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经济增长及主要风险

“由下而上”的投资组合建构策略,才是缔造稳定回报及尽量减少下行风险的良方。

全球经济持续增长,未来六至12个月发生衰退的机会偏低。事实上,多项指标反映,经济有潜力在2017年加速增长。

制造业一直显著疲弱,但我们预期未来数季将复苏。企业盈利似乎见底,并正在改善。盈利好转应能支持资本开支回升,继而为增长带来重要的刺激作用。

在这个环境下,我们继续略为侧重于增长型资产,但同时意识到不少增长型资产的估值不再便宜。整体而言,我们相信大部分增长型资产目前的估值大致在合理价值附近,新兴市场股票等部分市场似乎仍能提供相对良好的投资价值。

在债券利好因素转弱的环境下,防守型资产似乎备受挑战。政府债券与其他资产类别的负相关性也收窄,从分散投资的角度来说,这削弱了政府债券对整体投资组合的价值。尽管政府债券相对昂贵,但仍能从中发掘投资价值。

货币市场方面,因主要受惠于逐步加息及债券收益率上升,美元预计具备进一步转强的潜力。随着德国、法国及荷兰今年将举行大选,欧洲的政治争议料将为美元(传统上被视为避险资产)带来进一步支持,而意大利的政局也将继续受到挑战。

2017年环球经济预计将面对的主要风险如下:

一、中国经济“硬着陆”

在过去一年,随着中国经济似乎已经回稳,与内地相关的忧虑因素转淡。然而,中国人民银行(人行)的刺激措施已造成资产泡沫,导致价格过度膨胀,因为向市场注入的额外资金缺乏投资机会。

房地产市场是其中一个受影响的环节,人行也尝试为房地产市场降温。从去年9月底开始,21个城市已实施购买限制,并收紧按揭借贷条件。不过,有关措施存在过度收紧的风险,令恶性循环出现,继而使中国整体经济承受风险,人民币因此面对更大的贬值压力。

按照传统,中国领导班子将于2017年换届,这也会带来更大的不明朗因素。

二、油价飊升

石油市场的供求状况于2016年转趋平衡。由于油价回落,石油公司为求生存而持续削减资本开支,令市场供应量减少。传统上,油价变动幅度甚少温和。随着供应减少,需求压力或会刺激油价飊升。

除了不利石油进口国(但利好出口国)外,这也会带动通胀升温,促使央行考虑把加息周期的步伐加快至超出市场预期,继而导致国际债券市场出现抛售。高油价将削弱消费者的收入,并可能拖累全球经济陷入衰退。在过去45年,油价飊升往往为经济衰退揭开序幕。

三、政府债券出现抛售潮

如上所述,进一步收紧货币政策的机会似乎有限。受政府债券的强劲表现影响,不少投资者持有大量政府债券,并可能平仓,令2013年的“缩减量化宽松恐慌”事件重演。这种变化可能影响其他市场,对防守型资产和利率敏感的增长资产造成冲击。

如何降低风险?

  最后,我们认为“由下而上”的投资组合建构策略,才是缔造稳定回报及尽量减少下行风险的良方。尽管大市的投资机会减少,但我们仍能寻找符合我们要求特质的精选证券,这些特质包括:可持续的收益率、低波幅及资本增值潜力。

(作者是天达资产管理多元资产收益团队主管)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投资理财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