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卡Amarasuriya家族五代打拼 几包宝石变出五个聚宝盆

1872年,巴拉惹以20元的租金在谐街开了首家珠宝店铺。(受访者提供)
Amarasuriya家族企业的创始人巴拉惹带着几小袋的锡兰著名天然宝石,于1869年漂洋过海来到新加坡。(受访者提供)
The 1872 Clipper Tea Co. 是BP de Silva的茶业品牌,目前已开设有八家茶吧,图为在爱雍·乌节的新店。(档案照片)

明眼看名商

在新加坡扎根的斯里兰卡富商虽不多,以经营珠宝起家的Amarasuriya家族却历经五代而不衰,家族企业传至第三代曾一度面对存亡危机,集团安稳渡过艰难时期后,先后精心打造了五个大大小小聚宝盆。

在新加坡落地生根、来自南亚的印度人,人数估计约35万,占全国总人口的9%。百多年来,新加坡商场上出现了一些传承数代的南亚显赫家族,其中斯里兰卡Amarasuriya家族,已由第五代传人上阵接班。

许多家族企业创始人很快就赚到自己的第一桶金,其中一个关键因素是创业者必须有远见,善于发掘商机并创造商机。不管从事哪一行,行行都会是聚宝盆,而由五代人经营的BP de Silva就有多达五个闪闪发亮的大小聚宝盆(名表经销、珠宝业、茶业、镀金礼品及餐饮业)。

BP de Silva是一家多元化控股公司,也是具有百年历史的老牌家族企业。公司最早在谐街(High Street)经销珠宝,今日主营业务包括奢侈品和大宗商品交易两方面。以经销珠宝、手表和贩卖茶叶起家,经历两次世界大战后,公司发展到另一个新阶段,成为诸多欧洲知名手表品牌的亚洲首屈一指代理商,业务规模拓展到餐饮等多元化投资领域。

Amarasuriya家族企业的创始人巴拉惹(Balage Porolis de Silva),是锡兰(斯里兰卡旧称)的小贸易商。19世纪末,巴拉惹带着几小袋的加勒(Galle)著名天然宝石,于1869年漂洋过海千里迢迢来到新加坡。

1872年,年约20岁的巴拉惹决定在狮城成立BP de Silva,并以20元的租金在谐街开了第一家珠宝店铺,店里也兼卖一些木制手杖、雕刻品,以及漆器等手工艺品。

新加坡位置优越商贾云集

百多年前的新加坡已是东南亚的主要商港,是各地商贾云集之处。经商眼光独到的巴拉惹,开店短短两年就赚得钵盘皆满,顾客包括英国、泰国、柬埔寨和柔佛王室,以及路经狮城的富商。

巴拉惹超时代促销手法

1912年,BP de Silva的生意越做越大,巴拉惹不但在老家买了一大片茶园、建造豪宅,并把谐街公司隔壁的店面买下,把锡兰顶尖工匠请来店里。店面并不是用来扩充营业,而是改建成珠宝博物馆,展示珠宝历史和制作过程。这种在店里参观珠宝师傅现场制作的购物乐趣,在百多年前无疑是超时代的促销手法。

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日军入侵前夕,BP de Silva的一位经理连忙把店里许多价值连城的珠宝装进一个布袋里,秘藏在住家的大树下,而谐街店里的珠宝则被洗劫一空。四年后,日军败退、局势恢复平静,这名经理把袋里的珠宝完璧归赵,并拒绝接受公司的任何奖赏。公司就靠着这些秘藏的珠宝得以迅速重返商场。

此后,公司“上下一心、同舟共济”也成为BP de Silva百年企业文化之一。

险些应验富不过三代

所谓“富不过三代”,BP de Silva由Amarasuriya家族的第三代子孙在上世纪60年代接棒时,公司里涌现了暗流。

经过近一个世纪的发展,BP de Silva的家族和非家族股东多达140个,大小股东对公司经营和资产分配等,经常有不同看法和意见。与此同时,公司也进行业务重组,一些子公司清盘、裁退冗员,而公司在斯里兰卡数以万亩计的红茶园丘,也被收归国有。

