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占上市公司21% 公司蒙亏仍付首席执行长花红

早报制图/张进培

根据一项最新报告,有32%的上市公司尽管全年盈利下滑,却支付显著更高的花红给首席执行长,这反映出公司盈利与首席执行长的薪金出现明显失衡。

本地有21%的上市公司,尽管在2016财年蒙受亏损,却仍然支付花红给公司的首席执行长。

根据一项最新报告,有32%的上市公司尽管全年盈利下滑,却支付显著更高的花红给首席执行长,这反映出公司盈利与首席执行长的薪金出现明显失衡的情况。

不过,还是有31%的上市公司完全没有支付花红给首席执行长。

全球管理咨询公司光辉合益集团(Korn Ferry Hay Group)在“2017年新加坡高管薪金”报告中指出这个现象。报告并没有提到公司的名字,但《联合早报》发现,瑞狮集团(LionGold)和Accrelist(前称WE控股)是其中两家蒙受亏损而仍支付花红给首席执行长的公司。

报告对我国541家上市公司的薪金数据进行分析。这些公司在去年5月1日至今年4月30日之间提呈年度业绩报告。

它们来自九个主要领域,分别是商业、建筑、金融、酒店/餐馆、制造、多元行业、房地产、交通/仓储/通讯,以及其他。

中位数薪金总额
维持62万5000元

报告指出,本地上市公司的中位数薪金总额在2016财年维持在62万5000元,跟前一个财年相同。

大型上市公司的薪金一般高于中小型上市公司。大型公司的中位数年薪总额约341万元,比前一个财年高0.4%;中型公司约125万元,比前一财年低18%;小型公司约59万9640元,比前一财年低4%;凯利板公司则维持在37万5000元。

大型公司的市值超过30亿元,中型公司市值介于5亿元至30亿元,而小型公司市值则低于5亿元。

报告发现,在九个主要领域当中,房地产业首席执行长的中位数年薪最高,达到150万元。紧随在后的是多元行业和金融业,分别约133万元和122万元。

报告也指出,只有11%的公司在2016财年让首席执行长享有长期奖励计划。采纳这项计划的大型公司占同类公司的68.8%,中型公司占19%,小型公司占5.2%,凯利板公司占6.2%。

长期奖励计划并没有占首席执行长总薪金的大部分。其中,长期奖励占总薪金四成或以上的公司,只是上市公司总数的10%,而长期奖励占一成以下公司则有33%。

长期奖励计划包括股票选购权、表现股(performance shares)计划和限制售股(restricted shares)。

跟我国上市公司有限使用长期奖励不同,在美国300大上市公司当中,长期奖励占总薪金的最大部分,是直接薪酬的66%。

光辉合益全球高级合伙人吴才杰指出,股东在要求公司说明首席执行长的薪金与公司表现之间的关系方面,施加了更大压力。

薪金委员会须应对来自企业治理维权份子更紧密的审查,他们更注重把薪金与表现挂钩,以及在长期取得可持续表现。

他表示,跟成熟经济体相比,使用长期奖励来激励首席执行长的本地上市公司较少,“高管需要平衡公司的长期与短期可持续性,而公司拥有长期奖励计划是传达这个信息的方法。”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