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前景不确定下的预算案

就势论市

在美国和英国等发达经济体政策不确定性上升,可能加剧全球经济风险之际,眼前唯一可以确定的就是“世界充满不确定性”。

在不确定性气氛持续弥漫的年代,我国财爷今年会不会大派红包也充满不确定性。

2017年财政预算案再过一个星期就揭盅,财政部长王瑞杰将在本月20日发表财政预算案声明,时间刚好跟随在农历新年的尾巴,也仍散发着情人节浪漫的余温。在这样的气氛配合下,今年的财政预算案会给国人怎样的期待?是锣鼓喧天的派红包大行动吗?还是如烛光晚餐般的形式多过于意义?

在最近的几个新春捞起午餐聚会上,许多中小企业老板在谈到财政预算案时,都认为今年的预算案特别引人关注,因为我们现在好像是活在乱世当中:全球经济已经久久未见复苏;美国总统特朗普又让全世界地缘政治局面陷入一个紧张、不明朗的新低谷;地球自然生态的破坏程度与日俱增,许多城市空气受污染、气候变化带来前所未有的挑战等。

面对相对艰难的外部环境,作为开放型小经济体的新加坡难免受影响。虽然政府表示我国经济还未出现危机,但是居民长期失业率已从2015年9月的0.6%上升至2016年9月的0.8%,也是2009金融风暴以来最高的失业率月份。去年有7237家本地公司停业,但新注册的公司却只有4771家。

去年有多达十个以新元交易的证劵出现违约,造成很多零售投资者面临亏损。多家与油气及海事相关的上市公司因财务危机而面临破产、倒闭和司法管理的命运,一些公司也进行大规模裁员。

企业期待政府对症下药

单看这些负面的数据和现象,不免让人担忧,尽管实际情况或许不如人们想象中糟糕,不少企业仍认为这是自2009年金融风暴以来首次出现的负面现象。他们期待来自政府的及时雨可以帮助解决或缓解困境,在今年的财政预算案中看到一些对症下药或应急的措施。

在世界发生大动荡、大变化之际,我们是否应该回到基本,以“安居乐业”为先,让国人在这个动荡的时代还能继续安稳地生活、工作?

其实,许多中小企业的愿望很简单,都是一些基本诉求,不外是降低经营成本、增加税务优惠和津贴、少付税或免税等。

有名中小企业代表就说,他们今年希望政府延长生产力与创新优惠计划(Productivity and Innovation Credit,简称PIC),以协助企业积极推动创新与数码转型工作。像这样年年如是提出的诉求,其实对他们的帮助最大,如果政府考虑以新措施来取代,倒不如保留他们所熟悉的PIC。

也有不少企业和商会希望政府降低房地产税,无论是企业或房地产投资者,面对高空置率、租金下滑的困境,他们希望政府拉一把,考虑降低房地产税。

针对失业率、裁员人数上升,推出更积极的就业机会重新分配、工作再培训的计划可缓解或防止情况恶劣,尤其是针对中老年员工以及中小企业的特殊情况,应作出调整及给予援助。

应采取更激进手法援助

其实,政府甚至可以采取更激进的手法来帮助大小公司,在经济逆境中保留员工和更好地管理人力开支,例如减少工作日或制定公司间的人力资源共享计划。

面对世界政治局面的变动以及不稳定,加上网络年代所带来的迅速变化,国人必须随着全球的步伐作出调整、应对,而不是墨守成规、一成不变。也因此,政府必须大力推动创意事业、创新科技的新兴行业,甚至还必须推行一些鼓励创意思维的大型运动。只有思维改变、提高竞争力,以及创新科技才是以变应万变的良策。

如果说孩子是人类的未来,中小企业就是一个国家经济的未来,所以对于中小企业,政府更应该在此时伸出更多的援手。中小企业近年的停业率达到历史新高,也是必须正视的问题之一。

对于推出中小企业的援助,不能实施常态中的策略,而应采取一些比较积极的手法。在减税、赠款和津贴等惯用的配套以外,可以考虑开辟一个专属中小企业的商业园,如管理温室般提供廉价租金、贷款、咨询服务等来培养一批又一批的优良中小企业,而一旦公司有能力自行其力才搬出工业园,继续发展。

另一个中小企业普遍面对的问题,就是难以吸引到优秀的人力资源,尤其是那些较高职位和技术性高的专业人员。如何帮助中小企业物色这些专业人员,并承担他们的部分薪金,将会是个新挑战。

中小企业一般都有找不到专才,导致无法扩充业务或从创始人手中接管业务的瓶颈,所以人力资源这一块的援助不容忽视。

未来经济委员会报告 七大战略涵盖范围全面

看似陈腔滥调、毫无新意的诉求,但却切切实实地反映了新加坡企业眼前的困境。刚于上周四出炉的未来经济委员会报告,虽然是为中长期经济发展制定战略,而非应对眼前的经济问题,但报告所提出的七大战略,其实所观照的范围相当全面,而且有些是已经在执行或已落实的计划,既配合了当前的经济与社会考量,也以此作为打造新加坡成为创新国家的长期战略。

这七大战略包括:深化并扩展国际联系、掌握并善用精深技能、加强企业创新与壮大的能力、增强数码能力、打造机遇处处的蓬勃互通城市、发展并落实产业转型蓝图,以及携手合作促进创新与增长。

这些都是放眼五到十年的战略,具有前瞻性,但随着世界的变化,间中也可能有随时调准的必要,或许将来会出现不只一份的升级版报告。

尽管报告仅着眼于战略性层面的课题,但一些建议仍然值得一提,例如委员会建议检视新加坡的税务制度,以使其保持促进增长及竞争性,同时又具“广泛性、累进性及公正性”,以适应一个老龄化的社会。

此外,对于外来人才的态度有明显的改变、低调,报告强调以人才的质量为首要考量而不是他们的国籍。更重要的是,企业可以参考报告的长期战略,拟定企业未来的发展方向。

政府已接受委员会的全盘建议,并会在财政预算案中作出回应。今年的预算案要为未来的新加坡设置场景,政府希望把新加坡打造成机遇处处的蓬勃创新国家,争取在未来10年每年取得2%至3%的经济增长。所以,预算案须在解决短期需要和如何落实未来经济委员会的建议之间,谨慎求取平衡。

在美国和英国等发达经济体政策不确定性上升,可能加剧全球经济风险之际,眼前唯一可以确定的就是“世界充满不确定性”。在不确定性气氛持续弥漫的年代,我国财爷今年会不会大派红包也充满不确定性。

热词 :

预算案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