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本地上市公司总裁年薪最高达1290万元

根据新加坡国立大学商学院的一项研究报告,在披露具体薪酬信息的本地主板上市公司中,总裁平均年薪酬为160万元,薪酬最高的达到1290万元。执行主席的平均年薪酬则为98万4000元,最高薪酬达840万元。

至于未披露具体薪酬信息的上市公司,总裁年薪酬范围平均中间区位为69万6000元,最高达750万元。执行主席的年薪酬范围平均和最高中间区位则是85万7000元和940万元。

bossfinal_Large.jpg

报告指出,本地主板上市公司在披露薪酬事宜方面,仍有改善空间。

这份名为“新加坡公司薪酬管治常规报告:避开末日劫难”报告,由国大商学院副教授、企业治理专家麦润田和投资家周毓丰撰写,根据609家本地主板上市公司截至去年3月财年的年报资料整理而成。该报告获得新加坡交易所支持。

报告并没有列出最高薪酬总裁和执行主席身份。《联合早报》去年4月根据海指成份股公司年报统计显示,星展集团(DBS)总裁高博德(Piyush Gupta)是薪酬最高的“打工皇帝”,2016财年薪酬为844万元。

但如果范围扩大至其他主板上市公司,和美集团(Ho Bee Group)总裁蔡天宝该财年薪酬介于925万元至950万元,豪利控股(Oxley Holdings)总裁陈积光薪酬介于900万元至925万元,都比高博德来得高。

整体来看,这609家上市公司在该年共支付25亿元薪酬给公司董事和领导层,这相等于每家公司约410万元。而公司非执行董事和独立董事所获得的薪酬总共达1亿8800万元。

董事和管理层薪酬 信息披露还不足够

麦润田在报告中指出,本地主板上市公司在披露薪酬事宜方面,仍有改善空间。特别是在披露董事和管理层的薪酬数额信息时,整体表现不佳,只有约三成公司披露总裁和执行主席的具体薪酬,六成以上公司只列出总裁和执行主席薪酬范围,甚至还有4%的公司总裁没设定薪酬范围顶限。

此外,一些公司在披露董事和管理层的薪酬组合时,往往缺乏透明度,让利益相关者不能更好地评估这些董事和管理层的薪酬结构或组合。

麦润田说:“公司经常以担心人才被挖角为由,而不愿全面披露高管薪酬。担心被挖角一般意味着公司支付的薪酬低于市场水平。可是我们的研究结果却不支持这一论点。相反地,那些不愿披露更多薪酬信息的公司,主要是想避开人们对公司管理层较高薪酬的关注。”

根据报告,目前总裁薪酬组合中,固定薪水约占七成、花红约占两成、其余部分则包括福利(5%)、持股计划(3%)等。

麦润田也表示,同样市值级别的公司,如果它披露年薪至少5万元员工为董事或总裁直系亲属,那这家公司董事和管理层的薪酬往往来得更高。

他指出,家族或创办人掌控的公司,有能力主导薪酬数额,导致小股东可能面对严重的利益分歧。为此,他认为在支付薪酬给掌控股东或直系亲属方面,应加强透明度和监管保障制度。

报告也列出薪酬管治方面,特别是披露薪酬事宜表现良好的13家公司,这包括凯德集团、星狮地产、新交所和新加坡电信等大型公司,以及巴克科技(Baker Technology)、代纳明(Dynamic Colours)、挪拉电讯(Nera Telecommunications)和新加坡佳和(SP Corp)等小型公司。中型公司则有传慎控股(Tuan Sin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