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纸杯业霸主张静文 环保纸杯掘出大金矿

晋兆远赴纽约时报广场,砸钱宣传发笑杯的经济和社会效益。(受访者提供)

明眼看名商

时代、科技和消费方式飞速变化,旧的产品往往已不能适应新环境,台湾客家人张静文以创新的力量,把小小的环保纸杯变为致富的大金矿,一跃成为‘亚洲纸杯业的霸主’。

晋兆生化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张静文是出生于台湾的客家人,号称“亚洲环保纸杯业的霸主”,一生秉承的经商理念是“要让全球消费者都能使用安全的环保纸杯产品”。

上世纪70年代以前,张静文在父母创建的“家庭工厂”里打杂,生产塑料袋供应给附近的市场。这个在今天看来没什么技术含量的工作,只需一两台吹袋机、一个封口机,就变成一个家庭小工厂。

张家虽也经营得略有规模,不过当台湾各地类似的家庭工厂纷纷涌现时,这项事业却走到了尽头。赚取利润微薄的塑料袋业者,唯有退出或转型,张家也开始考虑新的方向。

在正式创立晋兆生化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之前,张静文经营方兴未艾的环保包材的纸杯制造行业已有多年,是台湾麦当劳连锁店炸鸡盒的首要供应商。

公司首创的特制纸盒而非纸袋用来装热狗,也供应给全台7-11便利店;率先生产的双层防烫面杯,则供应给台湾知名快熟面厂商;设厂研发更多不同功能的纸容器,其中创新的铝箔纸杯替代旧有纯纸制的纸杯,提供更好防潮性、遮光性之包材、保证食品原味,保质期更长。

获100多个国家地区发笑杯产品专利权

张静文在事业上取得的第一个突破,就是将双层杯技术转让给台湾顶新集团旗下的康师傅,这是康师傅第一次从外界引入新技术,在天津及杭州快熟面厂內合作生产纸杯。

能得到世界快熟面巨头的刮目相看,激励了张静文在产品技术和功能上自我颠覆。历时八年研发的“发笑杯”(Jolly Cup),以千军万马之势一举打入欧美、日本、中国大陆等众多国家和地区的市场。

今日,发笑杯已取得全球10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产品专利权。以一个小小的纸杯牵动世界,张静文依靠创新打造了属于自己的事业蓝海,也为世界纸杯行业增添许多异彩。

相比保丽龙等塑料包材,纸杯在当时算是最为环保的产品。张静文解释:“因为塑胶杯耗费资源,也不可降解;保丽龙虽然便宜,但回收困难,造成使用即污染的事实。”

10多年前,当张静文“急踩刹车”停下已有相当规模的传统纸杯制造业务,转而投身高环保、低耗材、新功能的新一代纸杯研发时,台湾同业大多冷眼旁观,不看好他的“疯狂”颠覆举动。

由于台湾规定快熟面厂商不得再使用保丽龙,而双层泡面杯的隔热性也不比保丽龙差,双层泡面杯立即大受欢迎。台湾知名的快熟面厂商几乎都是张静文的客户,并且是第一个外销双层快熟面杯到日本的台湾厂家。

传统纸杯陷入价格混战

走在产业前端的优势,让张静文平稳渡过1997/98年亚洲金融风暴,公司以每月5000万元台币(约227万新元)的营收领先同业。2003年,台湾采取严厉的环保政策,公司月营收突破8000万元台币,张静文每取得一次技术突破,就迎来一次事业发展高潮,不过危机也随后出现。

原来,纸杯需求量大增,利润诱人,新入行的商家纷纷涌现,纸杯行业的“淘金客”一夜暴增,整个行业陷入价格混战,而作为最大的供应商,张静文自然备受打击。

他坦诚表示:“那无疑是一个重大挫折。当时,纸杯制造已经相当成熟,打价格战毫无意义。我们必须跳脱行业怪圈,设法创造一个新的产业生态。就像人家讲的,我们去解决市场的问题,就是我的机会所在。”