在这段非常时期,第三代接班人瑟巴拉(Sepala)为了一劳永逸地解决问题,不惜向银行举债,以大笔银行贷款向非家族股东回购公司股票,Amarasuriya家族虽然最后再次牢控BP de Silva大权,消除了许多纷争,不过,如此一来不但面对庞大的债务,在斯里兰卡买下一家聘有4000名员工的工厂,更使集团的债务负担雪上加霜。

Amarasuriya第四代传人孙尼尔(Sunil)接手的是一家债台高筑的公司。孙尼尔是在1964年离开斯里兰卡前来新加坡定居。他父亲瑟巴拉是名医生,为了保护一名素未谋面的淡米尔人,不让他被愤怒的群众活活烧死,瑟巴拉救了他、藏在加勒的家中,并对屋外聚集的人群说:“你们如果闯进来杀了我,也就是杀了这里唯一的医生,以后再也没有医生可以为你们看病、医病了。”

建国总理李光耀父亲曾在BP de Silva工作

这番话虽驱走了人群,瑟巴拉却开始担心家人的安危,最后决定带着孙尼尔举家搬到新加坡来,全心全力经营BP de Silva,建国总理李光耀的父亲李进坤就在那个时期加入那家公司,前后工作了四五年。

在日理万机的重重压力下,操劳过度的瑟巴拉突告中风瘫痪在床。孙尼尔在新加坡考完普通水准会考,远赴德国念宝石学,研究珠宝设计和管理,在德国待了七年。父亲病重不起,29岁的孙尼尔被紧急召回,匆促之间被委以统率家族企业平稳过渡的重任。

出掌元气大伤的BP de Silva,孙尼尔第一要务是设法尽快减轻债务负担,斯里兰卡工厂就在他痛定思痛之后卖掉,并重组核心业务,积极扩展利润较高的领域。

另一方面,斯里兰卡在上世纪80年代经历长达20多年的内战,造成几十万人流离失所,Amarasuriya毅然选定扎根已久的新加坡,做为家族企业的大本营。

进军高端手表业务

上世纪80年代,BP de Silva的核心业务转向另一类奢侈品——高端手表的经销。

其实,瑞士名表奥美嘉(Omega )早在1928年已委任BP de Silva为经销商。在凌厉的市场攻势下,BP de Silva一度成为奥美嘉手表的全球最大经销商,瑞士工厂制造的约四成奥美嘉手表是由BP de Silva负责代理经销。此外,BP de Silva也曾是瑞士时尚手表集团斯沃琪(Swatch)的经销商。

瑞士品牌爱彼表(Audemars Piguet,简称AP)和BP de Silva的伙伴关系也长达数十年,AP家族还邀请BP de Silva投资入股,建立更稳固的战略商业伙伴关系。以昂贵、高雅闻名的爱彼表,零售价从两万元起跳,最贵的不下100万元。

有了瑞士钟表业国际大品牌的“助威”,BP de Silva的名表经销业务在宽敞蓝天高飞,成为集团重中之重的业务,比重远超珠宝业和茶业,堪称Amarasuriya家族的最大聚宝盆。

收购丽西施 推广新加坡礼品

BP de Silva集团的另一个亮点品牌是在2000年买下丽西施(RISIS)。

有40年历史的丽西施以打造高贵优雅、具新加坡色彩的纪念首饰闻名,最为人称道的当属其在胡姬花真花上镀以24K纯金,是旅客喜爱的礼品和纪念品。创造镀金胡姬的是新加坡标准与工业研究所(SISIR)的第一任主席李金达博士。李博士创造丽西施镀金胡姬饰品的灵感来自妻子李莺娘,她希望绽放的胡姬花永不枯萎,李博士就巧用镀金科技打造丽西施镀金胡姬花。

对孙尼尔来说,收购丽西施是个数百万元的小投资,一年营业额约1600万元,其真正用意是希望能推广具有新加坡特色的首饰和礼品。他透露,制作镀金胡姬花的过程并不简单,单是挑选合适的胡姬花,每三朵平均只有一朵适合镀金。

