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枫控股主席兼总裁梁定平 宁当老二不当老大

梁定平的马尔代夫库迪都美居酒店由雅高集团经营,共有68个豪华别墅单位,其中43个位于海上,25个位于海边。(强枫控股提供)
梁定平(右四)投资的马尔代夫酒店“马尔代夫库迪都美居酒店”两个月前开业,马尔代夫总统亚明(左四)和新加坡驻马尔代夫大使(非常驻)蔡天宝(左三)出席了酒店开幕仪式。(强枫控股提供)

财经人物

强枫控股主席兼总裁梁定平凭借“老二哲学”,成功地把强枫从一家年营收约1500万元的建筑公司,发展成年营收超过2亿元的新加坡主板上市公司。

现年66岁的梁定平创业30多年,为人处事低调,这是他首次接受媒体专访。

在商界中,许多人都希望成为呼风唤雨的龙头老大。然而,强枫控股(Keong Hong Holding)主席兼总裁梁定平却认为,商界老大并不容易,往往受到市场关注,为了维持老大地位,公司得不断地扩展和投资,涉及风险更高。

反之,当商界“老二”,却能紧跟老大步伐,静随老大一起发展,借此机会巩固自身实力。

凭借“老二哲学”,梁定平成功地把强枫从一家年营收约1500万元的建筑公司,发展成年营收超过2亿元的新加坡主板上市公司,业务也从建筑扩展至房地产和酒店项目。

现年66岁的梁定平创业30多年,为人处事低调,这是他首次接受媒体专访。

他笑说:“做人或经营企业,未必事事都要强出头,争做第一的,有时当老二反而能得到更多好处。我不介意当市场老二,甚至是老三。”

搭顺风车进军房地产

强枫2011年进军房地产业,至今参与的私宅发展项目如Twin Waterfalls、天林园(Skypark Residences)、Parc Life和海景轩(Seaside Residences)等,全都是合资项目,也都是“老二”角色,只占较小部分股权。

例如,它和星狮地产(Frasers Centrepoint)及积水住宅(Sekisui House)共同发展位于东海岸的海景轩。当中,强枫只持两成股权,星狮地产和积水住宅则分别持四成股权。

又如它和JBE控股携手发展位于三巴旺的天林园,同样仅持两成股权。该项目刚在今年完工。

这两个项目市场的反应不俗。像海景轩今年4月推出,短短两天卖出近一半或400个单位,每平方英尺中位数价格约1735元,是4月份最畅销的私宅项目。

梁定平认为,这些项目说明他的“老二哲学”策略奏效,让强枫在房地产“大佬”激烈竞争中,仍取得一些甜头。

他说:“房地产开发需要庞大资本,我们公司规模不大,很难跟这些资本雄厚的房地产大佬竞争。但如果我们跟对老大,就能坐着它们的顺风车,获得利润。”

在建筑业打转多年,梁定平深谙生存之道。他指出,如果他独自去竞标和发展私宅项目,或许能取得更高盈利,但这也意味着他将成为发展商的竞争对手,下来可能无法获得对方的私宅建筑合同。

“既然如此,我们不如当老二或老三。钱可能少赚一些,却能减轻投资风险,更不会断了与其他发展商合作的财路。”

他还问说:“你是当小池塘的大鱼,还是大池塘里的小鱼呢?在这两者之间,我宁愿选择当小鱼。

建筑业高学历老板 拥有一等荣誉学位

梁定平不只经营企业活用“老二哲学”,在生活中,他也贯彻这种“老二哲学”。

在本地建筑业中,他可说是罕有的高学历建筑公司老板,拥有新加坡大学土木工程荣誉学位和硕士学位。

梁定平是在1974年考获工程系一等荣誉学位。他透露,那年土木工程系共有110名毕业生,仅九人获得一等荣誉学位。

问他取得优异成绩的秘诀,他面带微笑地说:“很简单,因为我跟其他八个一等荣誉生做朋友,让这些成绩比我好的同学拉我一把。”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梁定平在大学求学时期,知道大学生活多姿多彩,深怕自己沉迷玩乐而忽略功课。

所以他经常跟比较自律、学业成绩好的同学打交道,不时约好友一起温习,既可互相督促、彼此打气。久而久之,这也形成他用功读书的动力。梁定平说:“跟对的人,就能做对的事。我跟对优秀学生,成绩自然进步。”

家境贫困勤劳苦学

他的勤劳苦学精神,又与他的家境和成长环境有关。

小时候,他住在宏茂桥一带俗称“九条桥”的乡村,父亲在小公司当书记,家中有九个兄弟姐妹,他排行第八。

由于家境贫困,家中兄弟姐妹大多没机会上学,很早就到社会工作,只有排行最末的三人有机会念书。

梁定平说,他年幼时成天跟其他乡村小孩一起“摸鱼、打弹珠和抓蜘蛛”。

直到年纪稍大后,他渐渐明白上学读书的机会来之不易,开始发愤图强。

他说:“我知道,唯有通过教育这途径,我才能摆脱贫苦。”

说起当年苦读书的情景,梁定平笑言自己很“霸道”。

“比如当时我妈和家人喜欢看电视节目,每晚大家坐在电视机前说说笑笑,影响我温习功课。有一回,我一气之下,把电视机的屏拉上并锁住,还把妈妈和家人赶到邻居家去。”

梁定平的勤奋好学,以及跟对好学生的做法,让他从布莱德坡学校(Braddell Rise School,已关闭),升上莱佛士书院,最后顺利考入新加坡大学,成为家中唯一的大学毕业生。

把蓝图变实物 建筑业带来满足感

自土木工程系毕业后,梁定平加入建筑业,至今在这行业有超过40年经验。当中,他在建屋发展局工作九年,曾担任建筑科技单位主管,负责推动本地建筑业的预制(prefabrication)和机械技术。

谈到当初选择土木工程的原因,梁定平笑说,他本来是另有目的——豁免国民服役。

原来,建国初期,需要大批土木工程专才,于是政府允许土木工程系的大学生只需完成基本国民服役训练。

不过,加入建筑业后,梁定平却发现,这份工作为他带来很大的满足感。

他说:“当你从一张建筑工程蓝图开始,逐步地将这蓝图变成实际的建筑,甚至有机会参与重要的国家工程项目。这个从无到有的过程,不仅是满足感,还有一种自豪感!”

