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意控股创办人家族内讧很受伤 忘却怨恨再展宏图

位于雅加达近郊孔雀港(Merak)新建的甲醛水溶液厂和多聚甲醛厂,预料近期可投产。(受访者提供)
乐意集团在上海的涂料厂。(受访者提供)

明眼看名商

一年营业额曾达5亿元,旗下多达30多家公司的乐意控股,亚洲金融危机把公司推向风口浪尖,创办人黄裕顺壮士断臂之际,更深陷家族对公司股权纠纷的旋涡。四年前,豪门恩怨终告落幕,而年已古稀的黄裕顺决心浴火重生,把失地一寸寸收回来。

2001年,化学液体仓储及铁桶制造商乐意储运(Dove-chem Stolthaven)创办人黄裕顺家族之间的关系,开始出现裂痕。2004年,黄裕顺脱售乐意储运股权,公司遂告私有化而除牌;2011年,乐意集团在本地的控股公司因拖欠创办人黄裕顺共580万元债务而被高庭下令清盘。

乐意控股于上世纪60年代以6000元创立,一年营业额曾达5亿元,是旗下多达30多家公司的行业领头军,就此走入历史,黄裕顺无限感叹地表示,这是“一个时代的结束”。

2013年初,官司有了戏剧化的发展,家族成员取得和解,黄裕顺与两个弟弟黄裕益和黄裕典,以及两个侄儿黄奕彪和黄奕牙同意撤销在国内外的诉讼,并改变将公司清盘的决定,长达四年半的豪门纠纷,终于就此落幕。

黄裕顺释怀地说:“家族内互相残杀并不是一件光荣的事情,是我人生最大痛苦,我也知道这一点,他们要求和解,全盘考虑之后我最后答应了。我拿回乐意和添裕(Thiam Joo)的注册商标与各地分公司。”

黄裕顺的儿子奕雄也一直劝告他终止家族“战争”,让黄老决定放下心中的仇恨。儿子从外国发给老爸的一则手机短信中说:“你如说你报仇时很快乐,我不相信。学会原谅才是真正的快乐。仇恨就像是石头挂在自己心上……老爸,你不能花一生为了赚钱,最后却为了报仇。人生还有其他很有意义的事等着你。”

最新的股权结构显示,黄裕顺仍持有新加坡乐意控股的52%股权,两个兄弟各持17.11%及16.55%,而香港的乐意控股,黄裕顺持股31.13%,两兄弟各有14.5%。股权之事至此算是尘埃落定。

黄裕顺至今仍耿耿于怀地说:“2002年至2004年间,我如没出国的时候,早上我会到公司处理事情,到了下午我多数会自己一个人去裕廊飞禽公园内走走。独自坐在那里看着空中的鸟儿在自由飞翔。在湖边看着湖内的鱼自由的游,心想为什么我会落到这样苦。我当初听从母亲的话说我比较聪明、成功, 要多照顾家人兄弟侄儿们,分些公司股权给他们,供给侄儿们出国读书,可是最后的情况却令人深感遗憾。”

花了12年东山再起 

四年后,黄裕顺心头大石一抛开,还以近2200万元买下了彰思礼巷(Chancery Lane)的一栋独立式洋房,准备再以数百万元重建,和儿孙共享天伦之乐。

黄裕顺即将在明年庆祝80大寿,他日前受访时坦言:“我花了12年时间才得以东山再起,间中花了很多金钱和精力打官司取回我应得的赔偿。现在我又回来了,我要把我的乐意集团的业务重新发扬光大,更上一层楼。人到了古稀之年,本来应是含饴弄孙、无欲无求,不过,过去十多年的风风雨雨,让我又再次身怀重任,我必须浴火重生,把我所失去的重新再创造回来,把失地一寸寸收回来。”

2015年,黄裕顺再次扩展印度尼西亚仓储码头业务,建筑新液体仓储码头和六层楼高的办公楼,建筑成本2500万美元(约3460万新元)。

至于位于雅加达近郊孔雀港(Merak)新建的甲醛水溶液(Formalin )厂和多聚甲醛(Paraformaldehyde)厂,建筑成本各为1200万美元及1800万美元,预料近期可投产。

至于投资2000万元扩建位于丹戎本茱鲁弯(Tanjong Penjuru)的厂房,添置新的机械设备,在明年第二季投产后,“添裕”的信鸽(Dove)标知名产品的重新出击,将是黄裕顺重返江湖的市场策略之一。

