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书真:拨开乌云还见乌云

经济师不排除我国陷入技术性衰退的可能性,但是政府并不认为这会发生。是私人部门的经济师过于悲观,或政府过于乐观?很快便有分晓。

就势论市

不知不觉2016年就要来到尽头,转眼已经迈入最后一个月份。回首过去11个月新加坡的经济表现,虽然不至于每况愈下,但也处于走下坡的态势,截至9月底第三季更出现了2%的环比萎缩,“技术性衰退”这个词汇重新浮上台面——即连续两个季度出现环比萎缩。

经济师不排除我国陷入技术性衰退的可能性,但是政府并不认为这会发生。贸工部常任秘书罗锦贤日前在第三季经济调查报告的发布会上几次重申:“我们的核心预测是,我国不会陷入技术性衰退。”

是私人部门的经济师过于悲观,或政府过于乐观?很快便有分晓。

然而,不论数据显示何种结果,它始终只是一个数字,实际经济情况的好坏并非由一个数字可以反映出来。

生物医药领域职位不多

我们用“连续两个季度的环比萎缩”来定义技术性衰退,只要第四季扭转了第三季的负数,根据定义就不是经济衰退,若前一个季度的数据很糟,这个季度轻易可取得正数增长,虽然避过“技术性衰退”,但我们应该感到高兴吗?

就像中期考试得到F9,年终考试得到D7,这无疑是大跃进,但这个进步对升学并没有帮助,不及格就是不及格。

第三季经济数据出炉后的第二天,经济发展局公布10月份制造业产值同比增长了1.2%,优于市场预期,而且是连续三个月取得增长;贸工部的乐观相信是基于这组数据。

海事和岸外工程业盛衰影响广大

然而经济师并不敢断定情况好转,因为10月份的优异增长是得到生物医药领域的提振,这是一个波动很大的领域、占制造业产值的比重高但聘请的员工不多,加上跟经济其他领域的关联性不大,因此惠及的层面不广。

若不包括生物医药业,10月份制造业产值同比实际是萎缩了1.4%。

根据标新局网站的数据,生物医药领域在2013年聘请了1万6000人,相比之下,海事和岸外工程业聘请将近9万人。这个行业对国内生产总值的贡献或许不及生物医药,但这个行业的盛衰有着更大更广的影响。

经济发展局的数据显示,今年首10个月,海事与岸外工程产值同比下跌超过三成,是表现最差的行业,单是10月份的产值便下跌了47%。

为缓解海事与岸外工程业者面对的资金周转问题,同时也帮助它们掌握未来的机遇,政府本月起重新推出标新局的过渡性贷款计划(Bridging Loan),并加强该领域的国际化融资计划(Internationalisation Financing Scheme,简称IFS)。

海事与岸外工程业正经历寒冬,多家新交所上市的海事和岸外工程公司处在破产边缘,Swiber控股和Swissco控股先后接受司法管理;瑞克麦斯航运(Rickmers Maritime)和Kris能源(KrisEnergy)寻求债务重组困难重重,随时可能走上同样道路。大型业者虽然不至于陷入危机,但业绩大受影响。

距离明年财政预算案还有两个多月的时间,政府选择现在宣布对海事与岸外工程业的援助计划,会不会让正在等待政府出手相助的其他行业业者,想起2009年推出的205亿元“振兴配套”,认为政府的这个动作暗示了其他行业也可能得到援助?

贸工部今年内两次调整全年增长预测,从年初时的1%到3%调整至1%到1.5%,这是全球金融危机结束以来的最差表现,经济情势虽不乐观,但仍不至于像2008年、2009年金融危机那么严重,估计政府尚不会下重药。

然而,短期的未来存在许多已知的未知,让新加坡经济面对下行风险。英国人公投脱欧、美国人选择特朗普当总统,看来没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发生的。民粹主义和保护主义逐渐抬头,自由贸易时代可能终结,新加坡作为一个依赖出口、资金自由流动的经济体,很快就会感受到冲击。

也许可以让大家松一口气的是,政府对海事与岸外工程业伸出援手,说明了政府会在必要时出手相助,而不会坐视不理,当真正的经济衰退降临时,大家相信会“得偿所愿”。但我们都希望这一天不会来临。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