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望2017年 亚洲股市前景日趋乐观

投资理财

展望2017年,我们大致看好亚洲信贷的基础因素。在技术性因素理想的承托下,亚洲信贷相比传统固定收益资产的估值仍较具吸引力。

2016年是亚洲转型过渡的一年,为迈向2017年打稳基础。在2015年出现的货币汇价调整令区域多国的资本结构得以改善,从而维持较稳定的外汇政策,并为利率创造下调的空间。

此外,随着货币政策的效益逐步退减,尤其是在发达市场,我们预期亚洲决策者将倾向以公共财政政策作为刺激经济的主要工具,为增长凝聚动力,释放区域部分极具潜力的价值。

随着经济展现通货再膨胀(reflation)的迹象,加上中国名义国内生产总值增长回升,应可带动工业利润增长,非常利于区域发展,我们因此对亚洲股市的前景日趋乐观。此外,亚洲股票的估值仍然低于长期历史平均水平,已充分反映投资者的负面情绪和部署。

对亚洲市场而言,短期内的主要风险是美元汇率持续走强,有可能导致人民币贬值等风险再度浮现,也使亚洲区央行的施政灵活度受到限制。基于全球经济景气半温不热,即使通缩迹象逐渐消退,但预期美国不会显著加息。

最看好印尼及印度股市

我们现时最看好印度尼西亚及印度股市,两国经济已展现周期性复苏并加快增长,特别是印度,当地仍然能提供多元化机会,是投资者的选股胜地。

中国市场方面,宏观经济数据更为稳定,名义国内生产总值复苏。中国内地改革工作不断取得进展,将推动经济持续增长。我们现时同时投资属于“旧经济”的国有企业,例如能源和物料业等,以及属于“新经济”的板块和消费类股,例如互联网和医疗保健业等。

我们仍然看好澳门赌业股,相信收入增长已由多年低潮回升至正值。大众市场的销售量及人流量正展现强劲动力,而同时新赌场项目的供应也有限。

科技及智能手机周期持续放缓,可见我们减持该类股份及减持韩国和台湾股市的投资策略见效。不过,在这些减持的股份和市场中,我们也有选择性地投资专业行业的龙头公司,尤其是在台湾市场,因而也获得回报。

日本央行今年早前实施负利率政策,对日本金融业造成损害,但我们相信此类股现时调整过度。然而,展望中长期,受日元汇价强势和全球需求放缓的影响,预期日本出口类股将受压。因此,我们聚焦面向国内市场的股类,相信这些股份可因政府刺激经济的措施及劳动市场紧缩而受惠。

短期内将采审慎态度 

展望2017年,我们大致看好亚洲信贷的基础因素。在技术性因素理想的承托下,亚洲信贷相比传统固定收益资产的估值仍较具吸引力。不过,在美国选举后,市场承担风险的气氛和美国利率的前景出现了变化,因此在美国政策去向明确之前,我们在短期内将采取审慎的态度。

亚洲信贷指标的表现仍然稳固,违约率在2017年亦可望维持在低水平。中国经济数据近月持续向稳,展望新一年,我们预期中国当局将着重透过扩大公共财政政策以稳定增长,货币政策则维持不松不紧,以免引发对人民币汇率和资金外流的压力。

随着人口持续老化,亚洲及全球投资者对稳健的收益来源仍然渴求,我们预期亚洲信贷的需求将可保持强劲,而区域债券将分别在未来数年到期,于2017年到期的债券规模乃在掌控之中。

我们预计,2017年亚洲信贷的回报主要来自收益,有望介于4%至5%的水平,但如果美国国库债券出现抛售,则可能为此类资产带来一些下行风险,而信贷息差则预期可维持稳定(息差有可能稍为收窄,视现在至年底时的市场形势发展而定)。

至于当地货币债券市场,我们仍需严选投资机会,偏好于宏观环境稳定且货币政策有望进一步宽松当地的货币债券。

就美国货币政策而言,大选结果出乎市场意料,致使联储局在2017年的行动方向存在变量。基于美国经济的通货再膨胀动力持续增强,因此相信联储局加息的机会仍将较大,但当局已经明确指出,加息周期将循序渐进,好让经济“升温”。

美联储将渐进加息

纵然市场关注日后的加息步伐将比联储局目前的指引快,但这与我们的基本预测并不相符。我们预期,联储局将于2016年12月加息四分一厘,但此后将秉持渐进的加息步伐。

倘若利率政策变动的速度快于预期且美元汇价持续转强,便会对新兴市场造成冲击,带来资金外流的压力。

我们将密切关注,美国未来是否会由货币政策转为由公共财政政策振兴经济增长。该议题在竞选期间已被广泛讨论,再加上总统当选人特朗普在胜利演说中再次承诺将增建基础设施,可见转由公共财政为主导的可能性更加大了。

美国债券收益率在特朗普发表当选演说后已上扬,市场价格继续反映投资者对公共财政政策扩张的憧憬,尽管目前几乎没有任何相关的政策细节。施政重点转为由公共财政政策主导,又假设联储局渐进地加息,将使美国债券收益率曲线趋向陡斜,但值得注意的是,10年期美国国库债券收益率现时相比7月时的低位已上升近90个基点。

在竞选期间,外交及贸易政策也是重要的议题。美国日后仍有机会推行较具保护主义色彩的贸易政策,可能会对墨西哥、加拿大及中国等市场不利。

倘若美国新总统决定兑现竞选时的主张,将中国标签为“操控货币汇率”的国家,将为市场带来不确定性。尽管近年中国的贸易盈余已大幅缩减,而当局最近也着手支持人民币汇价而非人为地维持货币弱势,但中美关系的前景现时仍未明朗。

(作者分别是贝莱德亚洲股票主管和亚洲信贷主管)

美国日后仍有机会推行较具保护主义色彩的贸易政策,可能会对墨西哥、加拿大及中国等市场不利。倘若美国新总统特朗普决定兑现竞选时的主张,将中国标签为“操控货币汇率”的国家,将为市场带来不确定性。

热词 :

亚洲股市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