斐瑞医院院长刘森旺医生:六星级医院不收六星级费用

斐瑞医院病床收费比许多私人医院,甚至是公共医院来得低。因为医院希望为病人提供物超所值又能够负担的最优质医疗服务。(档案照片)
刘森旺家境并不富裕,但从不觉得自卑,只因他认为自己仍有满满的家庭温暖。图为他在见习军官毕业时与父亲的合照。(受访者提供)

财经人物

鹰阁医院前总裁刘森旺事业达到巅峰时,毅然转换跑道,转行销售外科手术仪器和参与药剂研发的临床试验研究。

如今,他又重头来过,担任斐瑞医院这所全新医院的院长。

他说,因为喜欢挑战自己,尝试新鲜事物。这所新医院能带给他更大的发挥空间。

医生是风险很高的职业,病人的生命掌握在他的手里。因此医生一般做事都会小心谨慎,凡事确保安全稳定。

不过,斐瑞医院(Farrer Park Hospital)院长刘森旺医生却是个喜欢冒险和尝试新鲜事物的人。

现年54岁的他,曾是本地鹰阁医院(Gleneagles Hospital)最年轻的总裁。在他领导下,鹰阁医院展开前所未有的大改革,引进最新电脑系统,也为病人提供六星级的医疗服务,让鹰阁医院声名大噪,成了许多人眼中的“六星级医院”。

当他事业达到巅峰时,却毅然决定转换跑道,从管理知名医院,转行销售外科手术仪器和参与药剂研发的临床试验研究。

如今,他又重头来过,担任斐瑞医院这所全新医院的院长。

谈起自己的事业抉择,刘森旺淡然地说:“没有为什么,只是因为我喜欢挑战自己,尝试新鲜事物。”

他坦言,担任鹰阁医院总裁六年时期,医院营运表现优异,吸引许多来自外地的病人。他在任期内所推行的“六星级”医疗服务,以及在医院内展开GST运动(即员工见到病人时应打招呼(greet)、微笑(smile)和说谢谢(thank you),也成了本地私立医院的标杆典范。

新医院有更大发挥空间

但随着医院的服务策略和内部改革都取得成效,医院业务逐步走上轨道,刘森旺却失去管理医院的动力。他苦笑说:“医院办得很成功,我能发挥的地方反而减少。对于一个喜欢自我挑战,想尝试一些不同事情的人来说,有时可能不是好事。“

相比之下,刘森旺觉得斐瑞医院虽然才成立不久,硬件设施和名气或许不如鹰阁医院,却能带给他更大的发挥空间。

斐瑞医院位于花拉公园地铁站旁兴建的Connexion大厦,华乐酒店(One Farrer Hotel & Spa)也建在同一大厦内,是新加坡首个结合医院和酒店的设施。

整个项目耗资8亿元,主要投资者是印度尼西亚煤炭大亨刘德光,他是印尼煤矿综合集团(PT Bayan Resources)创办人,与女儿刘伊凌都是斐瑞公司(Farrer Park Company)董事局代表。另外,项目投资者还包括一组二三十名在各领域有所建树的私人专科医生。

机会难得参与创建新医院

刘森旺说,斐瑞医院是本地少有的新建私人医院,能从无到有参与医院的建设过程,对他来说是巨大吸引力。

他自豪地说:“你很少有机会能说,这家医院是我参与创建的。特别是现在土地资源吃紧,政府拨地给发展商设立私人医院的机会更少。我能参与医院建设过程,与一群志同道合的医生共同见证医院逐步成形,进而改变本地私人医疗服务的景观,这是一个我绝对不想错过的机会。”

斐瑞医院2014年投入运作,今年3月正式开幕,目前共有220张病床,145张供住院病患使用,其余包括手术前后的休养病床等。

新医院、新作风,刘森旺一开始就力图改变许多人对私人医院的刻板印象。例如,他在医院多处摆放超过700件艺术画作和装置艺术雕塑,让医院看起来像酒店多一些,特别是医院入口处的铜雕“红苹果”喷泉,以希腊医药之神阿波罗为名,成为医院让人印象深刻的标志之一。

酒店为病人提供餐饮

医院环境设施也更像住家,许多病人套房有窗景,并且医院各层还散布15个不同风格小花园,包括禅花园和树花园,病人可在小花园内散步养心。

另外,病人餐饮都是由医生和营养师精心调配,并由华乐酒店提供,属于五星级餐饮。病人家属甚至可到酒店的烹饪厨房Origins of Foods,向主厨学做健康菜色,或与营养师研究适合病人康复的日常菜单。

最有趣的是,刘森旺还在医院提供太极拳和日本茶道课程,作为病人复健疗程的一部分。他说:“乍看之下,太极拳和日本茶道课程跟医疗似乎没有什么关系,但这些富有禅意的活动能让人放松身心,对治疗病人有很大帮助。毕竟,医疗不仅是打针吃药,还涵盖整体的身心调理。”

本地私人医院的外地病人一般占两三成,当中以印尼人居多。因此,在管理斐瑞医院时,刘森旺也沿着过去在鹰阁医院的业务方针,一方面留住本地病人,另一方面也将致力把斐瑞医院打造成另一个“六星级医院”,以吸引更多外地病人。

