租,投入的款项就化为乌有,每年得报销的折旧率不能不说不高啊。”

福禄贝尔采用并购商业模式

在充满发展潜能的学前教育的幼教市场,去年成立的福禄贝尔(Friedrich Frobel)控股无疑是另一支崛起的生力军,创办人宋繁荣以“并购”的商业模式,在短短一年多的时间在新加坡全岛开办12所幼儿园,学童人数600名、员工约120名,并计划在明年将幼儿园的数目增加到15至20所,在中国另开设20至50所幼儿园,两三年后在新加坡交易所凯利板挂牌上市。

第一年开办12所幼儿园

德国人福禄贝尔是学前教育的鼻祖,他在1837年创建了世界第一所幼儿教育机构,几年后这所教育机构正式命名为kindergarden(幼儿园)。去年,宋繁荣以45万元买下位于凯秀(Cashew)的第一所幼儿园,幼儿园的设备和五六十名学生就转移到福禄贝尔控股名下后,四处寻找地点佳、设备好而有盈利潜能的幼儿园,短短一年里就拥有了12所。

宋繁荣强调的就是“速度”,她说:“既然我们看好学前教育市场,看准未来的发展重点,就应加速打开市场。我们认为开办一所全新的幼儿园费事、费力,往往要花上三几年的时间,而并购现有的幼儿园却只需六七个月时间,而且比较容易评估优劣、对症下药,进而打造智慧、智能的幼儿园,通过互联网课程共享跨国资源,让孩子们能够在不断的玩习中逐步了解世界、感受快乐,以及学习知识,慢慢培养感恩意识。”

2000年,出生安徽的宋繁荣在贵州希望小学当过一个时期的义工,让她深深了解幼教的重要性和市场潜能。现任中新国际文化交流协会主席的宋繁荣别出心裁打造的福禄贝尔和商业模式,总部选设在新加坡,愿景是发展成为跨国的优质学前教育机构,让孩子成为未来幸福的创造者。

放眼中国巨大幼教市场

在新加坡幼教市场,福禄贝尔的定位是中高端,而在中国的市场定位则是高端。新加坡的每个月学费是新币1000元至1300元,中国的学费从贵州的人民币3000元至上海的2万元不等,长期目标是以新加坡的优质教育品牌进军中国的巨大幼教市场。

宋繁荣分析其中的主因说:“一、中国全面对二胎政策的开放,每年多出生的人口可达600万,未来两三年将进入高峰的刚性需求,不受经济环境、科技发展影响;二、中国家长十分重视教育,不能让家中的宝宝输在起跑线;三、中国幼教市场对中英双语的推崇,新加坡的幼教无疑是个闪亮的品牌。”

伊顿打响国际幼教业品牌

新加坡目前的学前教育及幼教市场可说是“百花齐放”,伊顿国际教育集团(Eton House International Education Group )主席胡锦珠无心插柳柳成荫,默默耕耘了21载,终于身处花红柳绿的胜景。

胡锦珠当了八年会计师,过了12年的“厨房生涯”后,43岁时投资60万元开设幼稚园。

在伦敦陪夫教女期间,胡锦珠曾在女儿的幼稚园当义工,她发现欧洲的教学方式果然不一样,让孩子在轻松、玩耍中学习。归国后,女儿一直吵着她要找一所和英国一样的学校,当时新加坡哪有这样学校,她百思之下认为不如自己试试开一所类似英国的学前学校,通过充满乐趣的教育方式,让更多孩子高高兴兴地去上学。

1995年,伊顿在加东的普洛力路(Broadrick)开设了第一所幼儿园,率先引进“在玩乐中学习”的教育理念。

胡锦珠第一年亏整百万元

投身幼教事业,胡锦珠虽是充满兴趣和期望,幼稚园开业的第一年却亏了整百万元,这对胡锦珠无疑是个重挫。对初入商场的人来说,一出场即告面对亏损,想坚持下去就要有勇气、胆量,更需要顶住别人的讽刺和社会的各种压力,但是如能勇敢抛开这些,用实际行动证明自己,就会像凤凰那样在烈火中获得重生、新生。

