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褥木塑 峇淡岛上各自精彩

床褥的硬度、软度和高度,必须靠技术人员调到恰到好处,软中带硬、硬中带软,这需要不断测试,以及广收意见。(受访者提供)
 张平武:今天如果只是靠老本一天过一天,无疑会断送明天的机会。(受访者提供)

明眼看名商

一水之隔的峇淡岛向来是新加坡中小企业的投资热土,制造、加工各种各样外销产品,不少还是不同领域的‘王者’,其中国际床褥公司月产五六千张床褥,约九成出口到新加坡市场。立德公司月销60个货柜的环保木塑,运往30个国家和地区,近期将增添25条生产线,进一步巩固其‘产量亚洲第一’的地位。

黄伟忠:父亲的教训是经商“本钱”

睡眠是生活中不可忽视的一部分,人生约有三分之一的时间在床上度过,因此床在生活中占据重要地位。一张好床褥不仅让人拥有舒适的睡眠,对身体健康也大有裨益。目前市场上的海绵床褥经过改良后多是慢回弹海绵床褥,这类床褥有良好的回弹特性、解压性、感温性,以及抗菌防螨的特点,除了保证睡眠的舒适度,也提高了睡眠质量。

在峇淡岛设厂的国际床褥(Mattress International)私人有限公司,专门生产和出口Max Coil品牌、市场定位为中高档的各类海绵床褥。

国际床褥于2000年成立,起步时办公室里只有四名员工,现今包括管理层、物流人员及销售人员超过百人。峇淡岛工厂的员工则从20多名增至今日的450人,工厂面积从六万平方英尺扩大至35万平方英尺。产品也从床褥扩展至多种床上用品及沙发等,其中单是床褥月产五六千张,批发价从数百元到上千元不等,约九成是出口到新加坡市场,市场占有率稳居前五名。

学校假期须到父亲店里帮忙

今年50岁出头的公司主席黄伟忠是“商二代”,父亲黄吉成是新加坡潮州社区领袖。2003年病逝的黄吉成,曾任潮州八邑会馆会长、南洋普宁会馆会长、黄氏总会监察委员会主席、中华善堂篮十救济总会主席等多个社团要职。第十二届国际潮团联谊年会于2003年在新加坡隆重举行,黄吉成当时还是筹备委员会主席。

黄吉成11岁时从中国南来,先在榜鹅落脚,并在中正中学当过教师,后来在大坡一带开了一间名为“光荣”的杂货店,专营日常用品批发生意。年幼时,黄伟忠是父亲店里的好帮手,课余时间经常负责开车送货、办货,并顺利完成南洋理工大学电子工程系课程。

他回忆说:“父亲对我的影响最深,要求我做事、经商必须中规中矩。小时候学校一放假,我就得到父亲店里帮头帮尾,我开车送货不按照他老人家既定的路线,也常招来一顿痛骂。这种有形、无形的影响,让我在不知不觉中积累了做生意的本钱、本领。现在回想起来,在严父的训练下,的确让我获益不少。”

1988年,黄吉成到峇淡岛投资,成立大成发展公司,除了经营房地产业之外,也设厂小规模制造床褥所需主要原料海绵。不过由于分身乏术和管理不当,生意一度陷入困境,后来又患上癌症。

黄伟忠眼见父亲承受健康与事业的双重压力,又不忍心看到父亲多年的心血付诸东流,决定辞去国防部的工作,毅然下海前往峇淡岛助父亲一臂之力,接手管理公司业务。黄伟忠于2000年开设国际床褥公司,在父亲已打好的前期基础上加快转型步伐,把父亲传下的事业做得更大、更好。

手艺和经验决定产品质量

生产海绵床褥的技术含量虽然不算太高、制造过程也不太复杂,不过生产海绵的化学药水原料(polyuerthone foam),在配方和调配上会直接影响产品品质优劣。黄伟忠指出,技术人员就像餐馆大厨,处于生产线上第一关,他们的手艺和专业经验往往就决定了产品质量。除了单人、大单人、双人,以及大双人四种基本标准尺寸外,床褥的硬度、软度和高度,技术人员也必须调到恰到好处。软中带硬、硬中带软,需要不断测试,以及广收意见,让人躺在床上感觉舒适惬意。

材料、厚度和弹簧的好坏,决定了床褥品质。黄伟忠认为,好的床褥应在弹簧方面下功夫。合格的弹簧在拍动下弹力好,且略有均匀的弹簧鸣声,能提供人体适度的支撑,躺卧其上,能维持一种最自然安适的状态,没有丝毫压迫与勉强,而生锈、劣质弹簧不仅弹性差,在挤压下往往会发出嘎吱、嘎吱的噪音。目前,国际床褥的自动化机械每11分钟就可制成标准型床褥弹簧,每个月进口的生产原料弹簧钢丝约100吨。

据估计,新加坡市场平均月销数万张床褥,品牌则多达二三十种,属于新加坡厂商制造的主要品牌只有三几个,国际床褥的Max Coil是其中之一。黄伟忠说:“Max Coil总品牌之下,有上百个附属品牌,我们的市场策略之一就是提供不同系列的附属品牌,批发给不同零售商和家具店。如此一来,具有特色、定位的床褥就有不同的增值,消费者也有更多选择,进而避免恶性削价战。”

一步一脚印打响品牌知名度

在创业过程中,不能把目标定得太大、太远,只有扎扎实实地从小生意做起,才有望做成大买卖。从三几个人销售团队开始的国际床褥,一步一脚印让新品牌在竞争激烈的市场中发光发亮。

