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向现金交易说再见

瑞典科技公司孵化器Epicenter,集共用办公空间和孵化器为一体,帮助快速发展的科技公司和大企业牵线搭桥。(陈婧摄)
瑞典诊所应用虚拟现实(VR)技术,帮助儿童减少对打针的恐惧。(斯德哥尔摩投资署提供)

财经特稿

地处北欧的瑞典,不仅拥有神秘极光和家具巨头宜家,也被称为“走得最快的无现金社会”和“独角兽工厂”。

记者日前应邀前往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了解当地政府、企业和社会如何共同推广无现金运动,打造活跃的起步公司生态圈。

“请问你要买我们的饼干吗?”

斯德哥尔摩街头,三个七八岁的小女孩在路边摆起小摊,向来往的路人兜售自制果汁和饼干。我们的向导无奈地笑了笑:“我真想买,可是身上没有现金!”

瑞典从五年前推行全国电子转账系统至今,现金已经从许多瑞典人的生活中消失。付款一律刷卡,转账全用手机,已成为瑞典人的新金钱观念。无论是在人口稠密的斯德哥尔摩,或是在居民不到百人的桑德罕岛(Sandhamn)都能用信用卡付款。

新加坡两周前刚启用全国跨银行转账服务PayNow,而瑞典早在五年前就已经推出类似的手机转账应用Swish。用户只要打开Swish应用,输入收款方的手机号码或商户代码,再输入个人身份认证密码,就能完成交易。交易双方都能即时收到交易完成的通知。

由于简便易用,这个由当地主要银行联合开发的免费转账平台,目前已拥有550万名用户,超过全国人口的一半。今年1月起,Swish不仅可用于个人用户转账和零售消费,也能用于网上购物。

瑞典乐队ABBA的一曲“Money Money Money”曾风靡全球,位于斯德哥尔摩的ABBA博物馆却不接受现金。博物馆旁的酒吧里甚至贴着这样的告示:“我们接纳任何人,除了现金。”

许多地区拆除提款机

前ABBA乐队成员比约恩·乌尔维斯(Bjorn Ulvaeus)的儿子曾两度遭人抢劫,他因此成为无现金运动的大力推动者。乌尔维斯认为,减少对现金的使用,能够有效避免抢劫和黑市交易等无法追踪的犯罪活动,瑞典“能够且应该成为全球第一个无现金社会”。

越来越多瑞典商家已经像ABBA博物馆一样拒收现金。许多地区都在拆除自动提款机,包括瑞典银行(Swedbank)和北欧联合银行(Nordea Bank)在内的多家大银行,也有超过半数分行不接受现金存款。随着现金存量减少,瑞典的银行抢劫案数量也降至30年来最低。

目前瑞典的零售交易中,只有不到五分之一使用现金付款。瑞典统计局数据显示,截至今年第一季,市面上流通的钞票和硬币总额为568亿瑞典克朗(约94亿新元),是1990年以来的最低水平。相比之下,人口比瑞典少近一半的新加坡,去年的现金流通总额为425亿新元。

瑞典中央银行已开始探讨发行数字货币的可行性,但这场无现金运动并非毫无阻力。去年6月,近14万名退休人士联署请愿,要求政府保障现金的使用。

部分偏远地区商家也投诉,他们要长途跋涉才能找到接收现金的银行,大大提高商业成本。

此外,电子支付的普及也对资讯安全带来更大的挑战。三年前,瑞典Bravalla音乐节首次推行全场无现金付款,就因为支付系统故障而引发混乱。一些批评人士也认为,完全使用电子付款,意味着公民的一举一动都将受到政府监控。

但对于大多数瑞典人而言,无现金消费带来的便利远超过隐患。年轻一代更坚信,随着科技的发展,现有的安全和隐私漏洞能够解决,瑞典终将迎来一个没有现金的未来。

目前瑞典的零售交易中,只有不到五分之一使用现金付款。瑞典统计局数据显示,截至今年第一季,市面上流通的钞票和硬币总额为568亿瑞典克朗(约94亿新元),是1990年以来的最低水平。相比之下,人口比瑞典少近一半的新加坡,去年的现金流通总额为425亿新元。

拥有五家 “独角兽” 公司

说起瑞典品牌,许多人会想到沃尔沃汽车(Volvo)和宜家(IKEA)。实际上,Skype、Spotify和Candy Crush等风靡全球的科技应用,都是由瑞典公司开发。

这个人口不到1000万的北欧国家,拥有五家“独角兽”公司(即市值超过10亿美元的起步公司)。斯德哥尔摩是仅次于伦敦的欧洲第二大金融科技中心,当地平均每100万人口可产生6.3家独角兽公司,仅次于美国硅谷的6.9家。

斯德哥尔摩投资促进署(Invest Stockholm)起步公司/科技部门主管迈克(Joseph Michael)介绍,瑞典的起步公司蓬勃发展,主要得益于基础设施、人才和生态三方面的支撑。