但他强调,所谓的“六星级医院”,指的是能为病人提供六星级般医疗服务,而非收取“六星级”费用。

事实上,斐瑞医院的四张病床的病房,每天收费为196元,多数私人医院相似病房收费超过250元,斐瑞医院的病床收费甚至还低于一些公共医院。

刘森旺说:“我们既不想成为收费最贵的医院,但也不是要追求最便宜的护理。更重要的是,我们要为病人提供物超所值、能够负担的最优质医疗服务。”

喝牛奶当午餐的怪同学

刘森旺的行医理念,一部分是来自他的成长经历。他的家境并不富裕,小时候是住在汤申路惹兰柏彩雅(Jalan Berjaya)一带的租赁组屋。

他带着自嘲语气说:“小时候父母没钱买玩具给我,人家玩masak(玩具),我就自己拿着树枝假装这是医生听筒。”

由于家境关系,他为了省钱,自小学开始就是自备牛奶上学,当休息和午餐时间的餐点。即使上了公教中学后,他依然是看着同学享用午餐,自己却只能喝牛奶充饥,使他成为全班甚至全校唯一喝牛奶当午餐的“怪同学”

一些同学起初觉得他以牛奶当做午餐很奇怪,有同学还捉弄他,把他储存在冰箱的牛奶倒掉,结果他当天只能饿着肚子回家。这时,同学才发现这个“喝牛奶的怪同学”是因为穷,没有零用钱买午餐吃。

贫穷家庭满满温情

尽管如此,刘森旺从不觉得自卑,也不觉得他真的很穷,只因仍有满满的家庭温暖。

刘森旺父亲是一名公务员,母亲是家庭主妇,家中还有小他9岁的弟弟。虽然家境不富有,全家人关系很亲密,经常在周末时一起去市区看鱼尾狮、散步,偶尔也到先得坊旁的谷路(Koek Road)吃街边美食,一家人生活过得平凡却很充实。

回忆起儿时情景,刘森旺有点感慨地说:“时间不需要用金钱来买,但它也可能是世上最昂贵的东西。而我父母慷慨地把他们的时间分给了我,让我觉得自己什么也不缺少,好像是最富裕的小孩。”

当然,刘森旺在年少时难免有些虚荣心。他坦言,中学和在华中初级学院就读时,学校有同学上下课都是坐着豪华轿车,令他觉得羡慕,立志长大后要买一辆马赛地轿车,他的另一个儿时梦想则是到迪士尼乐园。在他的努力下,他后来在30岁前完成了这些梦想。

谈到梦想成真的感受,他说:“很满足,但这满足感并不来自驾着豪华汽车,而是来自你战胜自己,达到自己设定的目标。”

阿姨卖屋让他读医科

刘森旺从小的志愿就是当医生。他说,这并非父母的要求或是觉得医生是属于富有的阶层,纯粹只是自己就想要尽一分力去改变世界,让世界变得更美好,也让每个人能活得健康快乐。特别是他长大后,获得阿姨的帮助,更加深受阿姨乐于助人精神的影响。

原来,刘森旺准备报读新加坡国立大学医学院时,需要支付至少10万元学费,当时父母已表明没能力帮他支付这笔高昂学费,令他倍感压力。在这艰难时刻,阿姨慷慨出手帮了他,把她卖房子所赚来的钱给了他。

说起这事,刘森旺语调仍充满感激之情。“我阿姨当时也没说为什么她要给我这笔钱,但她参与很多慈善工作,也许她就是想帮我完成梦想,给我的生命带来一点改变……我一辈子都感激她对我的帮助。”

斐瑞医院数据连接手机

刘森旺至今在医疗服务业有超过25年的丰富经验,并在医院、药剂研发和医疗设备等不同医疗服务领域担任高管职位。比如,他曾加入一家药剂研发公司,负责阳痿药“伟哥”、以及治疗高血压和B型肝炎等疾病的药物的临床试验工作。

他也是新医疗科技的倡导者。在斐瑞医院中,有着各类最先进的医疗仪器,包括把医院的电脑数据系统连接到平板电脑和手机,让医生能第一时间取得病人的扫描结果,还能通过手机开出药方。

医院的电脑数据系统已做好与国家电子健康记录(National Electronic Health Records,NEHR)连接的准备,可透过一个平台显示病人完整的个人健康情况。

斐瑞医院虽正式开幕不到一年,却已获得多个奖项肯定,包括《环球健康旅游》杂志(Global Health and Travel )和咨询公司弗若斯特沙利文(Frost & Sullivan)联合主办奖项中,获得亚太地区最佳新医院奖项,以及在企业创新奖项中获选为医疗领域的创新企业。

刘森旺也在首席营销员理事会主办的奖项中,获选为“50名亚洲最杰出医疗保健领袖”等。

刘森旺说,他个人的目标是让斐瑞医院成为本地与区域医疗服务奖项的大赢家,并让医院以五年来达到收支平衡。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刘森旺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