其实,添裕公司的丹戎本茱鲁弯厂房也曾经过一场大火而重生。

厂房失火订单被取消 自己开新厂制造油桶 

添裕厂房刚落成不久、黄裕顺在准备大展拳脚之际,1997年的一场火灾把整个新厂夷为平地。除了生产立即停顿外,添裕蒙受的经济损失超过400万元,而投保额只有300万元,市场纷纷预测添裕已失去继续营业的能力。

所谓“墙倒众人推”,火上浇油的是一直合作愉快的制造油桶公司VanLeer,立即取消了添裕的购桶订单,要求旧账先付清再买桶,另一家制桶公司Rheem则以添裕是VanLeer的老顾客,不愿抢同行的生意为理由而婉拒。

黄裕顺说:“所幸的是添裕的困境只是一时的,我的其他生意还是赚了不少钱,加上朋友的资助,我手上很快就有了周转的新资金,在痛定思痛之下,我决定自己开厂制桶,不再看人脸色,何况我的化工原料每个月也需要两三万个新桶装货。两年后,投资500万元的另一座新厂就在原地兴建起来。”

投产之初,由于两大外资制桶厂长期垄断市场,添裕的业务不断蒙受巨额亏损。黄裕顺回忆说:“我的压力虽大,但是我却没有放弃的念头,因为我知道一旦放弃,这等于我将向外宣布失败,之前的努力也将全部化为乌有,而且更重要的一点,我的自尊是不容践踏的。”

添裕之所以能站稳阵脚的另一个主要原因是,当时的油桶的利润相当可观。黄裕顺透露:“即使添裕的桶价比市价来得低,一个桶还是能赚个三四块钱,一个月卖七八万个桶,其中的利润可想而知,何况公司生产的化工原料也需要两三万个油桶。”

其实,在新厂烧毁第二年契机出现了,也让黄裕顺能顺势东山再起。1978年,他到中国参加化工溶剂交易会,认识了中石化天津采购部的宋经理,两人一见如故,轻松谈成一笔大生意,添裕供应5000吨的六种化工溶解给中石化的各省化工厂,接二连三的订单让黄裕顺把赚来的钱,填补新加坡制桶厂一再亏损的漏洞,再次化险为夷。

我花了12年时间才得以东山再起,间中花了很多金钱和精力打官司取回我应得的赔偿。现在我又回来了,我要把我的乐意集团的业务重新发扬光大,更上一层楼。

——乐意控股创办人黄裕顺

漆店当送货员自立门户

“容易来的钱也就容易去,所以不应做钱来得太容易的生意。”这是黄裕顺的经商理念之一,而这又和他的一穷二白的出身息息相关。

祖籍福建同安的黄裕顺,出生在柔佛麻坡郊区的山中小甘榜,家中兄弟姐妹共10人,他排行第七,和大伯父一家同住在简陋的泥土地面的木屋,客厅是两家共用。

日据期间,村民只能靠着养鸡养鸭种菜,以及进山打些野生动物、摘些野菜过活。每天凌晨三四点,黄裕顺便得跟随父母摸黑割胶,下午就到李光前家族在南益胶园开设的小学上课,一有空就在父亲的小杂货店帮头帮尾。

黄裕顺19岁半工半读完成学业后,总算如愿来到了邻近小镇峇株巴辖(Batu Pahat),暂住在二姐家,到车行当了几个月的修车学徒,然后辗转来到在新加坡西海岸开杂货店的外公外婆。

他在朋友的介绍下,到奎因街一家名为“长城漆店”当送货员,月薪40元,另加50元的膳食补贴。每天一大早,黄裕顺先把店里打扫得干干净净,把老板的皮鞋擦得光光亮亮,再根据订单把客户需要的油漆一一送到指定的地点。

获赏识全权负责店面营运

他忆述说:“有一次,漆店要我把十几桶的‘丁那’(thinner)和火酒送到福康宁山一带的丰大公司,老板为了省点货车油钱,竟然要我用脚踏车分批送,我只得踩着脚踏车,每次送五桶上山,来来回回起起伏伏三趟,才将订货全部送完,我虽然生气,不过心想应是老板在考验我的毅力。”

