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喜忧参半

投资理财

美国经济复苏现正踏入第七个年头,联储局正让市场为加息做好准备。反过来,这不禁让人们担忧,当前的经济扩展阶段可能正逐步走到尽头,特别是像中国等重要新兴经济体的经济增长,已经开始出现放缓现象。 

虽然面对中国经济增长于去年上半年突然显著放缓和英国脱欧公投等风险,但2016年对于投资者来说仍然是表现不俗的一年。

全球股市(按摩根士丹利所有国家世界指数计算)2016年截至12月27日上涨约8.7%。尽管联储局在年底提升了加息预期,债市(按巴克莱全球综合指数计算)总回报仍达1.3%。甚至是近几年面对巨大抛售压力的商品指数,也上涨了大约9.8%。

尽管上述表现令人鼓舞,但用来形容当前投资者情绪最恰当的字眼莫过于是“不确定性”。美国经济复苏现正踏入第七个年头,联储局正让市场为加息做好准备。反过来,这不禁让人们担忧,当前的经济扩展阶段可能正逐步走到尽头,特别是像中国等重要新兴经济体的经济增长,已经开始出现放缓现象。

与此同时,我们看到金融市场几乎恢复平静的假象。美国总统大选结果出乎意外,令市场表现波动,但波幅仍低于平均水平,且已开始再次回落。如此令人意外的政治事件甚至都没有造成市场动荡,这个现象确实值得注意。那么,风险资产持续出现调整的可能性有多大呢?

看看当前的经济形势,相信有助回答这个问题。全球当前的经济增长相当温和,但主要受消费复苏带动的经济增长看来仍相对稳健。消费复苏仍得到极具扩张性的货币政策支持,而该政策也有助减债。

宏观经济失衡显著改善

同时,宏观经济失衡(例如部分录得经常账户赤字的国家)已显著改善。因此,目前经济增长水平所面对的下行风险似乎有限。但主要由于设备和基建投资疲软,令生产率增长仍处于低水平,经济增长上行的惊喜似乎也相对有限。

人口趋势也对增长势头造成影响。因此,虽然增长温和、即使央行日后可能略为收紧货币政策,但增长可能具有相当的抗逆力。在日本和欧洲,负利率政策将达到极限,而联储局可能会轻微加息。为平衡略为收紧的货币政策,我们至少可以预期美国会推行某种程度上的财政刺激措施。

这对金融市场会造成什么影响呢?首先,实际利率可能会维持在低位。由于实际利率处于低位往往会令金融市场波动转趋温和,因此,我们还预期2017年的市场波动将处于偏低水平。当然,德国大选等事件的风险,或导致短期波动性上升,但这应该是入市的好机会。

以英国脱欧公投后的市场走势为例。尽管事件具有深远影响,但波动性仅短暂上升,随后又再回落,股市获利最丰。美国总统大选后料将出现类似情况,故股票投资者应继续保持审慎。

市场经过近几年的反弹过后,估值已偏高。但更重要的是,盈利增长停滞不前,意味市场容易受短暂跌势影响。只有当主要企业数字(例如销售额和盈利)再次录得显著增长,股票市场才能有望再次持续上升。

例如,在美国总统大选后,或消费持续上升(正如我们在某些地区所见),则有可能出现这种情况。有鉴于此,2017年对于大部分投资者来说应是喜忧参半的一年——年初表现反复疲软,之后有所改善。

亚洲股市料表现卓越

鉴于货币政策出现变化,2017年债券市场的回报率预料将逊于2016年。许多地区的收益率曲线应更趋陡峭,不利买入长期债券。

因此,部分行业的信贷息差仍具吸引力,尤其是银行或新兴市场债券。按风险回报而言,这些债券提供的额外收益似乎相当可观。

整体而言,我们对整体固定收益持中性立场,但与长期政府债券相比,年期较短的银行和新兴市场债券依然看好。总括而言,2017年可能不会出现大起大跌。鉴于波动性相对较低,我们预期增长环境逐步改善,资本市场回报率将温和上升。

亚洲方面,因经济增长稳健、估值合理及盈利能力改善的汇合,亚洲股市于2017年料将表现卓越,表现并可能会优于全球其他股市。鉴于全球资本流动性一直是亚洲股市边际价格的决定因素,假如资本流入增加,股市表现可能会更强劲。

市场普遍预期,摩根士丹利亚洲(日本除外)2017年每股盈利增长为12.3%(2016年为负5%),金融股、科技股及大宗商品等周期性股票可望跑赢大市,符合分析师对后市的乐观看法。

由于盈利复苏、估值吸引,加上流动资金充裕,有助加快资金北往南移,我们预期中港股市于2017年将跑赢区内其他股市。

印度稳健的宏观因素未有受到影响,盈利增长反弹,料将继续引领市场向上发展。韩国和台湾股市的表现有望优于东南亚股市,后者或受盈利低迷或估值昂贵而表现不济。

固定收益方面,虽然美国可能加息,加上估值温和增长,但我们预期亚洲美元投资级别债券于2017年将录得约4%的总回报率(远低于2016年的8%),尽管如此,它依然是均衡投资组合的重要部分。

(作者是瑞信环球首席投资总监)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