这场危机让张静文深深体会要成为产业发展的领头羊,当产品容易被追上和模仿时,产品就一定要有差异性、创新性。

因此,他毅然全身全心投入到发笑杯概念的研发中,并做出一个极为大胆的决定,毅然和旧公司切割,另设“晋兆生化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一切重新开始。

苦心研发 纸杯“发笑”

目前,全球主要市场使用纸杯数量一年估计达8640亿个;其中,咖啡市场估计用量最多,总计8000亿个,茶饮市场和冰淇淋市场各有120亿个,杯面市场另有400亿个。

据估计,单是台湾內销市场,一个月纸杯使用量约两亿个。张静文预估全球每年有1兆台币产值的纸杯市场,发笑杯行销中国大陆、欧美和亚洲国家多年,晋兆目前供应內外销市场,每月生产多达5000万个纸杯,并提供原料、制程、设备和专利供授权厂商使用。

2013年,晋兆的发笑杯的一年营收1亿2000万台币,预计2017年营收可超过20亿台币,短短三年业务增长翻了几番,创新产品的研发频传捷报。

其实,自2004年起,张静文每年用于发笑杯的研发开支不下2000万台币,经常是眼见投入的钞票即将烧光,不得不再去找新资金。晋兆研发团队“关起门来做研发”,张静文和公司突然从市场上销声匿迹,很多同业都不知道他们到底在做什么。

他说:“食品饮料的安全性,不只是食品本身的安全问题,如果包装存在污染的话,就与食品产生了交叉污染。这对消费者是个伤害,对厂商的品牌和销售也产生不利影响,因此从一开始我就非常清楚,解决纸杯污染的概念是正确的。一开始我虽然非常有信心能够实现突破,一定能取得成功,但是时间上我不敢说有把握。因为这是一个全新的领域,没有经验可以借鉴。”

耗時八年终于研发成功

2012年研发宣告成功时,张静文已前后投入了2亿多元台币,耗時长达八年,其间艰难经历和痛苦经验,几乎一再把他逼进绝境。

晋兆一掷千金进行研发,几乎是从一张白纸起步,张静文之前所积累的传统纸杯制造经验只能供参考之用,很多部分还是要从头开始、不断摸索,从中吸取实际经验,而摸索本身就是一个熬人的过程。他密切关注各种最新的科技资讯,亲自请教技术专家,频频出国考察,从一点一滴累积各种可能,然后分辨筛选这些可能。

研发之路一走八九年,从原料纸浆到纸杯,每个程序都不容易,光是第一道关卡淋膜技术研发就花了两年,耗费1000多吨纸,混炼出不含塑化剂的PP(聚丙烯)淋膜原料。这种创新的双面淋膜技术,一般淋膜机不能用,晉兆因此把旧的淋膜机改装。接下來,要将纸板裁切成0.36至0.48毫米的纸片,万一裁切厚薄度不均,就会失去黏性。

因此,和传统纸杯相比,张静文研发的发笑杯所用的纸张中的技术含量截然不同,完全不在同一个层次上。

企业要做好研发,做好创新,也要准确掌握市场、行业发展趋势。发笑杯的许多创新功能就是来自对市场趋势、消费者需求的入微观察。张静文指出,很多创新是懂得创新不懂得生产,或者懂得生产不懂得销售。任何一个环节脱节都无法达到从创新到成熟商品的演进。“我的策略是如何突破现状带来一个新的东西,一个新的理念。”

耐高温又节省材料 

首先,发笑杯的纸张要能高温不变形、不开裂的基本要求,也能手拿而不烫和可降解的高要求。为了获得特别要求的纸张,张静文经年累月在成千上万个配方中苦心寻找,找出了合格的纸浆配方后,他还必须在制造技术上持续提升,其中仅仅为了研究PP离如何淋膜在纸张上且保持完全粘合就历时兩年。