果然,翌年之初,老板一口气给他加薪到70元,还安排他学习处理账目、订货发货。白天安排店里的各种事物,晚上就点算结账做账,就这样全权负责店面的营运。

不过,年轻有梦的黄裕顺有感这样打工走下去,终究会达到一个瓶颈,要有发展就要勇敢走出去才能海阔天高。初步事业规划,他觉得还是较适合做自己熟悉的涂料化工行业。

1960年,22岁的黄裕顺另起炉灶成立了添裕公司,将三四千元的积蓄,以及一些会钱共6000元,买了脚踏车,把货物暂存在芽笼40巷的亲戚车房里。

添裕公司以“信鸽”为商标,预示对和平的向往,以及同业能和气生财。黄裕顺说:“开业初期,公司每个月就有四五千元的营业额,自己能赚个三四百块钱。虽然我仍是以脚踏车送货,不过却充满当小老板的拼搏激情。”

三年后,添裕以2000元月租拿下明古连街1000平方米的店面,白天做店面零售涂料生意,晚上就地住在店里。有了自己的第一家油漆店,算是完成了黄裕顺的从商的第一个心愿。

1967年,添裕已雇用10多名员工,有两辆货车。来往的客户五六百家,诸如南洋大学、大中酒店都是长期的客户,而每个月的利润可达两三万元。

该年,黄裕顺也有自己的房子,将父母接到新加坡来住,然后完婚成家。新娘子早年就读圣尼各拉女校,是一名教师。

业务扩展到印尼与中国

成家后,黄裕顺更全力加速发展事业,1968年添裕的业务扩展到印尼时,化工生意欣欣向荣,利润也高,进一步加强公司的海外业务基础。1973年爆发的中东石油危机,对许多商家来说,这是一场致命的危机,但是对黄裕顺而言,却是个立业以来的难逢机遇。

在危机之前,添裕从英国进口了几百桶的化工原料。原价是一磅45分的丙酮(acetone),一下子猛涨到5元,一桶的利润就有千多元。他只卖掉10桶丙酮,就买下生平的第一辆豪华车——马赛地奔驰280。

1976年,乐意控股有限公司成立,开始制造装液体化工产品用的容器。1985年和1987年,先后在印尼雅加达和马来西亚彭亨州关丹修建装卸液体化工产品专用码头,主要供自己公司使用,20%出租给其他跨国公司。

1987年,乐意集团在中国成立乐意仓储有限公司。1992年又在深圳修建液体化工产品专用码头。

遇金融危机兄弟闹僵

1990年代初,乐意集团的营业总额中,化工产品的生产占30%,化工产品贸易占30%,容器制造占20%,仓储业占20%,并向房地产业、度假村、工业园区、高科技产品等产业领域发展。集团在亚洲地区有20多家公司,四个液体化工产品专用码头,年营业总额达4亿美元。

1996年,乐意集团将经营仓储码头和铁桶制造的乐意储运控股公司分拆上市,每股发售价0.90元,筹集1880万元的资金。

公司挂牌不久就遇到来势汹汹的亚洲金融危机,把乐意仓储推向风口浪尖,公司陷入资金周转问题,黄裕顺权衡得失之下,不得不壮士断臂,除了把其中一个投资4000万元的项目,以600万元脱售止蚀外,还把在美国的大儿子奕豪紧急召回帮忙应对危机,并成功通过安永公司与相关借贷银行,以分期付款方式还清全部7000万元的银行欠款。

让黄裕顺寝食难安、心力交瘁的是,当公司处于多事之秋,他和两兄弟、侄儿的关系也告闹僵。

随后,黄裕顺在上海找出路,在上海乐意涂料厂协助两个孩子奕雄与奕忠,推销涂料以及建立客户关系。今日,集团在中国多个城市设立办事处,在常州兴建有节能装饰材料厂房,并成为拥有4000人施工队伍的龙头企业。战略上的多种经营不断增强了乐意的活力,也成为许多住宅和商业开发商的熟悉信赖的品牌。

“我们都是平凡的人,在一起做出不平凡的事”,这是乐意的企业文化。

黄裕顺说:“我们的品牌是建立在客户的墙上,客户的项目做得好、卖得好,就是我们的品牌,也是我们的样板工程。要做到这一点就必须认识到质量为上,而不是利益,一切都是为客户解决问题。

例如,上海迪士尼乐园就用了我们的诸如DQ泥—“雕刻砂浆、环氧型材料。我们提供的一切产品是为迪士尼乐园按照施工情况、气候、工期等需求,帮客户研发及量身定做,而我们的技术人员也会驻扎在现场,和客户及不同分包商,一起监督施工过程,一有问题马上解决。”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