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斯拉翻船还是翻身?

以斯拉的股价随着油价一路低走,按目前的财务状况,分析师不排除它申请清盘或接受司法管理的可能性,但也有人抱着希望,希望有整合与并购的可能。

作为一家站在业界前端的综合岸外承包商和解决方案供应商,以斯拉控股(Ezra Holdings)成立25年来乘风破浪,曾经有过红红火火的时期。人说烂船也有三斤钉,股价只剩不到3分钱的它,究竟会翻船还是能翻身?

以斯拉是黎良子在1992年创办的。黎才德子承父业,1995年加入公司,目前是集团董事经理。2003年,以斯拉在新加坡交易所(SGX)挂牌,2005年转到主板。

集团主要提供三大服务:海底、岸外支援和生产,以及海事。旗下负责海事业务的Triyards控股于2012年分拆在新交所主板上市,2014年,旗下岸外业务EMAS Offshore成为首几个在挪威和新加坡双边上市的公司。

黎良子曾多次列为福布斯(Forbes)新加坡40大富豪,以斯拉也曾当选福布斯亚洲200大企业。

2009年推出的《经济战略委员会报告》,也把当时营收达4亿6200万元的以斯拉,列为本地中小企业向国际扩充的成功个案之一。

2007年,以斯拉的股价曾上扬至近2元的高位。过去两年多来,股价却随着油价一路低走,从2014年7月的0.73元重摔至本周三的2.5分。在市场看来,这或许是油气、岸外和海事的巨星殒落又一例,但对股东和债券持有人来说,却是心里沉重的痛。

重组困难重重

去年,Swiber控股和Swissco控股等四家油气相关公司申请进入司法管理。最近,以斯拉接二连三传出负面消息,按照它目前的财务状况,分析师不排除它申请清盘或接受司法管理的可能性。

以斯拉本月3日说,在持40%股权联营公司EMAS Chiyoda Subsea(简称ECS)的1亿7000万美元(约2亿4000万新元)投资和贷款可能会全数注销。如果无法在一定期限内完成重组,集团会面对破产危机。

本月6日恢复交易后,以斯拉立即遭抛售,股价一天内大跌37%至3分。

本月7日,挪威公司Forland Subsea发出律师信,向以斯拉追讨2550万挪威克朗(约440万新元)租赁费用,并表明若三个星期内无法解决,就向新加坡高庭提出清盘申请。

ECS附属公司所租用的海洋作业工程辅助船“Lewek Inspector”由以斯拉作担保,去年10月开始拖欠租金。

奕丰集团(iFAST Corp)固定收益分析员郑雄辉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以斯拉的重组很难顺利完成,因为涉及方很多,而且当中不少也在油气或海事领域,同样面对财务压力。

截至去年8月31日,以斯拉的净流动负债为8亿8722万美元,第四季亏损从前年同期的781万美元猛涨至去年的3亿3960万美元。

郑雄辉说:“ECS的一大笔注销也会雪上加霜,这会影响它们和银行的债务商讨能力。银行为减低曝险,或许更不愿意展延贷款期限。”

同时,以斯拉的关联公司柏利赛石油科技公司(Perisai Petroleum Teknologi Bhd.)也面对债券违约风险。

另外,为兑现买下与柏利赛联营的SJR Marine的其余51%股权的承诺,以斯拉子公司EMAS Offshore必须支付2000万美元现金给柏利赛,以及分期付款偿还其余2300万美元。

KGI证劵(新加坡)分析师黄感恩指出,重组计划是否能成功,现阶段得看债权人能够给予多少支持,也或许需要证券投资者的注资。

相较于Swiber突然提出清盘,然后又转为申请进入司法管理,黄感恩认为以斯拉的任何动作都不会对油气市场造成太大冲击,毕竟它在过去一周已多次发出警讯。

郑雄辉说:“如果无法和债权人成功协商至重组贷款,不排除以斯拉进入司法管理的可能性。另一家造船公司南昌(Nam Cheong)也面对负现金流和债券到期的问题。”

三斤钉能否撑船

以斯拉股价一年跌45%,一天跌37%。票据持有人看在眼里,也担心集团在2018年4月到期的一批总额达1亿5000万元票据无法赎回,甚至连今年4月的4.875%年息也无法支付。

黄感恩说,以斯拉可能会像洪新刘海运(ASL Marine)一样尝试延长期限几年,因为它没有现金,也没有能力生成现金流。洪新刘海运成功重组两笔总额达1亿5000万元的中期票据。

目前票据持有人除了等,也无法有太多动作。郑雄辉提醒,这一笔是无担保票据,如果公司清盘,可拿回本金的机会也不高。如果持有人不想等,可考虑在公开市场卖出,目前的价格约32分。

3分的股票卖或不卖,32分的债券收或不收?许多持有人选择抱着破斧沉舟的一线希望。

油气相关业者的市值非常低,存在整合和并购的可能。但要吸引到白武士,先决条件是公司的基本面要良好,同时有翻身或增长的潜能。

根据以斯拉11月底发布的全年业绩,星展集团研究分析师沙卡尔(Suvro Sarkar)预测集团在2017和2018财年会分别蒙损1亿4800万美元和1亿4000万美元,因为EMAS offshore和海底业务联营公司的损失持续扩大,利息成本也加重。当时他认为,资产负债表承载许多风险,营运方面也还不看到转机,因此认为这只股已充分反映市值。

Triyards控股是以斯拉目前少数或甚至唯一的盈利来源。

华侨投资研究分析师刘沛涵指出,在目前艰难的环境下它还能每季都有盈利相当难得,救生艇等特别船只的订单也有所增加。

非油气项目的利润较低,而且Triyards争取订单的速度也有所放缓,子公司未必能助以斯拉一臂之力。

另一方面,油价是否能上扬到足以吸引到油田新投资的价位也还是个问题,远水或难救近火。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