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宝的信心危机

市场拾遗

在市场惊慌抛售以及卖空的强大压力之下,商品交易商来宝(Noble)的股价,在上个星期的两个交易日,折损了近一半。该股最后闭市价报0.665元,创下15年来的低点。

同时,来宝2020年期满的债券价格,也从上个星期初的0.95元猛跌至0.54元。

来宝的每股净资产是4元(2.9美元),因此目前的股价只是账目净资产的17%,有很大的折扣。从上个星期的股票抛售及债券价格下跌显示,市场似乎担心来宝会倒闭。

自2015年来宝的账目遭冰山研究质疑后,加上全球商品价格疲软,导致这家原本是海峡时报指数成分股的蓝筹股,承受极大的卖压。它失去了投资级的信贷评级,也从蓝筹股沦为投机股。市场关注这家公司的债务负担及资金链,导致这只股的股价一波一波地下跌。

上周来宝股价暴跌

有四个主要近因

上个星期来宝的股价暴跌,主要的近因有四个。

一是它在宣布第一季度的业绩时透露,由于在煤矿的对冲交易上押错注而亏损高达1.29亿美元。市场较早前对它今年转亏为盈的期望,顿成泡影。

二是来宝主席艾礼文(Richard Elman)表示,公司要到2018/2019财政年才有可能转亏为盈,而这个时间表也还不确定。

三是艾礼文身为公司创办人及第一大股东,卸下了公司主席的职位,而多名董事也撤换。虽然他在去年已表示将卸任,但在公司处于艰难时期换将,让市场感到不安。

四是来宝最近将每10股股票并合成1股。投资者担心,股票并合后价格必下跌的魔咒,附着在来宝的股价上。

由于来宝的盈利前景黯淡,加上煤矿的对冲交易亏损可能拖上几个季度,使分析员纷纷下调它的估价。不过,大多数的分析员,目前还未准备为来宝的命运划上句号。

在来宝的业绩尚未转亏为盈之前,它的股价是否会回弹,取决于两大因素:一是银行是否会收紧信贷;二是来宝大股东的支持。

身为商品交易商,来宝依赖贷款来购买货物、取得合约以及对商品价格的波动进行对冲。在过去两年,来宝处于多事之秋,信贷评级的下跌意味着它在融资时碰到更大的困难,而所须支付的利息也越高。

去年,它先后以7.5亿美元及10.5亿美元脱售了中国的农业业务以及美国的能源业务,并发售附加股筹集5亿美元。公司表示,保住资金流比争取盈利,更为紧迫,特别是它的营运现金流屡屡出现负数。

根据渣打银行的计算,来宝的净债务占股本的98.5%,比2016年底的83%高。来宝可动用的现金估计是6.78亿美元,但有抵押贷款达6.67亿美元。在明年3月及5月,它分别有3.79亿美元的债券及11.4亿美元的无抵押贷款到期。

不过,这家银行指出,来宝目前的资金流还足够,投资者上个星期抛售债券,似乎“反应过度”。

然而,令分析员担心的是,来宝最近没有更新到期的6.15亿美元循环信用贷款设施 (RCF), 而是发售五年期的债券。

循环信用贷款设施及短期贷款的平均利率是2.2%,而债券的票息则高达8.75%。

来宝舍弃资金成本较低的循环信用贷款显示,银行可能收紧了银根。资金成本上升,将限制来宝的运作空间,从而挤压来宝的利润。

来宝的股价一波一波地下跌,反映了它所面对的信心危机。今年2月中旬,来宝表示,它正在商谈“战略投资”。当时市场传言,中国的中化集团有意入股,来宝的股价也随之上涨。

来宝的最大股东艾礼文年事已高,而且有意淡出。另一方面,中国主权基金中国投资(中投)在来宝持有9.6%的股权,并且在去年来宝发售附加股时认购6.3亿股。

如果中投进一步投入资金或是中化集团入股,将有助于稳住投资者的信心,从而推动股价回升。

来宝新任主席彭博伦(Paul Brough)九年前受香港法院委任,负责雷曼兄弟香港子公司的清盘工作。在接任艾礼文的主席职位后,他将对来宝业务展开“战略检讨”。来宝命悬一线,彭博伦的检讨动作必须快,以重拾市场信心。

这个检讨会是债务重组或是引进战略投资者?对来宝的现有股东以及卖空者而言,这些改变都深具意义。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