企业信誉摆第一位

没有信誉,企业的长期发展就无从谈起,赚钱而没有信誉,最终也不可能赚到太多钱。只有令人称赞的信誉才是最珍贵的财富,每个做强、做大的企业背后都有良好信誉、金字招牌;有了信誉,才会得到市场、消费者的支持,也缩短致富的距离。

作为身家上亿元的家族企业家,孙尼尔向来把企业信誉放在第一位。他说:“一代传一代的发展总会有风险,要保持家族企业的信誉、稳健,我们必须确保能获得所有家庭成员的支持。我们要求家族企业的成员不能同时另设私人企业,如果要出售BP de Silva股份,也只能卖给兄弟姐妹或是子女。我们鼓励下一代有不同的兴趣爱好,充分发挥他们所学的专长,要懂得如何照顾整个家族生意、关心员工。家族企业里的家族,不只我们几个人,而是一个包括员工、客户的大家庭。”

捐赠慈善回馈社会

目前,BP de Silva每年会拨出10%盈利捐赠慈善事业。第五代传人瑞涵坦诚指出,BP de Silva已发展到一定规模,当然要确保年年都能赚钱,公司有盈利才能发展、员工才不会失业,不过公司赚多少已不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对国家要有贡献,让公司的存在有益于社会。

第五代接班人掌握华文华语

今年68岁的孙尼尔育有三名子女,老大纳文(Navin,32岁)、老二瑞涵(Rehan,30岁),以及女儿珊雅(Shanya,25岁),三位Amarasuriya家族的第五代接班人,分掌BP de Silva集团的钟表、茶叶及珠宝三大核心业务。

在英华中小学受教育、留学澳大利亚墨尔本的瑞涵能讲一口字正腔圆的华语,并能在微信上以华文沟通。原来,瑞涵在两岁时就和邻居的华族小孩打成一片,并由专人教导华文华语长达十五六年。

孙尼尔具远见 让孩子学华语

他说:“能讲流利华语应归功我父亲,他很早就认为在多元种族社会里,要进一步了解他族的文化和风俗习惯,就一定要学会他族的语文。当时,父亲的首选是新加坡社会中占多数的华人所使用的华语,这也让我终生受用不尽。现在和中国人做生意,只要主动开口讲华语,许多不必要的障碍和隔膜就会跟着消除,因此华文华语的确是有其终生受用的商业、文化价值。”

斯里兰卡以盛产红茶闻名于世,估计年产三亿公斤的红茶,其中5%是高品质好茶,而由BP de Silva采购出口的茶量大约有400万公斤。

进军茶吧及饮食业

瑞涵表示:“我们在斯里兰卡经销茶业逾百年,已建立了信誉良好的品牌。我们定期供应大量茶叶给世界各地大茶商,过程透明、定价公开,因此许多茶商喜欢和我们来往,我们的茶业得以持续增长。我选择做家族的茶叶生意,是因为我看好未来茶叶市场的商机。因为我对饮食很有兴趣,所以在推动家族企业的茶叶生意的同时,也尝试将茶叶作为食材,比如制作抹茶蛋糕、抹茶饼干等,这样就可以将我对饮食业的热忱与茶叶生意巧妙结合起来。”

The 1872 Clipper Tea Co是BP de Silva的茶业品牌,目前已开设八家茶吧,最新的一家就设在爱雍·乌节(ION Orchard)。茶吧售卖的泡芙有五种口味:香草、伯爵茶、奶茶、抹茶,还有以花茶为基调的“Eternal Garden”。瑞涵偏爱伯爵茶泡芙,特别喜欢“它散发着花香味”。

他说:“近这一二十年,咖啡文化排山倒海而来,各式各样的咖啡吧如雨后春笋;和咖啡吧的数量比较之下,茶吧虽相形失色,不过这也意味着茶吧的未来发展空间无可限量。接下来我们的茶业同行应携手合作,积极推广喝茶文化,让更多人在外也喜欢一杯红茶在手、慢慢品尝怡心。”

Amarasuriya家族喜欢美味佳肴,BP de Silva在2000年抱着“不妨试试”的想法,开设了意大利餐馆Senso Ristorante & Bar,接着又另开Spizza、La Nonna,如今旗下共有八家餐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