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师:经济效益虽不及TPP一半 RCEP可为亚太贸易注入新生气

由美国主导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简称TPP)近乎胎死腹中,经济师和学者认为另一个以亚细安为主轴的大型自由贸易协定——“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简称RCEP),对新加坡带来的经济益处,料不及TPP的一半。

尽管如此,经济师认为我国和其他的TPP亚太成员国无需太灰心。这是因为这项预计明年中完成谈判的RCEP,有望为亚太区的贸易活动注入新生气。

TPP是美国总统奥巴马“亚洲再平衡”战略中的核心贸易政策,12个成员国中的亚太成员包括我国、日本、澳大利亚、新西兰、文莱、马来西亚和越南,但不包括中国(见图)。

各国去年10月完成五年谈判,今年2月签署协议,并交由各国立法机制核准。然而,随着反对国际贸易的特朗普赢得美国总统选举,奥巴马政府已停止推动国会核准TPP。

尽管12国领导人在周六的TPP领导人会议上重申致力推动国内核准的承诺,但市场对TPP落实,已不抱太大希望。

反之,落实RCEP的呼声近期高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刚在在亚太经合组织(APEC)峰会说,中国要建设亚太自由贸易区(FTAAP),并推进RCEP尽早结束谈判。

RCEP由亚细安十国发起,邀请中国、日本、韩国、澳洲、新西兰和印度共同参加,谈判从2012年展开,主要关注削减关税和开放服务贸易市场等,自贸范围比TPP小。

近日,多个TPP成员国先后表示有意参与RCEP协商,或将把工作重点转移到RCEP。

汇丰银行经济师尹正和(Joseph Incalcaterra)日前发表的研究报告显示,TPP如果落实,可让我国直至2025年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3%。相比之下,如果RCEP落实,可在同期助我国GDP增1%。

尹正和指出,在RCEP的16个成员国当中,我国受惠程度料最小。他说:“毕竟,新加坡已与所有的RCEP成员国签署自贸协议,包括亚细安多边的、以及与各国的双边协定。”

他说:“确实,RCEP的好处不如TPP那般好,但考虑到新加坡面临的低增长环境,反正无鱼,虾也好。”

新加坡管理学院全球教育高级讲师陈启文博士受访时说,国内市场小且资源缺乏,因此新加坡的最大利益所在始终是自由贸易。他指出,我国与大多数的TPP成员国已有自贸协议,因此TPP无法落实对新加坡的直接影响有限。

他说:“更令人担忧的是,美国未来是否会向保护主义的方向发展。”

目前,美国是我国的第三大出口市场,也是我国最大的外国直接投资来源。截至2014年底,来自美国的直接投资额累计多达1530亿新元。

陈启文说:“如果美国转向内向,亚细安经济体有可能转向中国。RCEP或许将在区域贸易中发挥更重要的作用。”

IHS亚太首席经济师比斯瓦斯(Rajiv Biswas)也有同感。他说:“如果美国显著改变与亚洲的贸易政策,这将带动亚洲内部出现更大的贸易自由化倡议。”

新加坡亚洲贸易中心(Asian Trade Centre)执行长埃尔姆斯(Deborah Elms)说:“西方世界肯定会吃亏的,美国企业也将失去与亚洲同行较劲的竞争力。”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