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让股票躺着

市场拾遗

新加坡交易所推出股票借贷服务,已经有15年的历史。不过,从数据来看,大多数的股民至今对这个计划还相当陌生。他们持有的股票,躺在中央托收公司(CDP)户头内,很少借出以赚取利息。

新交所提供的最新资料显示,截至今年2月底,向中央托收公司登记成为“借出股票参与者(lending participants)的人数,共有1万2741名。它指出,这个人数在过去几年没有太大的变化。中央托收公司账户总数超过176万个,因此同意借出股票的股民人数不到1%。

此外,在过去三年,新交所平均每天股票借贷总值余额约2100万元。与2月份本地股市每天交易总额14亿元相比较,股票借贷服务也不太活跃。

新交所表示,中央托收公司采取的运作模式,是扮演“最后借出股票者”(lender of last resort)的角色,以协助股票交易的顺利交割。换句话说,衡量股票借贷服务的表现,不完全以参与人数或是借贷金额来判断,而是确保股市的流动性。这就犹如中央银行一样,当商业银行资金短缺而无法在同业间解决时,它充当“最后的贷款人”。

新交所股票借贷服务有相当大的发展空间

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同意借出股票的人数及股票借贷总值余额不高,也意味着新交所的股票借贷服务,具有相当大的发展空间。

随着更多股民参与卖空及机构投资者进行对冲活动,股票借贷服务的需求理应提高。因此,新交所若能超越“最后借出股票者”的角色,积极推动股票借贷服务,将有助于盘活股市。

在2010年,新交所曾经对股票借贷服务进行改革,把可供借贷的股票从约150只增加至600多只。当时,新交所表示,散户将有更多的机会把他们的股票借出去,而机构投资者则可从中央托收公司借到更多股票,从而提高股市的流通性。

新交所发言人表示,截至今年2月,供借贷的股票约490只,这些股只占本地股市日平均成交总值的85%或总市值的65%。换句话说,在股票借贷服务中,大多数活跃交易的股只都纳入“合格股票”(eligible securities)内。

在现有的股票借贷计划下,投资者都可向中央托收公司申请,成为借出股票的参与者。他们是股票的贷方,而借方主要是股票行、银行以及托收代理公司。不过,借方与贷方的交易方都是新交所旗下的中央托收公司,因此在法律上,散户是借出股票给中央托收公司,再由中央托收公司借出去。

中央托收公司根据随机分配运算法则,抽签决定股票借出的分配份额。不过,为了行政上的方便,中央托收公司规定,散户持有的每只股票必须至少5万股或总值5万元,才有机会进行抽签。

这个规定对持有低价股者较有利,因为持有5万股每股0.10元的股票,总值只是5000元,是大多数小股民“负担得起”的,而在单一的股只投下5万元的投资者,相信不多。另一方面,低价股的借贷活动也较为活跃。

实际上,在今年1月,以每日借出的股票平均数量而言,首五只股票都是投机味重的低价股。它们分别是以斯拉(Ezra)、来宝(Noble)、胜宝(Sabana)、中远投资(Cosco)以及瑞克麦斯航运(Rickmers),而以每日借出的股票平均金额而言,首五名分别是星展集团、胜宝、来宝、中远投资以及毅之安。从这个名单中,投资者可看出市场卖空的股只。

有些市场人士认为,股票借贷服务助长卖空行为,并扰乱市场秩序。然而,也有人认为,水清则无鱼,而卖空也是价格调整的一环。对于小投资者而言,与其让股票躺在中央托收公司,倒不如让它们动起来,借出去赚取年利率4%的利息。

新交所发言人透露,在过去三个月,股票借出的时间平均接近两个月。以年利息4%计算,如果你成功借出1万元的股票,而假设股价没有变动,那两个月的利息约达66元。不过,在实际情况下,利息是根据每天股票的闭市价计算。

最近,新交所进行了一系列改革及公众咨询,包括可能恢复午餐休市、调高股票的最低买卖价差以及引进双重股权结构,目的都是要激活股市。或许,它也可进一步完善股票借贷服务,包括提高股票的借贷量,以吸引更多投资者加入这个计划。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