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魔咒再现?

就势论市

转眼十年又过去,这个“十年一轮回、逢七有危机”的魔咒,会不会在2017年应验、会在哪儿应验的问题,迈入2017年之际已有人开始讨论,如今又碰上朝鲜半岛的紧张局势,让人心存余悸。

海峡时报指数7月中重新站上3300点并扶摇直上,以为能看到3400点,怎料未能一鼓作气,更在上周五失守3300点,收3279.72点。

其实,海指传统上在8月份的表现都不怎样。过去十年里,海指在8月都是高开低收,如果今年再度应验,要重回3500点恐怕还需一段时日。

更何况金融市场或许存在着一个逢“七”便有危机、十年一轮回的魔咒。

魔咒1977年已开始

原本以为逢七便有危机是始于1987年的黑色星期一,上网找资料时才发现,早在1977年便已经开始。根据资料,当时因为油价不断上升、经济增长乏力,导致美国对外贸易由顺差滑入逆差,美元指数从1976年的高位下跌超过20%,在当年有“美元危机”之称。

对1987年的黑色星期一比较有印象,是因为它拍成了电影《华尔街》。1987年10月19日,华尔街股市爆发史上最严重的崩盘事件,道琼斯工商指数一天内暴跌22.6%,蒸发了5000亿美元。这在30年前可是天文数字,相当于美国国内生产总值的八分之一,在全球金融市场引起连锁反应。

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比较贴近我们,加上笔者当时已经投入财经新闻工作,因此从泰铢崩盘的第一天便开始追踪报道,是亲身体验。

当年导致亚洲金融危机的虽然是固定汇率机制,但是让索罗斯等狙击者有机可乘的,是泰国的泡沫经济。当时大量外资流向股票和房地产,导致价格飞涨,形成资产价格泡沫。泡沫破灭后金融体系出现巨额不良贷款,导致泰铢走贬,泰国央行为了维护泰铢,唯有提高利率,这又进一步增加了债务负担,结果一发不可收拾,整个区域受到牵连。

然后就是2007/2008年的全球金融大海啸。这场危机不知道应该把它归纳在2007年或2008年。多数人把雷曼兄弟在2008年破产作为这场危机的标志,但次贷危机早在2007年便已发生,美国第二大次贷公司新世纪金融申请破产保护,包括贝尔斯登、雷曼兄弟、花旗、美林等多家大量持有次贷证券化产品的金融机构陷入流动资金危机,引发全球性的金融大海啸。

各场危机都跟“泡沫”有关

转眼十年又过去,这个“十年一轮回、逢七有危机”的魔咒,会不会在2017年应验、会在哪儿应验的问题,在迈入2017年之际已有人开始讨论,如今又碰上朝鲜半岛的紧张局势,让人心存余悸。

回顾过去40年各场危机都跟“泡沫”有关。简单来说,泡沫就是没有基础经济条件支持的价格水平,不论是油价、楼价、股价,一旦没有基础条件支持,随时都可能倒下。没有人知道泡沫会吹得多大,有些泡沫吹两下就破了,有些泡沫一直吹都还没破,一旦破了,便会溅得四处都是。

近期气势如虹的美国科技股是一个例子。标准普尔500科技股指数今年至今涨了21%,新加坡交易所的科技股也受到提携,成为今年至今表现最好的领域。

标普500科技股指数的涨幅远超标普500指数,让人联想到2000年的互联网泡沫。全球市值最高的五家公司,都来自科技领域——苹果公司(Apple)、Alphabet(也就是谷歌)、微软(Microsoft)、面簿(Facebook)、亚马逊(Amazon.com),它们加起来的市值超过3万亿美元,美国股市近期的表现,正是因为投资者高度集中追捧这些大型科技股,这五家公司为标普500指数的涨幅贡献了近40%。

科技股价格飙升不一定就是泡沫,许多科技股有实在的基础支撑着,例如苹果公司,不仅抱拥丰裕现金,而且还很赚钱,根据预期盈利算出的本益比只是14倍,估值相当便宜,而微软、Alphabet等也都低于25倍。

起步公司泡沫同样可怕

然而,我们不能只着眼于上市的科技公司,未上市起步公司所形成的泡沫同样可怕。一些起步公司的市值高得让人咋舌,尤其是所谓的“独角兽”公司。这些公司还未赚钱,却吸引投资者不断砸入资金。万一这些公司到头来没能如预期般带来实质回报,后果可以是相当严重。

就以优步(Uber)为例子,投资者对它的估值超过600亿美元,但它却是一家丑闻缠身又亏钱的公司,营业八年不曾赚过钱,未来是不是真能赚钱还是个问号。

根据Techcrunch的统计,目前估值超过10亿美元的独角兽公司有263家,名列第一的当然是优步,蚂蚁金融、滴滴出行、小米、Airbnb分别排在第二到第五,总估值近2500亿美元,与新加坡去年近3000亿美元的国内生产总值仅一步之遥。当中,除了小米是生产硬件的之外,其他都是共享经济、手机应用、网络平台经营商,格局跟2000年互联网泡沫形成有相似之处。

独角兽只是一种传说,它跟泡沫有个共同点,都是不实的。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