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心包点蒸蒸日上

新美兴董事郑展伦:客户对象转向酒店和超市是品牌的一种提升,进而提高生产力。(谢智扬摄)
林记包点食品创办人洪怡祥:要生存下去,就必须开发出与众不同的新产品,吸引年轻人的味蕾,让他们除了选择汉堡包、三文治,也喜欢传统中式包点,扩大了消费群,也就扩大了市场。(何家俊摄)

明眼看名商

包点、点心是人们心爱的传统小吃。为了加强竞争力,包点厂商须与时并进、寻求突破。

拥有56年历史的新美兴转改专攻酒店、大型超市,以及出口市场。

林记如今是新加坡最大的包点批发商,包类供应量居全国之冠。

桃源则是以咖啡店为主,人潮特旺的咖啡店平均可日销七八百个包点。

新美兴引领点心包点潮流

古代,孟母为了孩子的教育而三迁,新美兴(Sin Mui Heng)食品工业集团则为了业务的发展而多次搬迁,还计划两年后再搬进楼面大一倍的新厂,产品和客户对象也迎应市场趋势而不断创新,日产数十万份各式点心,一再引领点心、包点消费潮流。

新美兴创办人郑荣贵和父亲两代人是后港的猪肉贩,在冷藏设备还不普遍的那个年代,到了下午准备收摊时,外号“唐山仔”的郑荣贵经常对着卖不完的猪肉发呆。

他试试把这些剩余猪肉一块块切碎,做成肉包、叉烧包,最后改行卖起包点和水粿之类的点心,并在住家旁边搭建起小作坊。

新美兴包点水粿公司于1961年注册成立后,先后搬迁到淡滨尼、巴耶利峇和宏茂桥等处,最后落户在勿洛。目前的七个单位厂房又快无法应付业务的扩展,两年后准备搬进楼面加倍的新厂,业务发展也将随之迈入另一个里程碑。

上世纪70年代,新加坡加速兴建组屋和基础设施,全岛各地大兴土木期间,新美兴就在工地旁边设摊供应包点给建筑工人,然后是在咖啡店摆设落地包点蒸汽框,再打进实惠便利商店、小型超市,最后两百多家的7-11连锁店也可在24小时买到新美兴的热气腾腾的包点和点心。

早在80年代,郑荣贵就从日本进口烧卖机、一小时能生产6000个烧卖。当时,买这部机器的钱足够买一间洋房,有趣的是,他是买了烧卖机后才积极开拓市场。如今,烧卖机已增加到三台。有了产量,新美兴就必须更积极抢攻市场。

新美兴董事郑展伦说:“能在便利商店、7-11连锁店摆卖产品当然是个突破,不过随后也面对各种挑战,我们发现利润不但下降、账期越来越长外,销量虽有略增,营业收入却没有上升,这意味着这方面的业务已到了饱和点,我们要突破发展的瓶颈,就必须尽快调整,做出策略性的改变、及时转型。”

专攻酒店和大型超市

90年代中,从咖啡店和便利商店全面撤退,新美兴改而专攻酒店和大型超市,专做点心批发,供应给本地星级酒店。

郑展伦说:“客户对象转向酒店和超市是品牌的一种提升,进而提高生产力。一个简而易见的例子,以往制好点心还要用人工把四个、八个装进塑胶小盒,现在酒店举办活动,我们也只须把数百甚至上千个点心送到活动地点,摆得美美就行了,也没所谓的‘包退’。”

新美兴初期的酒店客户是以半岛酒店和乌节酒店为主,目前多达80%的星级酒店,以及各大超市所需要的点心是由新美兴供应。

与大厨交流研发新产品

郑展伦说:“和酒店合作的另一个好处,就是经常有机会和酒店的大厨交流,一起动脑筋研发新产品,让产品能配合消费者的新味蕾,更贴近新一代的家庭消费习惯,做出更精致的时尚产品。”

自2014年,新美兴相继推出了辣椒螃蟹包、竹炭流沙包、花菇鸡肉包、顶级虾饺,以及紫菜糯米饭等。

郑展伦说:“我们推出的产品除了不局限于传统做法,也具有永续性,新产品并不是凭空想象,而是在传统的基础上加进新点子。改用竹炭为原料制成的流沙包就是一例,成本虽高出不少,不过是物有所值。”

此外,新美兴另有清真(Halal)及HACCP、ISO等认证的点心制造厂,勿洛的七个单位厂房,其中六个是专门制作清真点心,海外市场是以中东国家为主。

新美兴的管理团队如今已由郑家第二代组成:大姐郑慧婵、二哥展伦、三弟东伦、四妹同琳共同打理,各人负责不同的领域、发挥所长。

林记最大包点批发商

林记(Lim Kee)是新加坡最大的包点批发商,包类供应量居全国之冠。

每天清晨四时开始,林记的20辆大小货车,车分数路运送多达四万份、20多种各类包点到全岛各处的上千个零售点,大多数工厂、学校和军营食堂、超市,以及咖啡店皆有林记专设的包点蒸汽柜。