胡锦珠熬过了两年,第三年开始转亏为盈,业务逐步稳健成长。跨进21世纪,伊顿的发展更是屡创高峰。

今日,伊顿集团在海内外12个国家/地区有超过120所学校,1万5000多名学生来自61个不同国籍,教职员不下1500名,规模之大、素质之佳在国际幼教业打响了独特的品牌。

在新加坡,伊顿集团设有12所幼儿学校:10所伊桥 (E-Bridge Pre-School)学校,以及日本幼儿学校(EIS International)和汉顿 (Hampton Pre-School)各两所 ,学生人数总计5000名。

高质量服务收费大众化

近年来,政府推出不少优惠政策以增加幼儿园学额,伊顿也被评定为 “主要业者”(AOP)之一,设立了伊桥幼儿学校(E-Bridge),为新加坡人提供高质量并且收费大众化的学前教育服务。今年,集团旗下的伊侨建于榜鹅新镇、面积超过5000平方公尺的大型幼儿园落成,可收生500名。每月学费720元。

谈到未来的幼教市场前景,胡锦珠信心满满地说:“多年来,新加坡政府多方鼓励国民多生育,去年就有不少SG50宝宝。海内外的华人非常重视教育,省吃、省用、省穿,都要把孩子送到最好的幼儿园。在中国,‘二胎政策’的积极推行,也为集团带来了许许多多的发展商机。简言之,我们以20年建立的卓越和创新的企业文化,追求高品质的信念已根深蒂固,因此伊顿幼儿园往往是许多家长的首选。教育是百年事业,我们做教育则应以孩子为先,把教育质量放在首位。”

除了“双语双文化”,提供双语学习环境,伊顿集团的“探索·思考·学习”教学理念和课程,可让孩子们在欢乐中学习,享受每天的学习。

胡锦珠认为,当孩子感兴趣时,学习就会变得有趣和有效。有时知识并不一定是最重要,因为它可能会被遗忘或者是以后用不着,最重要的是培养快乐、积极、自信,以及具有探索精神。伊顿注重“学”,传统教育是“教”,教师可根据孩子的兴趣灵活安排课程,让孩子有个美好的童年。

幼教市场面对三大挑战

各行各业都有自己的发展局限和面对的挑战,幼教事业也不例外。胡锦珠例举下列三大挑战:

一、师资短缺。从事幼教业非常辛苦,待遇也不算高,所以市场普遍出现师资短缺,尤其是华文教师。虽然政府也鼓励很多人加入教育行业,但是因为这个行业压力很大,人员流动性也很频繁,要留住优秀人才不易。

二、高开销、高成本。高额的开销和成本的增加限制了业务的发展,这主要是在人事成本以及租金两方面,其中租金可占总开销的二成半,员工薪酬另约占六成,而这两大开销面对的压力却是越来越大。

三、缺少适合的长期办学场地。目前,要找到适合而签下长期租约的校址非常不易。经营教育行业,必须保证教学的连续性和稳定性,也要对每一个家庭负责。如果学校的租赁期更长些,且租金稳定,有利于校方制定更长远的规划,也能够让孩子和家长们觉得安心。

挑战其实包含着许多难处、苦处,有20年实际经验的胡锦珠感受良多。

“教育服务行业所面对的都是人——孩子、家长和老师。人是最复杂的,我们时时都得处理很多人的问题,即使是18个月大的孩子,既难预测,也最有潜力。幼儿需要更多情绪上的关注,过早的让孩子接受‘填鸭’式的教育,听写、默写、背诵都会适得其反,造成负面的影响。孩子需要一个安全有保障、充满爱心关怀的环境,才能更好地成长并发挥他们的长处。

“但是家长都是‘望子成龙,望女成凤’,偏注重学术性的发展。让两岁大的孩子听写背书,这显然是不适当的。作为教师,要在孩子和家长中间调和,起到平衡的作用。以孩子为中心,注重他们学习的过程,培养孩子的创新精神和积极的社交能力,在学习知识的同时,做个自信的世界公民。”

她也强调:“办教育主要目的不是为了利润,不过有利润才能推广教育事业。教育塑造未来,只要我们提供优质的教育,口碑相传,利益自然会来,水到渠成。所谓‘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如果我们投资教育培养人才,相信一百年后的今天社会会更加繁荣。”

热词 :

幼教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