刚开拓床褥市场时,Max Coil只是一个不为人知的新品牌,就连代理商也不接受。为了建立品牌“知名度”,国际床褥销售员跑遍全岛家具店,想方设法争取在他们店里陈列Max Coil床褥,希望借此提高品牌知名度。黄伟忠说:“当时,家具店卖掉其他品牌的床褥,我们才有机会把货送过去填补空位,并以津贴和赞助方式在家具店打广告、搞促销,不断和店主沟通、搞好关系。我们的想法是品牌在店里陈列久了,消费者就会渐渐留下印象。”

品牌的建立是一个长期、持续的过程,无论新旧品牌,都要随着时代变迁,以及消费心态的改变,进行不同程度的更新。因此厂商不能故步自封、不能采用以自我为中心的战略思维,而要加强开发包容、外向型的竞争意识,黄伟忠就深明其中道理。他表示,万事起头难,第一年公司亏本经营,他们已做好头一两年赔钱的心理准备。不过一突破“零起点”,生意就开始上轨道,五年后业务进入起飞阶段。2007年增长最快,每月营业额达七八十万元,目前营业额达200万元。去年全年营业额虽以2800万元创新高,不过由于开支增加,实际利润反而下降。

黄伟忠担忧今年公司业务

黄伟忠透露:“比较担忧的是今年的业务情况,我入行十多年,2017年应是充满挑战。我们得为产品的更新、多元化,以及生产技术、市场策略多动脑筋,力求新突破。 ”

除了核心产品外,国际床褥也制造和床具相关的产品,其中月产五六千个枕头、两三千个床架,以及五六百套沙发,延伸产品的日趋多元化,使公司的发展更为稳健。

企业的发展壮大不可能单靠老板或家族成员的努力,管理人员、技术人员及工人同心协力发挥关键性作用。随着企业规模扩大,管理专业化程度提高,迈向现代管理是大势所趋。建立科学的、合理的制度,引进外部人才,放手让他们全权管理,是企业发展的方向。

黄伟忠指出,公司发展到一定规模时,就必须开源节流,员工的薪酬往往占了总开支的一半,这方面的编制必须设法精简。另外,还要确保每个员工都能跟上时代的快速发展和产品的推陈出新,工厂管理人员、生产人员一定要与时并进。

黄伟忠年幼时常跟随父亲参加社团活动,在耳濡目染下他对社团有着深厚感情,如今已是黄氏炽昌联谊社、南洋普宁会馆、普救善堂、潮州江夏堂、潮州八邑会馆等宗乡团体领导层的新秀。

张平武:今天的努力是明天的机会

未来半年,在峇淡设厂的Green Resources Material(简称GRM)将加快扩展环保木塑生产规模。

八九年前,新加坡企业家张平武看准环保木料的市场潜能,在本身建立的立德(La Trade)工业园内设厂研发,2010年初正式推出“GRM”品牌的木塑(composite wood),如今木塑产量堪称“亚洲最大”,所生产的木料、颜色和纹案选择之多也是业界之最。

满怀信心扩建增产 

以六七成木粉(wood powder)加入矿物质、石头粉、化学剂及聚氯乙烯(PVC)制造的人造木料,是十多年前才发展起来的新兴产业,全球约有五六百家生产商。以此法制成的木塑跟木料的相近程度达95%,密度达0.85,可取代砖、铝和木。GRM环保木料采用德国和日本的科技、中国的机器和原料、印尼的员工及新加坡的研发和行销,结合各地的精华和优势,木塑产品的宽度达1.2米,长度5.8米。

张平武指出,研究已证明这类木塑可防火、防水、防虫蛀、防腐朽、抗酸碱、不发霉、无毒、无味、不易变形,可耐百年,重要的是有助环保,是建材中的绿色产品。

创业初期过了三年野人生活

他满怀信心地说:“公司已为下一阶段的发展做好起飞的准备,未来半年里将陆续注入2500万美元(3500万新元)新资金,增建2万6000平方米的厂房楼面,添置25条新生产线,总生产线将达60条。产品种类将从600种增至800种,并进一步加强户外木塑桌椅组装业务。员工人数则由200名增至整千名,到时一年营业额估计可由目前的3000万美元增至5000万美元。长远目标是争取在2019或2020年在雅加达股票交易所挂牌。十多年的发展,说明今天的诚心,往往可换来明天在商场上的诚信,带来往后的财富。”

目前,GRM每月运销60个货柜,或约1300吨木塑,其中印尼国内市场占25%,销售点超过60个,其余75%外销到近30个国家和地区,泰国是最大的海外市场。

在印尼廖内出生的张平武自称只读了1200天的书,识字不多,是半文盲。年轻时,他曾先后在新加坡三家公司主管塑料模具生产和促销业务。1996年,他转换事业跑道不久,就碰上亚洲金融危机。

在这期间,他曾马不停蹄地到十几个国家寻找商机,最后决定凑足三四百万元在峇淡岛投资售卖厂房的生意。

垦荒时期,他带着三个工人披荆斩棘,把丛林夷为平地,盖间小房子就地住下,喝的是井水、用柴油发电,过了整整三年的野人生活。

他常说:“今天的努力是明天的机会,今天如果只是靠老本一天过一天,无疑会断送明天的机会。”

2000年,张平武独资筹建的立德工业园正式启业,为客户量身订造厂房。不过他认为,建造工业园区的园主辛辛苦苦替人家挖井,却只能向人家收取挖井或管理井的钱;人家在喝水的时候,我们却没得喝,所以就改为自己挖井并取水,在自家土地上盖厂、制造自己品牌的产品才是上上之策。立德工业园里还有多达30万平方米的地皮,可供GRM日后发展之用。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