事实上,很多人觉得在建筑工地辛苦劳累,经常日晒雨淋,梁定平却喜欢建筑工地氛围,即便是当了老板,他也经常到建筑工地探班,同工人打成一片。

他说:“工地上的活可能很脏、很累,但如果你真心喜欢这行业,就什么也顾不上了。”

为了改变建筑业形象,提高素质和专业性,梁定平约30岁时决定自己当老板,开启他的“强枫”之路。

他坦言,公司最初经营阶段很辛苦,常常面对资金周转问题,之后也面对许多挫折与挑战,从1980年代初的石油危机、90年代末金融危机以及随后一段漫长经济低迷期,到2008年印度尼西亚突然禁止陆沙出口来新加坡和全球金融风暴等,他都曾经历。

特别是“禁止陆沙出口”风波,令梁定平栽了个大跟斗。当时,混凝土成本高涨三倍,公司若继续承包工程,会面临亏损;不开工公司又没收入,坐吃西北风。

几番思索,他认为诚信最重要,即便亏本,也应履行与客户的合约,继续完成工程项目。幸好,“禁沙”风波几个月后得以解决,客户也根据市场行情,给梁定平做出一些成本补偿。

梁定平说:“这件事再次说明,选对人是很重要的,比如我们选对了客户,他们将会成为你的贵人,帮助你渡过低潮期。”

因风险和波动高 从建筑转向酒店业

强枫创立初期,主要从事建筑工程承包及提供各种建筑工程服务。随着公司的扩展,强枫在2010进军海外建筑市场,隔年又进军房地产发展业务。

该公司在2011年在凯利板上市,并在去年8月升上主板。公司去年营收报2亿4800万元,同比下跌12%,主要是新发展项目初期收入贡献较低;公司净利则报3310万元,同比下跌14.8%。

不过,同六年前上市时,公司营收和净利分别为1亿4130万元和820万元相比,强枫公司增长显著,这又主要是房地产发展业务所带动。

梁定平意识到公司在建筑业的增长空间有限,因此才决定攀升价值链至房地产发展行业。

说到房地产行业,采访话题很自然地转到发展商竞标土地价格屡创新高,以及越吹越强劲的集体出售风。

“不敢想象以后私宅价格会怎样”

虽只是“老二”“小鱼”,梁定平已感受到发展私宅项目的巨大风险压力。

他有点担忧地说:“我觉得现在的土地竞标价和集体出售成交价涨得很快,不知道市场是否有这么强劲需求,更不敢想象以后私宅价格会是怎么样?”

他也坦言,每次他参与的私宅项目推出前夕,他都睡不好觉,心跳得特别快,担心项目的销售不佳。像海景轩推出时,政府刚调整卖方印花税(Seller Stamp Duty)不久,他一大早就赶到示范公寓,第一时间了解市场反应。

2013年,执行共管公寓(EC)天林园推出不久,政府也针对EC买家推出了每月偿还贷款比率(Mortgage Servicing Ratio, 简称MSR),限制他们每月偿还的贷款。

梁定平说:“我当时一看报章报道这个MSR条例,心头不禁一惊,还好我们早一两个月推出项目,否则项目销售就会受到巨大冲击。”

有鉴于房地产行业风险和波动性高,梁定平现在也进军酒店业,以取得稳定的经常性收入。

强枫投资的加东快捷假日酒店(Holiday Inn Express Katong)和新加坡加东英迪格酒店(Hotel Indigo Singapore Katong)去年开业,两家酒店位于如切警察局的旧址,融合这地区丰富的文化与历史。

两个月前,它在马尔代夫的首家酒店“马尔代夫库迪都美居酒店(Mercure Maldives Kooddoo Hotel)开业,马尔代夫总统亚明(Abdulla Yameen Abdul Gayoom)和新加坡驻马尔代夫大使(非常驻)蔡天宝都出席了酒店开幕仪式。

这家新开业酒店由雅高集团(Accor Group)经营,共有68个豪华别墅单位,其中43个位于海上,25个位于海边。此外,强枫也负责马尔代夫库迪都机场的扩建工程。

梁定平看好马尔代夫酒店业前景,第二个酒店项目“马尔代夫马慕达铂尔曼酒店”(Pullman Maldives Maamutaa Resort)预计2019年开业。

由老二和小鱼做起,强枫似乎已慢慢成了老大和大鱼。

对此,梁定平淡然地说:“我们仍然只是小鱼,像马尔代夫这样一个小市场,就聚集了悦榕酒店(Banyan Tree)和旅店置业(Hotel Properties)等众多‘老大’。”

事实上,孰强孰弱,对他来说往往只是观念上问题,即便有当老大资格,他还是倾向于掩其锋芒,当个低调的老二。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强枫控股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