最为瑞典人津津乐道的基础设施,就是遍布全国的光纤网络。无论是城市还是乡村,人们都可以通过互联网与外界连接。瑞典政府早在20年前就开始铺设光纤网络,光纤网络覆盖率为全球第一。与此同时,政府也为全国家庭提供购买电脑津贴,让每家每户都能购买电脑。

如今,瑞典人的宽带网络订阅率高达115%,换言之,每个居民持有超过一个宽带网络设备。瑞典网民占总人口的94%,最小的网民只有2岁。调查显示,全国2岁幼儿中,多达67%是互联网用户。

积极吸纳外来人才

当地政府推行的另一项重要政策,则是免除大学学费,以确保有能力的学生无论家境如何,都能接受高等教育。

多数大学生不仅享受免费高等教育,每个月还可获得一笔助学金,偿还房租和支付生活费。这不仅提高国人受教育程度,也鼓励更多学生用课余时间创业,为起步公司营造良好的成长环境。

斯德哥尔摩劳动队伍中,多达18%从事电脑编程,这为当地的互联网和科技领域提供充裕人才支持。

瑞典也积极吸纳外来人才,近年来涌入斯德哥尔摩的外地人口主要来自周边城市乌普萨拉(Uppsala)和哥德堡(Goteborg),以及美国、英国和印度。

虽然瑞典目前的独角兽全都诞生于斯德哥尔摩,但它与周边城市形成联系紧密的创业社区。学术氛围浓厚的大学城乌普萨拉,也是瑞典的科研重镇,包括美国通用电气公司(GE)在内的多家企业都在当地设立研究和创新中心。斯德哥尔摩和哥德堡也共享数家创业加速器、孵化器和创业网络组织,帮助起步公司加速发展。

在这个对科技高度包容的社会,新技术也更快得到普及和运用。在虚拟现实(VR)技术推出不久,瑞典最大的私人连锁药店ApotekHjartat就开始在旗下诊所试行新技术,让儿童佩戴VR眼镜分散注意力,缓解他们在打针和疫苗接种等过程中的痛苦。

侧记

构建开放与互信智慧国

迈向无现金社会、打造强大的起步公司生态、发展金融科技……在前往瑞典之前,我从未意识到这个北欧国家竟和新加坡有如此相似的愿景。无论是在推行无现金运动或是培养独角兽公司方面,瑞典都远远走在新加坡前面。

这趟瑞典之行,有许多令人大开眼界的见闻。

最令我印象深刻的,莫过于瑞典社会对于新科技的包容和开放程度。上至国家政府,下到平民百姓,都力争走在科技前沿。

允许快递员入门送货

迈克介绍,当地一家明星起步公司,致力于开发新型智能门锁,让屋主可以通过手机应用远程为朋友和服务人员开锁,屋主甚至能允许快递员在特定时间入门送货,免去在家等候快递的麻烦。

听到这里,同团的新加坡人都皱起眉头问这安全吗?万一快递员在家里顺手牵羊怎么办?

迈克解释,每当门锁被打开时,手机应用就会向屋主发出提示。一些应用也提供额外安全措施,在快递员进屋时就启动与屋主的视频通话。

“我们相信随着科技的发展,市场会推出更多产品确保这一服务的安全性。当然,这一切都要建立在人们彼此信任的基础上。”

植入微晶芯片当员工证

在另一家科技公司孵化器Epicenter,我们看到了更难以置信的一幕:上百名工作人员在手背植入微晶芯片作为员工证,以取代信用卡和通行卡。只要挥挥手,就能开启门锁、打印文件和购买食物。

这一做法引发关于隐私和人权的争议,但瑞典政府尚未对此加以管制。

Epicenter首席营运官韩森(Mattias Hansson)告诉我们,包括他本人在内的员工都是自愿植入芯片,只是因为热爱尝鲜。“我们认为这是未来趋势的一部分,那为什么我们不先试试看呢?”

从VR注射、手机开锁再到芯片植入,各种新奇甚至具争议的想法都能在瑞典快速落地生根,斯德哥尔摩也因此成为许多跨国公司测试新产品的基地。这得益于当地社会的互信文化,以及人们对新事物的强烈好奇心。

或许这是缘于瑞典政府在20年前就极具前瞻性地在全国铺设光纤网络,并为居民提供电脑津贴,从而为科技产品的快速普及奠定社会基础。

反过来说,一个开放互信的社会,才能推动政府在网络并不普及的年代做出如此有远见的决定。

新加坡其实早在1990年代就提出“智慧国”和“无现金”的概念,但在培育“独角兽”、推广无现金的道路上,我们已被许多国家甩在身后。

近年来,新加坡金融管理局等监管机构已推出更灵活的监管机制,政府也大力推动起步公司发展。从社会角度而言,如何消除部分国人对新科技的疑惑和抗拒,让更多人接受新趋势,或许瑞典这块他山之石,能提供一些值得借鉴的经验。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