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 教育捐献更有系统与专业化

教育捐献的做法越来越复杂和专业化,现代化管理和效应评估方法使得教育慈善越来越系统化和有效率。

瑞士信贷(Credit Suisse)委托经济学人信息部(EIU)进行的调查报告得到这项发现。报告题为“捐献的价值链:慈善如何推动亚洲教育的进展”。

瑞信发布报告指出,随着新颖、由数据推动的慈善做法越来越受到欢迎,也推动了捐献者对慈善投资的回报作出跟进。他们采用的方式,往往是取自商界的复杂和由科技驱动的关键绩效指标(KPI)。

新科技促使一些绩效指标的跟进成为可能,允许最及时的监督、进行项目管理、评估和反馈。

报告指出,新一类的非政府组织(NGO)有显著的“颠覆性”特点。专注于青少年福利的慈善基金会Epic Foundation是由前科技企业家创立;亚洲公益创投联盟(AVPN) 则开发了一个平台,让会员跟非政府组织和社会企业家分享、促进感情和联络。EdTech Asia则探讨如何利用科技,为教育项目发展新的融资模式。

亚洲新贵把教育捐献

视为助他人脱贫工具

报告指出,越来越多的亚洲新贵,都是自己创造财富,而不是继承上一代传下来的财富,并把教育捐献视为是协助其他人走出贫穷的重要工具。

倾向于进行教育捐献也具有其亚洲元素。教育在亚洲文化中受到高度重视,其在社会发展所扮演的角色,也比较容易让人理解。根据多项对高净值人士的调查和坊间看法,教育被视为亚洲慈善捐献的单一最大目标。

报告指出,这些年轻捐献者惠及的对象,也正在从学府,诸如跟他们有关联的大学,转向带动发展的项目,目标受惠者为最急切需要帮助的人。

这些趋势的兴起跟众多因素有关,分别是:对于教育更广泛的社会效益意识提高;体验过不同国家生活的新一代捐献者的出现;以及知名西方慈善家如比尔·盖茨所树立的榜样。

不过,报告也发现,尽管年轻一代捐献者通常会把受惠目标放在跟他们个人没有关联、比较落后地区的国际项目,但他们还是非常倾向于在熟悉的地区寻找慈善项目。

报告说:“人们一般期望富裕人士能回馈给本身的社群,而许多慈善家对于那些他们较能理解个中挑战和政治制度的地区,也感到比较自在。”

由于有了庞大的全球慈善支援行业,教育捐献者对教育的不同方面和可能带来的更大效益,有了更加通透、复杂的了解。这类更大的效益,能够通过对准培训教师或早期儿童教育来达成。

通过科技创新平台所取得的更多详细的数据,让捐献者能够辨识教育方面的挑战,设计出妥善的方案,并且把一些变数考虑在内。

不过,并不是所有慈善捐献者都具备管理本身特定项目的知识和技能,因此Epic Foundation、Kordant慈善咨询公司(Kordant Philanthropy Advisors)和亚洲公益创投联盟将能够充当专家“媒人”的角色。这些团体提供专属工具,协助慈善家筛选项目、跟进成果和对实地课题有更多透彻的了解。

此外,跟不同非政府组织和基金会合作,将让慈善家能同时处理多个社会问题。例如,一个捐款者要帮助泰国雏妓,他可能会去找一个也有相同项目与目标的人。

不过,这个项目在帮助色情业者的同时,也能加强女子群体的教育服务,给社会带来系统性改革,因此除了色情业者,其他女子也能受益。

教育制度不仅

由课室和书本组成

报告指出,教育制度远远不仅是由课室和书本所组成,教育的整个价值链伸展到行政层面,往往是以教育部为中心,再分支延伸到地方政府和部门去。

瑞士慈善机构儿童梦想基金会(Child Dream's Foundation)在湄公河次区域帮助孤苦和遭边缘化的群体。该基金会联合创办人马克·汤姆斯·詹尼(Marc Thomas Jenni )说:“年轻的慈善家不要只是做‘慈善’,他们要做社会企业、微型贷款和效应投资,这意味着他们探讨的是整个价值链。”

专注于教师培训的印度阿吉姆普瑞姆吉基金会(Azim Premji Foundation),把教师视为跟儿童接触的单一最大接触点,以及跟社区与政府的最重要连系。教师若受到良好的启发,将能够在实地充当大使。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