搭上马国医疗旅游顺风车 新康国际医疗增长潜能看好

企业透视

今年10月,亚洲航空将开启从马六甲直飞广州、越南和雅加达的航线,仁爱医院估计因此受惠。该医院目前已拥有全马医疗旅游业10%的市场占有率。

搭上马来西亚医疗旅游的顺风车,新康国际医疗集团(HMI)尽管负债沉重,其增长潜能仍备受看好。

创立于1991年,在新加坡交易所主板上市的新康国际医疗集团在马来西亚拥有两家医疗机构,分别是位于马六甲的仁爱医院(Mahkota Medical Centre)和柔佛州依斯干达经济特区的立康专科医院(Regency Specialist Hospital)。

今年10月,亚洲航空(AirAsia)将开启从马六甲直飞广州、越南和雅加达的航线,仁爱医院估计因此受惠。该医院目前已拥有全马医疗旅游业10%的市场占有率。

根据新交所投资者教育网站SGX My Gateway的最新统计数据显示,被列为新加坡交易所全医疗保健指数(SGX All Healthcare Index)的10大权值股中,有六家在新加坡以外地区拥有或经营医疗保健设施及资产,包括诊所、医院和治疗中心。新康国际医疗集团是其中之一。

该统计也显示,以新币计算,新加坡交易所全医疗保健指数今年迄今上升2.7%,优于摩根士丹利资本国际公司亚太除日本医疗保健指数(MSCI AC Asia ex Japan Health Care Index)的1.9%。

与其他公司相比
表现算是不错

 

市值约为5亿2000万元,新康国际医疗集团的股价今年以来虽仅微涨1.26%,但与同样属于医疗保健设施领域的本地挂牌公司相比,例如IHH医疗保健(-11.9%)和莱佛士医疗集团(-21.7%),表现算是不错。

若检视过去一年的回报率,集团是26.56%,也优于IHH医疗保健(-13.49%)和莱佛士医疗集团(-26.82%)。

彭博社汇集的资料显示,所有分析师均给予集团“买入”评级,目标价是0.82元。

截至今年6月底,集团于2017财年的负债比率是52%,净负债约为8700万令吉(2760万新元)。去年同期,这个比率是负16%,约有净现金3700万令吉。

华侨银行(OCBC)投资研究指出,若不计入因增持两家医院股权造成8200万令吉的一次过成本及汇兑亏损,集团2017财年的核心扣除税务和少数股东利益后净利(PATMI)是3210万令吉,符合预期。

集团于去年11月宣布以1亿8320万元增持两家医院股权。在这之前,集团分别拥有仁爱医院及立康专科医院49%及61%股权。交易于今年3月完成后,两家医院的持股均达到100%。

尽管负债激增,市场依旧信心满满,原因是集团拥有仁爱医院这只会下金蛋的母鸡。

马来亚银行金英证券(Maybank Kim Eng)分析师钟明程预测,两家医院的病人人数和每名病人带来的营收,在2016年至2019年之间的三年复合年均增长率(CAGR)分别是4%和7%。

“除了仁爱医院这只金母鸡,于2014年转亏为盈的立康也是集团的新星。”

2017财年,仁爱医院贡献集团净收入2亿6000万令吉,立康是1亿6100万令吉。

集团的目标是在今年底通过内部产生的现金流偿还五成债务。

随着新增的正电子电脑断层扫描(PET-CT)服务,钟明程指出,仁爱医院已成为首都吉隆坡以南最主要的综合性癌症医疗中心。

集团计划于2018财年将仁爱医院的床位由266个增加至300个,立康由166个增加至200个。  同一财年,集团打算展开立康专科医院的扩建计划,成本估计1亿6000万令吉,最终目标是床位增加至500个。

辉立证券(Phillip Securities)投资分析师苏灵欣指出,新增的空间可以是诊所、手术室以及出售或出租给医生。

钟明程在接受《联合早报》询问时进一步说,集团的独特商业模式有助于吸引和留住顶尖的医疗人员。这个模式允许个别医生在医院内经营自己的诊所,医生可决定所开的药和聘用的医护人员。

他指出,马来西亚的医院未有类似模式,这是因为当地医院希望更好地监管医生和所开的药。

大华继显(UOB KayHian)的研究报告指出,前往两家医院求医的外籍病人在第四季同比增加8.5%,当地病人的增幅仅有2.4%。这使得外籍病人和当地病人的比例由2016财年第四季的22比78,略微上升至2017财年第四季的23比77。

报告指出:“两家医院的平均医疗费用是新加坡私人医院的三分之一,我们相信这是持续吸引外国人前往求医的主要因素。”

苏灵欣受访时说,马来西亚的医疗费用受到法令管制,医生可征收的专业费用有顶限,“等于外籍病人所需付出的费用和当地人是一样的。”

她以一般手术为例,当地医院的收费可能比新加坡的少了30%至60%不等。新康国际也是仅有的两家医疗集团是我国国民前往马国求医时能动用保健储蓄(Medisave)支付的。

苏灵欣另外指出,马来西亚的医疗保险市场仍有很大增长空间。随着当地的中产阶级崛起,人们对医疗保险配套需求增加,也会促使人们选择从公共医院转到私人医院。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