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书真:增税之外的选择

世界各地的税务机构都在密切关注跨境征税,然而要怎样落实并不容易。收取方法主要有两种,一是强迫外国电商在本地注册,成为消费税的纳税人,另一是让消费者主动缴交消费税。

征税从来都不是受欢迎的政策,增税更是不受欢迎。

李显龙总理日前在人民行动党大会上表示政府增税是“迟早的事”,引起热议,不论是专家或一般市民,都认为最有可能提高的是消费税率。

由于提高公司税或个人所得税会影响到新加坡的竞争力,连美国都在计划减税,新加坡不可能开倒车。再说,从间接税转向直接税是一个全球趋势,因此消费税是最有可能被提高的税项。

新加坡自1994年4月开始征收消费税,当时的税率为3%。2003年提高到4%,隔年进一步提高到5%。2007年最后一次上调。也就是说,我国的消费税率停留在7%已经十年。

早在2015年,网民已在疯狂讨论消费税率会上调到10%。这个数字不知道从哪里来,可能是参考了其他国家的税率,例如澳大利亚目前的消费税是10%,并计划调高到15%;新西兰则已经是15%。

即便真的会调高到10%,相信也不会马上调整。如果真如大家所猜测,政府会在明年的预算案作出宣布,估计也要到2019年才会实行。根据我国政府往年的作风,往往应该会先调高1个百分点试探水温,看看民间反应。

消费税调高 将成为商家起价借口

可以肯定的是,消费税调高将成为商家起价的借口;政府如果调高1%,相信商家上调的不会只是1%。虽然消费税每次上调时,政府都会采取措施确保商家不会无理起价,但商家可悄悄地每隔一阵子微调价钱或变相起价,被发现后再称起价是因为成本上升,与消费税调高无关。

消费税率调高对通货膨胀的影响,将视整个大环境而定。例如在2002年至2004年,通胀率仅从负0.4%增加到1.7%。然而在2006年至2008年,通胀率从1%增加到6.6%,当中有很大的原因是油价飙升。

所幸的是,每一次提高税率,政府都会提供抵消配套,协助家庭应付更高昂的生活费。

财政部长王瑞杰在今年的预算案声明,已经为征税和增税做好铺排。他当时说,由于医疗保健和基础设施的建设开支接下来几年将迅速增加,推出新税项或提高税率是必要的。

王瑞杰也透露,随着数码交易和跨境交易日益增长,为确保国内商家与海外商家公平竞争,我国也在探讨如何对消费税作出修改。

目前,从海外进口的物品只要不超过400元,消费者就不必缴付消费税。消费税在1994年实施时,已经有这个免税额,当时网购还未兴起,没有人会料到它会渐渐成为购物主流,随着亚马逊、淘宝的崛起,国人“进口”的物品越来越多。

为了避免消费税,很多新加坡人在海外网站购物时会分散购买,分析机构对网购金额有不同的统计,根据数据供应网站Statista的估计,新加坡今年的B2C电子商务交易额预料达到33亿3000万美元(约46亿新元),若包括数码媒体则是36亿8000万美元(52亿新元)。本地电商交易估计约六成属跨境交易,这意味着新加坡损失的消费税可能多达2亿2000万元。

落实向海外电商征税 或有助增加更多税收

世界各地的税务机构都在密切关注跨境征税,然而要怎样落实并不容易。收取方法主要有两种,一是强迫外国电商在本地注册,成为消费税的纳税人,另一是让消费者主动缴交消费税。

虽然说两种征收方式都有它的难度,政府在决定上调消费税率之前,有必要先落实跨境电商交易的征税,看看到底能为政府带来多少收入,再决定消费税需要上调到哪个水平,毕竟消费税影响每一个人,不论富有或贫穷,都必须为柴米油盐、水电、及医药缴税。

另外,出国旅行买回国的物品若高于600元就必须缴税的条例(出国旅行少于48小时是150元),到底有多少人严格遵守?

除非返国时整个行李箱装满了LV手提包,如果只是一两个,海关人员大概不会轻易觉察,人们也不会主动报税,税务局每年到底少收了多少消费税?若能改进在这方面的执行,并落实向海外电商征税,每年说不定能增加四五亿元,甚至更多的税收。

一些人或许会问,这些小钱能起到什么作用?

在2017年预算案中,政府除了提供例常消费税补助券,也给予低收入家庭“特别现金补助”,而这是一笔2亿8000万元的开支。另外,政府延长并提高杂费回扣,又要1亿2000万元;提高水电费回扣,额外7100万元。这些加起来,就四五亿元了。

根据数据供应网站Statista的估计,新加坡今年的B2C电子商务交易额预料达到33亿3000万美元(约46亿新元),若包括数码媒体则是36亿8000万美元(52亿新元)。本地电商交易估计约六成属跨境交易,这意味着新加坡损失的消费税可能多达2亿2000万元。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