林记包点食品(私人)有限公司的创办人洪怡祥小学没读完,十多岁就在裕廊十英里的的包点里打杂,一个月的工资不到100元,过后在东陵德记包点当学徒。

有了一技之长后,他在达曼裕廊的咖啡店租个小摊位,雇用了一两个帮手,以手工现做现卖起传统包点,小小生意竟让年轻小伙子,一辈子以卖包为生、致富。

1982年,林记从咖啡店搬迁宏茂桥工业区,洪怡祥从生产、找批发客户和行政等身兼数职。

他忆述:“在咖啡店又窄又小的摊位‘蹲’了好几年,能搬至三个单位面积近120平方米的工作坊,眼睛不但为之一亮,眼光也看得越远,员工增加到10个,不过固定的客户也只有10个,每天的收入好几年一直无法超过1000元,因此业务显然是到了一个瓶颈阶段,需要果敢地跨出另一大步。”

2004年,林记决定投资200万元,买下兀兰的一个楼面1300平方公尺的低层厂房,目前的员工人数达80名,生产部的员工占40多人,七成的生产是自动化,生产机械多由日本、台湾和德国进口。每条生产线基本上只处理一种产品,最快的生产线一小时可制作2000份包点。

具备了较高的产能,洪怡祥接下来面对的挑战就是如何在开拓市场,以及紧密跟随消费习惯的改变,不断做出调整,推出特色产品,进一步打响自己的品牌。

洪怡祥指出,在竞争激烈、市场饱和,以及营业成本高涨的多重压力下,包点厂商是一家接一家关门,主要的原因是大家生产的产品种类大同小异,差不多都一样,无非是大包、鲜肉包和莲蓉包。

推出新产品吸引年轻人

比较喜欢这些传统包点的消费者大多是中老年人,这么多的业者都在争抢这一个消费群体,竞争自然非常激烈。所以要生存下去,就必须开发出与众不同的新产品,吸引年轻人的味蕾,让他们除了选择汉堡包、三文治,也喜欢传统中式包点,扩大了消费群,也就扩大了市场。

几年前,林记在标新局的“创新与能力赠券”计划下,与食品创新与资源中心(Food Innovation and Resource Centre,简称FIRC)合作,研发推出一系列新产品,包括橙皮奶黄包、金瓜包和芒果奶黄包。这些新款包点不但馅料独特,带有西式口味,而且面皮内都加入全麦,因而对消费者来说是更健康的选择。

锁定超市放眼海外

稳住了本地的包点批发业务,今年60岁的洪怡祥接下来把两个发展重点锁定超市,以及朝向海外。经过一番的市场调查,了解消费偏爱和竞争对象后,中国和泰国将会是林记包点进军海外的两个目标。

他说:“许多传统行业是后续无人,生意即使再好也无法传承下去,所幸的是我的四个孩子中,已有两男一女先后加入家族企业,孩子有意接班,我当然义不容辞再为他们‘冲锋陷阵’,以我的经验和人脉尽力给他们铺下较平坦的发展之道,让他们能更快速地迈向另一个发展阶段。”

几年前,林记在标新局的“创新与能力赠券”计划下,与食品创新与资源中心合作,研发推出系列新产品,包括橙皮奶黄包、金瓜包和芒果奶黄包。这些新款包点馅料独特,带有西式口味,面皮内都加入了全麦,对消费者来说是更健康的选择。

桃源主攻咖啡店市场

一生经营包点业的桃源食品(Thow Yen Foodstuffs)创办人林金成,是另一位享誉超过半个世纪的老行尊。

68岁的林金成早年失学,11岁时当起流动面摊的小助手,早上10时推着小摊在麦波申一带沿街叫卖,收工时已是清晨两三点钟。他说:“我还记得当时的月薪是15元,把10元交给母亲当家用,其他的就是我的,勉强还算够用。”

1965年,林金成和哥哥在丹戎巴葛租个小摊位现做现卖包点。两年后,以金泉路住家当工作坊,请来了两个助手,每天定时供应给两家咖啡店,生意虽小,每日平均也有百多元的收入。

默默耕耘了十五六年,桃源食品的业务在上世纪80年代初终于有较大的突破。1981年,阿裕尼新厂一启用,采取半自动化的生产设备,平均可日产4000份各类包点。

寿桃主要供应商之一

2002年搬至勿洛现址工厂,每天的产量达两万多份,供应全岛各处的两百多家咖啡店、工厂食堂,以及食阁,员工人数不下30名,货车六辆,在包点业算是略具规模的一家。

此外,桃源食品也是寿桃的主要供应商之一。单是初一十五,以及神诞庆典,公司的寿桃销量往往可高达三万多个。

经营包点制造业超过50年,最让林金成难忘的是80年代来势汹汹的猪瘟。

他说:“爆发猪瘟期间,各种谣传满天飞,包点一下子没人问津,桃源包点的销量锐减了七八成,我们一时也不知道猪瘟何时会结束,于是赶紧把猪肉换成鸡肉,立即推出鸡肉包,才略为稳住阵脚。”

由于营业成本不断上涨,面粉价格在短短八九个月猛涨70%以上,桃源食品逐在10年前把各类包点每个售价提高两角,销量一减就是30%,三个月后销量才逐渐回升。

回首来时路,林金成说:“现在专门大规模做包点的,也只剩下那么几家,各自都有固定的客户,大家各做各的,桃源食品的市场策略是专攻咖啡店,每家咖啡店平均日销百多份包点,人潮特旺的咖啡店甚至可卖七八百份,这样的稳定生意量,我们感到相当自在,我的两个儿子稳步接班也能从容应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