一般情况下,PP原料是无法直接粘合在纸张上,张静文通过特別的技术,使发笑杯成为世界上率先突破此项技术难题的纸杯产品。从纸张、淋膜原料、淋膜技术、印刷、轧制成型到发泡技术,逐个摸索,积累经验,并自制设备、工作量庞大且费时。

成功研制的发笑杯不仅集合传统纸杯、塑料杯和保丽龙杯的优点,同時又摒弃了它们的缺点。

之前,市场最普及最广的PE(聚乙烯)淋膜纸杯,使用温度为不高于摄氏60度,而发笑杯可以承受摄氏130度的高温;淋膜纸杯盛装摄氏100度的热水就会变形发烫,而发笑杯不变形、手拿不烫;淋膜纸杯盛装冰水会“冒汗”,而发笑杯则不会;淋膜纸盛装摄氏60度以上的水或食物会有塑化剂释出,发笑杯盛装摄氏120度的水或食物也不会有这样的问题;淋膜纸杯手拿易变形,而发笑杯外层有像绒线一样的凹凸花紋,触感柔软舒服;淋膜纸杯用后不可降解,而发笑杯埋在土里六个月,降解率超过93%。

此外,发笑杯比同等级的饮料纸杯、快熟面杯节省了40%的材料。以康师傅每月使用约六亿泡面包计算,就能省下6000吨纸,换言之,如果康师傅快熟面杯采用发笑杯,每月可以少消耗1万8000吨原木,少产生废水和二氧化碳各6万吨。

张静文常说:“一个小小的纸杯就可以为地球减少这么多的二氧化碳排放,因此我们常说从小的地方会看到很多大问题、大趋势、大未来,我们说发笑杯是革命性包材,以社会效益来讲,也更加名副其实。”

通过授权生产扩大全球市场

纸杯是快速消费品,适合就近生产,晋兆希望通过授权生产模式到全球各地生产,这不但能与客户分享利润,还可以迅速做大市场。

张静文认为,因为只有市场大了、普遍了,晋兆才会有制定全球统一产品规格的话语权,也可以实现上游纸厂供应单一规格的纸张。唯一的合作底线是,任何客户不要有买断发笑杯专利的企图。

在“中央厨房概念”下,由晋兆提供原料、技术、设备和专利,授权合作伙伴生产,在全球形成一个新的产业链。由于原料和技术出自同一家,可以有效保证产品品质的一致性。

与参与者共赢发展 坚持不加入削价战

他说:“行业里的人都知道,传统纸杯市场已经是红海市场,厂商获利困难,而不断爆出的劣质纸杯问题,让这个行业雪上加霜。我们创造了一个蓝海市场,生机勃勃。我们希望为业界带来新的游戏规则,我们该让的利润会让出去,与每一个参与者共赢发展。这个规则要遵守,不能逾越。”

张静文坚持的另一个原则,是不加入削价战。每个发笑杯的售价比传统纸杯贵30分台币,如果一年要用1000万个纸杯,就要多支出300万台币。

张静文坦言,不是没想过降价,但如果真要降价,传统纸杯业者一定会跟着降价,到时又落入恶性循环,展开降价竞争,就像十多年前的惨状,降了等于沒降。

展望未來,张静文仍是信心十足。“我们看的不只是台湾市场,全世界光是一年使用的咖啡杯约8000多亿个,只要取得 1%市场,那已是很大商机。”

食品饮料的安全性,不只是食品本身的安全问题,如果包装存在污染的话,就与食品产生了交叉污染。这对消费者是个伤害,对厂商的品牌和销售也产生不利影响,因此从一开始我就非常清楚,解决纸杯污染的概念是正确的。一开始我虽然很有信心能够实现突破,取得成功,但是时间上我不敢说有把握。因为这是一个全新的领域,没有经验可以借鉴。——晋兆生化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张静文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